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十二章 坚持
    男孩都愿意学武,学之前充满幻想,可吃苦之后,就未必能坚持下来了,赵振兴这么问也是个试探,如果赵进这时候反悔,赵振兴就会讲道理给他听,让他继续坚持下来。

    “我会坚持练下去的!”赵进斩钉截铁的回答,因为声音大了点,又倒吸凉气,不知道疼在那里。

    赵振兴一愣,大道理都憋在肚子里,随即露出微笑。

    有小兰的帮忙,饭菜很快都摆在桌子上,一盆羊肉汤,一笸箩烙饼,还有几样腌菜,香气扑鼻,看起来很丰盛。

    “不用等你爹了,你先吃就是。”看到自己儿子很累很惨的样子,何翠花心疼的说道。

    也是巧,刚说这句话,听到外面门响,赵振堂大步走了进来,赵振堂看到赵进呲牙咧嘴的坐在那里,忍不住摇头一笑,等看到木淑兰的时候,神色却冷了下,小姑娘倒是很乖巧的上前问好。

    如果是小孩子,不会注意到大人这些微妙的情绪变化,可赵进却不一样,他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周围,观察周围的细节。

    看到这个,赵进想起从前的事情,隐隐约约记得,木淑兰家里来到这边,是何翠花热心帮忙找的房子住下,而且何翠花很喜欢小姑娘,经常主动让小姑娘过来吃饭,木淑兰家里人整天忙个不停,好像也没工夫照顾,顺水推舟的托付赵家照顾,饭费之类的每月给些银子或者送点特产,大家都不亏。

    不过赵振堂对木淑兰家里好像有恶感,私下里还和何翠花说过,还被赵进听到“你和他家来往干什么,就不怕被牵扯上?”“一个小姑娘有什么干碍,再说了,这里里外外的多少人有关联,上面那么多呢,咱家小门小户的轮不上!”

    当时听到这个对话不懂,现在依旧想不明白,不过赵进知道这其中必然有缘由,不然自己父亲不会这么小心。

    对赵振堂的冷脸色,木淑兰根本没感觉,等赵振堂和赵振兴、何翠花依次坐下后,她和赵进坐在了下。

    “大哥,大嫂,小进真应该练武,是个好苗子!”一落座,赵振兴就开口夸奖,上午赵进的很多表现让他这个做叔父的很意外,实在是个惊喜。

    赵振堂撕了块烙饼,没好气的说道:“一代代都练,当然是个好苗子,可练好了又有什么用,吃饭吃饭!”

    赵振兴一笑,没有接话,赵进却想明白了一件事,从刀砍木桩来看,自己父亲有武功底子,自己叔父更不用说,在这样的军户世家里,既然代代习武,遗传下来的身体素质肯定差不多,自己学成的可能也比平常人家大了很多,选这条路果然没错。

    小姑娘在赵家也呆熟了,一点也不怕生,甚至还主动替赵进夹菜拿饼,弄得赵进很不习惯,不过这举动却让赵家的大人很高兴,连赵振堂脸上都带了笑容。

    “嫂子,小进要练武,吃上就不能省了,要经常给他炖肉喝汤,要不然身子跟不上。”赵振兴沉声说道。

    何翠花在那里看着大口吃饭的赵进,笑着说道:“这孩子平时吃的少,练武倒是吃饭香了。”

    “要不是我做红差,恐怕就要被这小子吃穷了!”赵振堂始终对赵进练武没什么好话,不过也不多说了。

    吃完之后,饭气攻心,加上上午的疲惫,赵进眼皮开始打架,要放在从前,何翠花就该催他午睡了,不过叔父赵振兴却不答应,让赵进在街上慢慢走消食,不能坐下。

    何翠花满脸心疼,就连赵振堂都盯着赵进,看那神色,恐怕赵进要叫苦的话,他立刻能拦下来,赵进却没反对,把最后一口汤喝干净,撑着自己离开椅子,和小姑娘一起出门了。

    既然要学武,那就坚持下来吧,赵进心里很明白,走到院子,能听到后面的议论“..这才多大的孩子,你还真以为能给你做儿媳妇..”“..放在咱家看着也好,她家大人整天不在家,这么好的小姑娘太容易被拐子们盯上了..”

    自家父母还真是热心肠,赵进边走心里边想,木淑兰说不上美人胚子,说不上倾国倾城,但这么白净秀气的女孩也不多见,家里没人管,那些有坏心的肯定会盯上。

    那一世拐卖儿童的事情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家庭,现在这个时代人贩子是合法的,拐卖儿童的事情肯定更加猖獗嚣张。

    上午的新鲜感一去,下午的训练更加难熬,下午站马步的时间短了点,不过搬举木箱时间加长,赵进累的满头大汗。

    这么枯燥的训练,小姑娘却一直跟着看下来,她也未必真的感兴趣,下午时分,木淑兰打了几个哈欠,揉眼睛不停。

    赵振兴虽然觉得自己侄儿定力不错,可有个外人在,总归分神,他曾经开口说了一次:“小兰,小进还要练很长时间,你先回去睡觉吧!”

    小姑娘听到这话后拼命摇头,急忙说道:“我爹说,一定要跟着小进哥哥,不能一个人乱走。”

    说到这里,大家也能听明白了,估计这木淑兰的爹也是怕孩子一个人在家被拐了或者怎么,索性跟着赵进,赵进整日里不离家有大人看着,等于木淑兰也被看管。

    既然这样,赵振兴也不坚持,直接让木淑兰进屋睡觉。

    睡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木淑兰又从屋子里走出来,这次精神好了许多,笑嘻嘻的看着赵进练。

    此刻的赵进已经顾不上这么多,只在那里咬牙撑着,希望这一天能坚持完成。

    决心和毅力足够,可体能终究有限,太阳没入城墙后,赵进再也坚持不住马步,直接趴在了地上,吓了边上的木淑兰一跳,连忙过去搀扶。

    看到这景象,赵振兴站起身回到屋子里拿了一个葫芦,递给赵进说道:“喝吧,小口喝,不要喝得太急。”

    赵进拔掉葫芦上的塞子,喝了一小口现是盐水,没曾想这时代练武的人就知道补充盐分。

    “今天先练到这里,晚上回去让你爹给你松松筋骨,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赵振兴叮嘱几句。

    今天赵振兴本来准备了很多话,自己侄儿如果怕苦,如果不想坚持,如果哭鼻子,赵振兴都有相应的办法和大道理,没曾想赵进就这么咬牙坚持下来,这让他很有些有劲使不出的感觉。

    赵进和木淑兰走出大门口,赵振兴把院子里的东西收拾了收拾,刚要准备晚饭,却想起刚才木淑兰的那番话,还是走出院子,远远的跟在两个孩童的后面。

    一天练完,身体不仅仅是酸疼,直接没有感觉了,赵进感觉自己的胳膊和腿不是自己的,没办法操控,走路都东一脚西一脚的不稳当,如果不是木淑兰在边上搀扶,早就摔倒了,在这样的感觉下,他们根本没现身后赵振兴在跟着。

    走出这条街,路上行人多了起来,看到赵进的状态大家都有点奇怪,不过也没什么人多管闲事,反倒白净漂亮的木淑兰很多人多看几眼,赵进还听到有人私下议论“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白净出挑。”

    正在这时候,听着街道那头有人吆喝“赵进”,随即两个小孩子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却是陈昇陈宏兄弟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