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六章 挂在墙上的两把刀
    “我真的打赢了!”赵进急忙争辩,事情虽小,可明明做了却不被人相信,这让他很不满。

    现自己的侄子不像说假话,赵振兴脸上浮现笑容,摸摸赵进的脑门,温和的问道:“跟叔叔说说,你怎么打赢的。”

    孩子打架有什么好说的,赵进第一反应就是这么想,但他随即注意到叔父赵振兴眼神很认真,赵进觉得奇怪,不过还是把过程都说了。

    赵振兴听得很仔细,听到最后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笑了笑说道:“陈家的单刀可是戚家军的路子,陈昇应该从五岁就开始练,居然被你打翻,一来是他没什么经验,二来是小进你居然冲到他跟前近身肉搏,让他手里那短棍施展不开。估计下次再打,你就占不了这么多便宜了。”

    即便以赵进这样的历史水平,也听说过戚家军,那可是明朝赫赫有名的军神戚继光的军队,不过这戚继光和徐州城没什么关系,不知道陈家怎么和这个有的渊源。

    赵振兴笑着继续说道:“陈昇的祖父做过戚将军的亲卫,借这个关系回徐州得的巡检差事,他家刀法是战阵沙场的路子,好用的很。”

    说到这里,赵振兴摇摇头,自嘲说道:“讲这么多干什么,你也听不懂。”

    自嘲一句,赵振兴又问赵进说道:“小进,你来找叔叔做什么,怕打架回去被你爹娘怪罪吗?不用怕,叔叔给你求情去!”

    戚继光的亲卫,徐州的巡检差事,这些赵进的确听不懂,不过他能看出叔父赵振兴的心情很好,在这个时候提要求成功的可能会大很多。

    赵进抬头盯着自己叔父,尽可能做出严肃模样,开口说道:“二叔,我想学武!”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做出严肃模样,看在大人眼中,却显得很可爱,叔父赵振兴忍不住笑,刚要逗弄两句,却反应过来赵进的话,顿时一愣,开口问道:“小进,你想学武?”

    赵进用力的点头,他知道成年人不会认真对待小孩子的要求,不过今天午饭的时候,赵振兴很诚恳的建议父母让自己学武,而且在记忆中,叔父赵振兴不止说了一次,只不过父母都不同意,而且从前的赵进怕事怕累,不愿意吃苦遭罪,所以也就从没有做过。

    赵振兴盯着赵进看了会,他现自己侄儿的神情很认真,赵振兴神情变严肃了些,郑重问道:“小进,从前你不愿意舞刀弄枪,今天怎么想要学武了?为什么?”

    “我想打赢别人!”赵进大声说道,他反应的很快,而且这个理由也比较能让人接受,什么“要自强,学文从商这两条路自己很难走”之类的当然不能说。

    叔父赵振兴缓缓点头,男孩子打架打赢后,那种得胜的感觉无与伦比,自己侄儿从前懦弱,这次打架碰巧赢了,或许就起了学武的心思,赵振兴脸上浮现出笑容,他一直想让自家的这根独苗学武,但一直没成功,哥哥嫂子心疼孩子不说,赵进自己性子也懦弱,对这件事赵振兴一直很着急。

    他走南闯北,见识广博,比一直在徐州没出去过的大哥大嫂更了解这世道,知道身为男丁一定要有一身武艺,要有自保的能力,赵进从不上聪明,在私塾读书很勉强,其他的更不用说,出路也只有学武,但怎么说都没人听,而且孩子越大,学武就越麻烦,赵振兴心里一直挂着这事,没曾想今天赵进自己提出来了。

    赵振兴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他拍拍赵进单薄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只要跟着叔叔好好学,肯定能打赢,但你和叔叔说没用的,要你爹娘答应才行,今晚叔叔就去找爹娘说,到时候问小进你愿意不愿意学武,小进你怎么说!”

    这个套路,赵进当然明白,立刻大声回答:“我说我愿意!”

