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七章 没吃亏就好
    看着赵进蹦蹦跳跳的出门,赵振兴脸上的笑容消失,转身关门回到了自己屋子,他站在那里看着墙壁,缓缓伸手,摸了摸挂在墙上的两把刀,惆怅一会,又长叹了口气,然后站在火炕上,伸手将那根长矛摘下,提着去了院子。

    这商铺现在就赵振兴一个人看守,冷冷清清的,赵振兴拄着长矛,站在那里了好一会呆,才摇摇头,把长矛平端而起..

    赵进回到家里后,正看到何翠花在院子里洗菜腌菜,大小坛子摆开,木盆里摆满菜蔬,何翠花在那里来回忙碌不停,看到赵进回来,何翠花随口问了句:“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赵进摇头,何翠花继续说道:“屋里暖和,你进去呆着,娘还要忙。”

    “娘,二叔说今晚要来家吃饭。”赵进说了声,何翠花点点头,赵家生活富裕,多一个人来吃饭无非多双筷子,操持起来也很简单。

    赵进说完就向屋子里走去,何翠花拿起一根白菜刚要扒掉外面的叶子,突然抬头看着赵进的背影,纳闷的自言自语说道:“这孩子倒不腻着我了。”

    从前赵进胆小怯懦,整天跟在娘亲何翠花身后,他现在虽然努力保持和从前一样,可很多细微处都已经改变了,这个赵进自己感觉不出,但知子莫若父母,何翠花却有清晰的感受。

    何翠花正在那里想,却听到身边有动静,转头一看,却是那只猴子正在木盆里向外拽萝卜,何翠花立刻大吼道:“死猢狲,不要过来捣乱,给老娘滚一边去!”

    那猴子抱着萝卜立刻朝着院子另一边飞奔而去,边跑边大声吱吱叫,很是得意的样子。

    在屋子里坐着的赵进听到了外面这一切,他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样的家庭生活让他感觉到温暖,不过赵进很快就把笑容收起来,时间宝贵,自己不能浪费一点,那一世中途停止,弥留的时候后悔自己曾经荒废了时日,这一世不能再那么做了。

    目前来看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打算进行,叔父赵振兴答应教授自己武艺,而且会来劝说自己父母,不过赵进也现了其他的问题,自己对身边了解的太少了,不仅对这个时代,对住的地方,还有亲人和身边的那些人,自己都了解的太少。

    赵进想到一件事,那一世从孤儿院到社会,自己学习不好,也没有读太多书,反倒是住院弥留的时候,那位朋友过来陪床,为了缓解他的病痛和无聊,每天都给他读书,那段时间虽然心烦,不过也被动的读了不少书。

    现在想想,那些书里有的没用,有的却对现在有大用,可让赵进痛苦的是,能回忆起来的太少,赵进不敢就这么放任遗忘,他绞尽脑汁的回忆,想起来点什么,就要记下来。

    好在从前的赵进上私塾还有纸笔,可赵进不会写毛笔字,靠着记忆中的印象磨墨,然后用一根小木棍蘸着墨汁写,字七歪八扭。

    折腾了好久,几张纸都用完,记下的东西却有限的很,不过拿着黑乎乎的纸,赵进满脸苦笑,没曾想记住的都是些西方战争史的片段,当初听的不耐烦,可这些很新鲜,不自主的就记下来,印象也很深,可这些什么方阵、长戟、火炮之类的东西有什么用?而且都是片段,根本不成系统。

    这时候天色已经变暗,何翠花把菜弄好了放进坛子里,然后自己出去买了点鱼肉,已经在厨房忙碌起来。

    猛听到院门“碰”的一声被推开,院子里啃着萝卜的猴子惊叫一声,已经窜上了房,何翠花在围裙上擦擦手,出门去看,还没到院子里,就听到她丈夫赵振堂的大嗓门吼道:“赵进,给老子出来,你小子昏了一次,居然还长本事了,居然还敢在外面打人了,混小子,你.。。”

    一边吼,一边走过来,何翠花本来想要出门对吼,一听赵进在外面打人,顿时一愣,转头看向厢房,心想自家孩子病好了以后的确不太对劲,可那个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老实孩子居然能打人了,这转变未免太大。

    何翠花正想着,屋门已经被推开,身形胖大的赵振堂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两包东西,两包都是油纸包着,赵振堂一进屋先抽了抽鼻子,纳闷的说道:“做肉菜了?今天又不是过节!”

    “振兴晚上要过来吃!”何翠花回答了句,然后紧张问道:“小进打人了?怎么回事?你别吼,别吓坏了孩子!”

    赵振堂一摆手,开口说道:“等下和你说!”

    说完这句,又扯着嗓子吼道:“混小子,给老子出来。”

    那边赵进已经苦着脸走了出来,心想小孩子打架就是麻烦,难不成还要被父母教训一顿。

    “陈家大小子被你打了?”听到父亲的问题,赵进低头点点头,他只能用当年对付老师的手段来对付父亲了。

    “真被你给打了?”没曾想赵振堂又追问了这么一句,赵进连忙解释说道:“陈昇说要找人比武,我说我来,然后就把他打倒了!”

    何翠花手放在围裙上,长大了嘴,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时却看到自家男人朝着儿子走过去,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小孩子打架有什么..”

    这时候赵进下意识的身子一缩,心想这要挨打了。

    巴掌重重的拍在赵进的肩膀,让赵进身子一趔趄,可预想中的殴打没有到来,赵进抬头一看,赵振堂满脸笑容,用力拍着赵进的肩膀,大笑着说道:“陈武那小子整天和我吹,说他家儿子从小习武,将来肯定有出息,还不是让我儿子收拾了,等明天去了衙门,我要好好臊他,你这混小子,得了个病倒是有男孩子样了!”

    看到这幅情景,何翠花也松了口气,想一想后脸上露出笑容,开口却是叮嘱的话:“小进,少和人打架,伤到自己伤到别人都不好。

    赵进连忙点头应了,赵振堂举起那两个油纸包,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特意给这混小子买了点豆沙团子,切了半斤肘花,孩他娘,你拿去收拾收拾!”

    何翠花喜滋滋的接过东西,赵进反应过来了,敢情父母因为自己打架心里高兴,从前的赵进性子懦弱,赵振堂和何翠花一方面觉得孩子老实让人放心,另一方面又觉得男孩子这么老实没个男孩样子也不好,今天知道赵进打架的事情,而且还打赢了,都觉得心里高兴,反正自家孩子没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