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五章 习武
    “服不服..”赵进险些说出这句话,刚才的打斗虽然低级,却让他好像回到那一世的小时候,反应过来,赵进哑然失笑,缠斗时候的紧张和狠辣立刻散去,整个人放松下来,赵进大喘了口气,想要从陈昇的身上撑起来。

    厮打的时候还没感觉,撑起来的时候胳膊用力,刚才被短棍击中的地方好像断了一样,疼得要命,赵进急忙收手,整个人又趴在陈昇身上,那小胖子却顾不得赵进,只在那里捂着脸说道:“你耍赖,你耍赖!”

    周围看热闹的孩子本来又是叫好又是惊呼,现在却一片安静,这帮孩子都张大嘴看着,满脸的不可思议,按照孩子们打架的规矩,两个人都摔倒,在上面的那个算是占上风,而且谁哭谁输,现在陈昇捂着脸,赵进在上面,分明是赵进赢了!

    那个平时瘦弱怯懦的赵家小子居然打赢了从没输过的陈昇,孩童们一时间都转不过来,都呆愣在那里。

    “哇”的一声,陈昇弟弟陈宏大哭起来,陈宏跑过来抓着赵进向外拽,边哭边喊道:“放开我哥哥,放开我哥哥。”

    赵进咬牙忍痛,总算爬起来,陈宏看到他站起,急忙去扶自己哥哥,陈昇已经恢复过来,用袖子在脸上胡乱蹭了几下,脸上眼泪鼻水混合尘土,弄成了个花脸,看着很可笑,陈昇摸了摸陈宏的头,瓮声瓮气的说道:“二宏,我没事!”

    听到这话,陈宏才不哭了,陈昇这才盯住了赵进,赵进忍不住后退了步,心想这小胖子力气大会武艺,认真打起来,自己现在这身体根本不是他对手,没想到那陈昇揉了揉鼻子说道:“赵进你耍赖,比武要你一招我一招的打,不过你还是赢了,我会给你桂花糖和芝麻饼的,到时候咱们再打!”

    赵进想笑,可一咧嘴,手臂和后背一起疼痛,五官跟着扭曲,变成了很古怪的表情,小孩子的想法很天真很好笑,真要动手,还管什么招式套路,打赢才是真的,不过从这件事也能看出来陈昇的品性不错,真的可以交朋友。

    那边陈昇捡起短棍,拽着抹眼泪的陈宏直接回家了,其他的孩童们安静一会,都朝着赵进凑过来,七嘴八舌的套近乎。

    这场面赵进也明白,打架赢的那个总会被其他人讨好,看来从古至今都是一样,不过他没心思理睬这些孩童,因为浑身几个地方都在疼,身上也全是泥土,回家肯定要被母亲何翠花絮叨训斥,想想都心烦。

    如果从前,赵进在货场上这些孩子中间根本不敢出声,别人不让他走就不敢走,可现在,尽管赵进自己注意,开口说道:“我要走了!”,但看在其他孩子眼里,却很有主见,很成熟的样子,再加上刚才打赢了陈昇,谁也不敢说什么,目送他离开。

    来时三个人,回去的一个人,赵进疼的呲牙咧嘴,他又想起叔父赵振兴说的那个“多交朋友”,这几天下来,从各处赵进都能观察出来,自己父亲赵振堂母亲何翠花的脾气都不怎么好,万事觉得自己没错,但对叔父赵振兴的意见却很重视,他一说什么,大家都很认真的听。

    那一世自己是成年人,也见了许多懂得许多,可那些经验和能力绝大多数用不到大明万历年间,只能多听多看,叔父赵振兴的意见既然被重视,肯定有他的道理,赵进很认真的听从照做。

