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十一章 木淑兰
    叔父心里的赞赏赵进听不到,他现在眼睛已经被汗水糊住,双腿酸痛到了极点,赵进这个时候感觉不到身体在晃动,他差不多到极限了。

    不过赵进还在咬牙坚持,他早就明白一个道理,不管做什么都要勤奋刻苦持续才会有所成就,赵进有一个优点,或许是那一世的坎坷经历养成的优点,那就是能吃苦,能沉住气,这些在练武上都用到了。

    因为从前好勇斗狠,想要练出好身体,所以体育课的时候格外专心,赵进清楚记得老师说过的话,人在运动的时候都有一个极限状态,在极限状态的时候,整个人好像要崩溃,但撑过这个状态,身体反倒会稳定。

    赵进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不是极限了,但他希望撑过去就好,就在那里咬牙的时候,就听到怯生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小进哥哥在吗?”

    赵家叔侄的眼光都看向院门口,一个穿着红袄的小女孩正在朝里看,看到赵进之后,两个眼睛顿时变成了月牙形状。

    这个就是小兰,木淑兰,梳着羊角辫子,五官端正,皮肤白净,胸前挂着一个银锁,这几天过去,赵进越来越熟悉周围的环境,能从很多细节分析出东西来。

    木淑兰的家境应该很不错,这个时候的孩子,因为吃不饱穿不暖,大部分都是黑瘦模样,白净端正,要很不错的人家才能养出来,木淑兰的家境显然不错,外地来徐州经商的富户女儿,这样的女孩能有什么问题,不知道为何,自己父亲赵振堂要和她家保持距离。

    “小进哥哥,我今天才回来的,赵姨说你在这里。”说的是官话,却带着些山东口音,脆生生的很好听,赵进还没答话,只听到藤条抖动的呼啸,叔父赵振兴说道:“不要分神!”

    赵进身子一激灵,连忙端正姿势,经过这么一打岔,他的极限状态已经挺过去了,平稳呼吸,又在那里站稳。

    看到赵进的样子,赵振兴颇为惊讶,没想到沉住气这个关头自己侄儿过了,顶住最疲惫的时刻,这个关口赵进又过了,还真是学武的好苗子!

    站在门口的小兰却很乖巧懂事,而且这里她从前和赵进也来过,也和赵振兴说过话,木淑兰又说道:“叔叔,我不说话,就坐在边上看,好不好。”

    赵振兴皱着眉头刚要拒绝,瞥了一眼赵进,却改了主意,笑着点点头,小兰欢呼一声,小跑着进了院子,找了一块干净石头坐下,赵振兴笑着又开口说道:“小进,你若分神,打手心十下!”

    这么一个白净秀气的小姑娘在边上,就算不说话也让人舒服,可赵振兴这么一说,却成了考验,赵进连忙凝神专注。

    木淑兰比赵进还小,站马步时候人完全是静止不动的,十分无聊,本以为这个小姑娘看一会就会觉得无聊离开,没想到这小兰笑吟吟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好像看什么杂耍一样兴致勃勃的看着赵进,一直等到他站完马步。

    足足站了一个时辰,赵进双膝一软,差点跪倒,边上观看的小兰连忙站起来,好像要跑过来搀扶。

    “让他自己站起来!”叔父赵振兴淡然说道,平时的赵振兴很温和,可此时言行中却有一种不容违背的味道,听到这话的小兰身子一缩,又坐了回去。

    赵振兴眼神一凝,他本以为自己侄儿过一会儿才能站起,没想到这句话说完,赵进咬牙站了起来,真是有毅力,从前怎么就看不出他有这份心性。

    “二叔,我想喝点水。”赵进虚弱的说道,刚才出汗不少,水分流失的厉害。

    赵振兴脸上有赞许的神情,自己的侄儿没有求饶诉苦,赵振兴伸手指了指院子角落,那里用棉套包着一个水壶,边上放着碗。

    还没等赵进动作,小兰跑到那边倒了一碗水,小心的端了过来,双手送过去说道:“小进哥哥,你喝。”