    赵振兴笑着点点头,又上下看看赵进,摇头说道:“先去叔叔屋子里,我给你把这泥土擦干净了,要不然你回去又要挨骂!”

    赵进心里松了口气,这次学武的目的达成了,中午吃饭时候父亲赵振堂说自己叔父“你倒是一身好武艺”,这句话他记得很清楚,学武当然要找有真本事,而且会用心教授的人,自己这个沉稳的叔父就是最好的选择。

    从前的赵进性子怯懦畏缩,来这里叫叔父赵振兴吃饭好多次,却从不敢进去,现在的赵进却不在乎,跟着赵振兴来到了偏院屋子里。

    这里地方不大,屋子里有火炕,炕上铺着狼皮褥子,窗纸黄,不过却没什么孔洞,很是暖和,赵振兴让赵进坐一会,他去打水。

    赵进四下张望,有几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一根长矛挂在房顶上,这根长矛足有九尺多长,一张弓放在炕边的木箱上,弓弦已经被卸下来,两根羽箭随便的摆在那里,墙壁上没有贴年画什么的,却挂着两把刀。

    这两把刀和这个屋子很不协调,一把刀一尺多长,刀身有个弧度,黑色蒙皮刀鞘。刀鞘上有个圆形徽章,徽章的图案是上面一条横杠,下面三角形分布的三个黑点,黑色符号,底衬金色,黑色蒙皮和金色徽章都很黯淡,刀身也很陈旧,另一把刀则没这么精致,甚至连刀鞘都没有,刀身就用一个袋子蒙住,四尺多长,厚背方头,木柄上用布条缠绕,布条上有些黑紫色的污渍,看着好像积年的血污。

    那长矛和弓箭都是汉家样式,从前的赵进在各种场合也多次见到,但那把短刀分明是倭刀的形制,是什么“肋差”,而那柄厚背方头的刀,赵进也曾经在博物馆民俗村之类的地方见过,那应该是西南苗族瑶族所用的刀。

    自己叔父怎么会有倭刀和瑶刀,在这个时代,很多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家乡,更不要提什么各地特产流通,这些相隔几千里的刀怎么得来的,难道是倭寇,可那瑶刀怎么得来的?

    正在那里想着,赵振兴端着一盆水走进来,小孩子的好处就是不知道的随时开口问,别人也不会怪罪什么,赵进指着墙上那两把刀,好奇的问道:“叔叔,这是什么?”

    赵振兴瞥了一眼,淡然说道:“那把黑色刀鞘的是倭刀,是那边的军将家丁什么的随身佩戴的,另一把是瑶刀,是贵州那边的土司护卫们的。”

    “叔叔,这两把刀怎么来的,买的吗?”赵进故作天真的的询问,实际上小孩子应该问贵州和倭到底是那里,甚至会问土司是什么,却不会问这个。

    但赵进这个问题明显勾动了赵振兴的思绪,赵振兴本来弯腰要拍打赵进身上的尘土,听到这个,身体僵硬了下,到最后轻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当年打仗的缴获。”

    缴获?单纯缴获一样还说得过去,但倭刀和瑶刀不会出现在一个战场上,自己这个叔父,不仅有一身好武艺,还有很多故事。

    注意到赵振兴的情绪变得低沉,赵进知趣的没有再问。

    赵振兴给赵进拍打完尘土之后,把沾湿了手巾开始擦拭,赵振兴的动作很细致,长辈的关怀赵进还是这一世才感受到,每逢这种时刻,他就变得很安静,但赵进也注意到赵振兴的身体的确很不好,擦拭衣服这个动作好像都牵扯到什么地方,让赵振兴时不时的咬牙忍痛。

    等收拾的差不多了,赵振兴才重新露出笑容,对赵进说道:“小进你先回家,和你娘说今晚叔叔要过去吃饭。”

    赵进连忙答应,赵振兴又笑着叮嘱了一句:“学武的事情你先别说,等叔叔过去了再说。”

    这种办事的手段赵进当然明白,不过还是用力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