    赵家只能算个殷实富户,军户和刽子手的身份很下等,缙绅大户自然不愿意和赵家来往,能在一起玩的也就是货场上那些孩童,可从前的赵进身体和性格都偏弱,而且很沉默,这样的作风和那些货场上疯玩的孩童根本玩不到一块,每次去都很被孤立,仔细回忆,还就是那个陈昇每次都主动招呼,一起玩玩。

    赵进又忍不住苦笑,这几天苦笑的次数未免太多了,先不要说自己耐着性子和小孩子们交朋友,就算自己想要去,从前处的关系这么差,想要交到朋友可真不容易。

    拐出货场,穿过两条街,赵进的胳膊和后背总算恢复了点,撸起袖子一看,左臂上已经被打的青紫,还以为比武不过孩童嬉戏乱打,没曾想陈昇这小子会武艺,分明练过,看着自己占上风,实际上自己吃亏了。

    赵进不想琢磨太多刚才的打架,尽管厮打的时候也很激动,他还是准备尽快想明白这一世的目标,然后努力,毕竟赵进已经下定决心奋,不想像那一世那样半途而废,也不想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平淡一生。

    向前走了两步,赵进突然停下,整个人呆在那里,赵进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人生目标是什么还要考虑,但现在要做什么他已经想明白了。

    要学武,要自强,经过刚才和陈昇的厮打,赵进突然想明白了,现在并不是现代,这里没有良好的治安,没有丰富的物质供应,也没有完备的社会规则和相对公平的法律,自己不能把那一世的一切来套这里,对自己最要紧的事情是要自强,先自己能保护自己,没有了这个,一切都不要提。

    赵进用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早该想通这个道理,学文走科举之路,自己上一世学习成绩就不行,更不要说学这不同体系下的四书五经八股文章,至于从商做生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孩童赵进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货场,见识浅薄,根本无从下手,现在能做也最应该做的就是习武。

    想到这里,赵进又想起午饭时叔父赵振兴的话语“眼下这个世道,有个好身板,学身武艺才是要紧的”,这句话让赵进更觉得自己的思路正确。

    这个世道不好吗?赵进知道万历不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明朝后面是清朝,也知道改朝换代的时候天大大乱,但什么时候才会改朝换代?赵进绞尽脑汁的回忆,隐约记着点东西,那一世在病床上被动的听了不少书,可记不清楚了。

    浑身脏兮兮的赵进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叔父赵振兴那边,说起来商铺就算没生意,店里的掌柜伙计总应该在,可他叔父所在的那个地方,根本看不到什么人进出。

    商铺后院门敞开着,赵进看着没人,直接走了进去,院子里也不见人,冷冷清清的,赵进也不知道自己叔父在那里,刚要开口喊,院子北边的一间小屋门被推开,赵振兴从里面走出来,笑着招呼说道:“小进过来了,来干什么?”

    “二叔,店铺里怎么没人啊?”小孩子身份就是有这个好处,想问什么都能开口。

    赵振兴左右看看,笑着解释说道:“自从开了泇河,就没什么人来咱们徐州做生意,这店铺也做不下去,东家去济宁了,留下这间宅院给叔叔看着。”

    这话赵进听了不止一次,似乎徐州的市面冷清和开泇河有关系,但现在知道的信息有限,赵进弄不懂是怎么回事,这几天尽管活动的范围不大,可看到街道上的店铺大多关门,一片衰败景象,感觉就和那一世去过的老工业城市,没有什么生气。

    赵振兴已经注意到赵进身上满是尘土,脸上还有点青,顿时皱眉问道:“小进,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问话里的关心让赵进感觉很温暖,他笑嘻嘻的回答说道:“没被欺负,我和陈昇比武,我打赢了。”

    听到赵进的回答,叔父赵振兴一愣,又追问道:“开炭厂的那个陈家吗?”

    什么炭厂,赵进依稀有点印象,连忙点头,得到他肯定回应的赵振兴更加惊讶,满脸不信说道:“小进,被欺负了没什么,叔叔帮你说理去,可不要和大人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