    赵进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只能点点头,接过碗喝起来,这天气下就算有保温的棉套,水也凉了,只不过不冰而已。

    小姑娘笑眯眯看着赵进,脆生生的说道:“小进哥哥好厉害,我老家那边的哥哥弟弟,站一会儿都顶不住了。”

    赵进喝完水,小兰接过碗,从前和现在,赵进都没什么和女孩打交道的经验,这个小兰之所以和他亲近,也是因为赵进性子温顺厚道,知道体贴照顾,他不知道怎么接话,却注意到小兰话里的内容。

    木淑兰家里有不少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也在练武,赵进顺口问了句:“小兰,你家是那里的?”

    “说了好多次,小进哥哥都记不住,山东曹州的。”木淑兰撅着嘴回答。

    还是没什么印象,赵进刚要继续说话,就听到叔父赵振兴开口说道:“小进,那边最小那个箱子,你双手拿住,平端到胸口二十次。”

    院子一边摆着石锁,石锁旁边还有几个木箱,从大到小,木箱看着都很陈旧,赵进已经猜到这个是做什么了,石锁几十斤的份量他承受不了,只能从小的做起,那木箱里应该都装满土石。

    赵进过去一提,果然很沉,里面应该放着石头,提起来不难,平端到胸口也不难,但二十次就比较困难了,最后几次赵进脸红脖子粗才算完成。

    叔父赵振兴微微点头,今天的马步和举箱子,是实实在在的训练,可也是给自己侄儿出的难题,没曾想赵进都撑过来了,谁都能看得出来力量不足,但力量不足可以锻炼加强,毅力和心性却不是谁都能有的。

    他心中满意,神色却还是淡淡,那边小姑娘看到赵进完成,也不用人去喊,自顾自的去倒水给赵进喝,赵振兴摇摇头,开口说道:“先歇一会,然后再站马步!”

    赵进倒顾不上叫苦,因为小姑娘在他身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什么济宁那边怎么繁华,吃了什么好吃的,他只在头疼休息这段时间里怎么应付过去。

    刚才的训练让赵进浑身酸痛,听到等下还要继续,他没有随便找个地方一坐,反倒在那里活动手腕,抬腿压腿,然后围着院子慢跑。

    从前的体育课上的比较认真,工作后了解一些健身的知识,知道在剧烈运动前后不能马上静止,要做些放松的运动,准备动作很关键。

    叔父赵振兴本来想要阻止,可看了会,现这些看着古怪的动作很有道理,也就由着赵进去了。

    木淑兰则笑嘻嘻的旁观,丝毫不觉得枯燥无聊,

    休息的时间不长,很快又是枯燥的站马步,一个上午很快过去。

    到了午饭的时候,这次赵振兴不用赵进邀请,直接领着赵进和木淑兰向赵家走去,从前小姑娘和赵进一起玩,基本都在赵家吃午饭,这已经成了习惯。

    走在路上,赵进感觉到筋骨酸软,脚步虚浮,实在是累坏了,他几乎是拖着双腿向前蹭,反倒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很高兴。

    好不容易蹭到了家门口,赵进闻到了一股混杂着膻味的浓香,家里应该在炖羊肉,他立刻感觉胃口大开,上午体力消耗当真不小,急需补充。

    他刚跨过门槛,小兰已经跑进了院子里,脆生生的招呼道:“婶子,我从山东回来了,小进哥哥他们也回来了!”

    要是不知道的人听到了,还以为赵进和木淑兰两个人一起从山东回来,何翠花的大嗓门也响起:“快去洗洗手,帮婶子把碗筷端上去。”

    那边答应了声,小姑娘高高兴兴的去忙了,此时的赵进步子迈大一点都觉得肌肉撕裂,疼的呲牙咧嘴,慢悠悠走在他后面的叔父赵振兴笑着问道:“小进,上午就这么累,下午还要练,明天还要练,你还想练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