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十三章 我教你个法子
    说是小孩子,实际上陈昇比赵进还要高壮,木淑兰看到陈宏就笑着去摸头:“二宏,想姐姐吗?”

    陈宏在那里乖乖的点头,陈昇没理睬木淑兰,而是满脸不高兴的对赵进说道:“不是说今天比武的吗?你一天都没来,去你家问了才知道你在这边,走,去打一场。   .  ”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和你打,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走路都走不动。”赵进苦笑着。

    “就是,就是,小进哥哥练了一天,累坏了。”边上的木淑兰帮腔说道。

    赵进这虚弱样子一看就能看出来,陈昇脸顿时垮了下来,满脸不愿意的说道:“我都等你一天了,还特意拿了木刀出来,”

    赵进这才注意到陈昇手中的那根短棍,形制已经和昨天的不一样,短棍差不多是个刀的形状,而且有个弧度,赵进突然联想到在自己叔父家看到的那把倭刀,大小不同,形状很相似。

    看到这个,赵进更不想去比武,且不说没体力,估计就算体力充足,陈昇拿了趁手的兵器,又不会轻敌,再打起来,自己没有一点胜算,肯定要吃大亏。

    现在赵进疲惫之极,只想回家吃饭睡觉,刚走了一步,看到陈昇满脸失望垂头丧气的样子,又停住了,笑着说道:“我不和你打,你可以找别人和你比武,昨天那些人里比我强的不少吧!”

    昨天货场上那些孩童,比陈昇高壮的也有几个,就算不和赵进这样出奇制胜,和陈昇打起来也未必吃亏,陈昇大可以找他们比武。

    一听赵进说这个,陈昇满脸无趣,扁着嘴说道:“他们不和我打。”

    那就没办法了,赵进摇摇头准备回家,陈昇在那里继续说道:“本来我想先赢弱的,再打强的,没想到赢了几个人之后,他们就不和我打了,胆小鬼,真没意思!”

    听着陈昇愤愤然的抱怨,赵进笑了,他已经想明白因果,毕竟他也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赵进开口说道:“陈昇,我教你个法子,保准有人和你比武。”

    这句话说出,陈昇顿时眼睛一亮,不光是他,连边上的木淑兰和陈宏都看了过来,小姑娘也知道陈昇的事情,听说赵进有法子解决,顿时好奇了起来。

    “你拿出糕饼来当奖品,大家都愿意和你打的,可一看赢不了你,没有东西吃不说,还要被你打,谁也不愿意上去受苦,你要给他们点甜头才行。”赵进侃侃而谈。

    其他三个孩子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尽管赵进尽可能说的简单,可陈昇、木淑兰听了还是觉得很了不起,那一世赵进的工作就是和人打交道,善于揣摩人心,孩童们的简单心思自然瞒不过他。

    但赵进这一套理论和分析听到其他孩童耳朵里,就觉得很有道理,很了不起了。

    赵进继续说道:“你要是舍得出糕饼,不如让他们先比,谁赢了就得一份糕饼,然后你和赢家打,如果能赢了你就可以得两份糕饼,那些人就算打不过你也有糕饼吃,当然愿意打。”

    陈昇晃着脑袋在那里想了会,手中那把木刀猛地向下一挥,握紧小拳头说道:“你说得对,我明天就这么干,肯定有很多人愿意和我打。”

    看着陈昇满脸光的样子,赵进也觉得心里高兴,索性多说几句:“如果这样还没人和你打,你就这么做,说谁能打中你或者让你后退,你也给奖励,这样大家都觉得拿到糕饼很容易,肯定有人和你比武。“

    陈昇重重点头,拽着陈宏的手刚要走,却又想起来一个事情,笑着问道:“赵进听说你也去学武了,你能打倒我,学武后肯定更厉害,什么时候咱们再比”

    “等我不这么累了,我一定和你比!”赵进笑着回答。

    陈昇拽着弟弟兴冲冲的离开,站了这么一会,赵进倒是恢复了些,和木淑兰慢慢向回走去。

    走过这条街,木淑兰盯着赵进说道:“以前从没现小进哥哥这么了不起!”

    赵进觉得有趣,开口说道:“以前觉得我很差劲吗?”

    木淑兰下意识的点头,随即反应过来,抓着赵进的胳膊乱晃,满脸埋怨的表情,赵进在那里哈哈大笑,一天的疲惫都下去不少。

    生的这一切都被跟在后面的赵振兴收入眼中,他心里颇为惊讶,自己侄儿从前在木淑兰跟前缩手缩脚的,现在却自然主动,而且能和其他的孩子侃侃而谈,以前自己侄儿在外人面前很腼腆拘谨,现在却放得开了,还有今天练武所现的,这场大病,自己侄儿还真的因祸得福。

    跟着走到赵家那条街道前,眼看着赵进快要走到门前,赵振兴扭头回转。

    赵家门前站着一个中年人,身穿皂色的长袍,头简单束起,看起来和街面上的人很不一样,可这个打扮又不是读书人,中年人颇为俊朗,颌下长须,很是潇洒。

    看到这个中年人,木淑兰甩开赵进,高兴的喊了声“爹”,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赵进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可那中年人却淡漠的点点头,领着木淑兰离开。

    到这时候,赵进才隐约记起来,木淑兰好像早就没了娘。

    回家之后,饭都已经做好了,看到赵进整个人都要散架的样子,何翠花又是好一阵心疼,中午剩下来的烙饼,何翠花又炖了一碗肉。

    晚饭倒是没什么事,赵振堂回来后一起吃饭,看到赵进的疲惫样子,冷笑了句“自找苦吃”,除此之外也没说什么别的。

    睡觉前,赵振堂过来给赵进松筋骨,赵振堂用力不小,把赵进按的大呼小叫,可弄完之后,赵进感觉到酸疼减弱了许多,看来自己父亲这边也不仅仅只会杀头。

    弄完后,赵振堂朝着赵进的屁股上狠狠一巴掌,打的赵进痛叫一声,赵振堂哼了声说道:“没个出息,念书两年不认得几个字,一学武倒有了精神,这辈子也就是个苦命。”

    看来从前生了很多事,赵进睡意涌上,眼皮止不住的打架,屁股上那一巴掌都感觉不出来了,这时候何翠花又进了屋子,吹熄了灯,给赵进把被子盖到身上。

    赵进迷迷糊糊的问道:“娘,二叔说小兰到咱家玩是怕拐子,什么是拐子?”

    何翠花一愣,坐在赵进的边上,一边用手轻拍赵进,一边解释说道:“小进,拐子都是些杀千刀的杂碎,他们把小孩子骗走,卖给别人。”

    赵进说这个,实际上纯粹闲谈,没曾想却把何翠花的话勾起来了:“..拐了孩子,你要是卖到好人家去做儿女也罢了,有的卖到火坑里,有的直接被卖给人做牛做马,还有的卖给别人当药,南边有些畜生..”

    “在那里聒噪什么,孩子都睡了!”屋门外面响起赵振堂的低喝,何翠花这才给赵进塞了塞被角走出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