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三章 小胖子陈昇
    这句话让赵进完全摸不到头脑,他没有冒失的去问,只是跟着赵振兴向家走去,赵振兴骨节很粗大,手上的茧子很厚很硬。   .

    每户军户的田地都有限,一代几个孩子,一代代传下来的,田地根本不够分的,所以卫所军户家里,除了能继承军户身份的长子之外,次子往往要自谋生路,但赵家这种世袭百户却能想想办法,补个军户位置什么的,不过按照赵进脑海里的印象,自己这个叔父从小就练了一身好武艺,不甘心在卫所里过太平日子,十六岁就出去闯荡,九年前回到了徐州,大家都不知道赵振兴在外面遭遇了什么,只知道他回来的时候,身无分文,而且已经有了旧伤。

    外伤好治,内伤难养,赵振兴的伤病让他不可能有后代,而且身体虚弱,还要定期吃药,整个人差不多废掉,也多亏赵振堂做刽子手这个行当,手头宽裕,能够时常接济自己这个弟弟,要不然生活会很凄惨。

    这些话,赵振堂和何翠花经常念叨,何翠花总是抱怨小叔子花自家钱太多,两口子弄不弄就为这个吵起来,从前的赵进不懂,但现在的赵进却知道自己母亲是刀子嘴豆腐心,说得难听,却从没短了自己叔叔一文钱,每天吃饭都叫着一起。

    “你爹今天在家吗?”走在路上,赵振兴开口问道。

    “早晨就被叫出去了,说是中午回来吃饭。”赵进回答道,都说刽子手晦气,可城内城外请赵振堂过去的场合当真不少,除了出红差的时候,很少能闲下来在家。

    刚过了个路口,两个孩子迎面跑来,一个人十岁左右年纪,比赵进高了小半个头,白白胖胖,手里拎着一根木棍,他身后跟着一个很墩实的男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两个人长得相似,应该是兄弟两个。

    两个孩子跑的气喘吁吁,看到赵进后,那个胖子一愣,喘着气招呼道:“赵进,你好了?”

    赵进点点头,那胖子一举手中的木棍,笑嘻嘻说道:“下午我来找你玩。”

    还没等赵进答应,那胖子回头对他弟弟说道:“二宏,咱们跑快点,午饭回去晚了,不然又要被娘骂!”

    那被叫做二宏的大力点头,兄弟两个急匆匆的快跑离开了。

    看了那两个兄弟的背影几眼,叔父赵振兴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小进,咱们赵家这一支就你一个独苗,等你长大了也没个帮扶,要多交点朋友啊。”

    赵进下意识的“嗯”了声,直到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两个孩子的姓名,是邻街陈家的兄弟俩,那胖子叫陈昇,他弟弟叫陈宏。

    这陈昇和赵进从前倒是经常一块玩,可回忆起来,两人说不上是朋友,赵进倒是经常被陈昇欺负。

    ……

    吃过午饭,赵进挠着头从家里走了出来,满脸苦恼的回想午饭时的对话。

    他和叔父赵振兴回到家的时候,父亲赵振堂已经回来了,还买了壶酒,切了点熟肉,看起来上午收入不错。

    大家落座吃饭,小户人家没那么多讲究,何翠花也上席吃饭,不知道怎么,就说起了赵进的将来。

    父亲赵振堂喝了两杯酒,话有些多:“等小进养好,还是要跟着我出几趟红差,把砍头这手艺学会,以后吃喝花用就不愁了。”

    一提这个,何翠花顿时不愿意了,在饭桌上不留情面的吼道:“小进到底是不是你儿子,上次差点吓出个好歹来,你还想去折腾他啊!”

    还没等赵振堂说话,何翠花开口说道:“军户没出息,砍头太晦气,小进还是要读书,有个功名光宗耀祖,没准还能当宰相呢!”

    听到这话,赵振堂把手里的酒盅朝着桌上一放,指着赵进说道:“你家屠户,我家军户,家里纸上都不见墨水的,你觉得这小子是读书的料吗?私塾念了两年,千字经他能背下来吗?你这婆娘整日里乱想,功名,功名,想读书风光,也要看咱们有没有那福分!”

    赵进只在那里低头吃饭,这场合也轮不到他插嘴,从前那个赵进因为是独苗,从小受家里人宠溺,养成了个懦弱性子,又因为家里没什么读书的气氛,在私塾读书也是一塌糊涂,不然赵振堂不会琢磨让他继承刽子手这职业。

    眼看就要吵起来,一直微笑倾听的叔父赵振兴开口了,他声音很轻,说得很慢:“大哥大嫂,眼下这个世道,有个好身板,学身武艺才是要紧的,不过这段日子,小进才恢复过来,让他多出去活动活动,好好玩几天吧!”

    “学武艺,你倒是学了一身好武艺,你看看你。。”赵振堂的话说了一半,就被何翠花用恶狠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赵振兴脸上笑容依旧,伸手摸摸赵进的头,笑着说道:“小进,多出去活动,多交几个好朋友,对你将来有好处,明白吗?”

    赵进之所以苦恼,并不是因为父母的争吵,实际上这种争吵赵进感觉到很亲切温馨,有人关心你的将来,为你的将来着急,从前的赵进可从来没有体会过。

    让赵进苦恼的是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不会操心这个,可赵进不同,他有清晰的认识。

    自己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珍惜,那一世从比别人低很多的起点开始刻苦奋斗,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取得成就和荣耀,但却半途而废,万事终结。

    当年历史学的很潦草,赵进知道明朝,恍惚听过万历,这段历史前后究竟生了什么,这个时代的徐州城又生了什么,他一概糊涂。

    这一世要做什么?赵进还不知道,但他不想和上一世一样平凡一生,既然来到这个时代,就一定要证明自己来过,在历史长河中留下自己的名字!

    想到这里,赵进脸上浮现出坚毅的神情,小小的拳头握紧,正在这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大喊道:“赵进,你出来了!”

    回头一看,正是上午见到的小胖子陈昇,陈昇后面跟着他弟弟陈宏,小兄弟两个快步走过来,陈昇满脸好奇的问道:“赵进,听我爷爷说你被吓死了,你怎么活过来的?”

    “我没死,就是吓昏了!”赵进没好气的回答说道。

    陈昇手里还拿着那根三尺长的短棍,他根本不在乎赵进的回答,兴冲冲的继续说道:“走,咱们去武安门那边玩。”

    武安门?赵进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徐州的西城门,那边原来有几个商铺的货场,现在商铺关门,货场空地就成了小孩子们的乐园。

    还没等赵进回答,陈昇拽着他就快走起来,陈昇比赵进高一点,力气可大了很多,这么一拽,赵进身不由己的跟着走,那边的陈宏笑嘻嘻的跟上,赵进又忍不住苦笑,看眼下这个样子,要功成名就,似乎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