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十六章 连打
    场面又一安静,连远远避开这边的孩童少年都注意到了异样,纷纷看了过来。

    叫自己外号,调笑自己和木淑兰是小两口,这不过是孩子们的玩笑,可接下来那刘勇的话语和行动却已经是下流了,和调戏女子没什么区别,赵进自然不会让他得寸进尺。

    刘勇反应过来后,顿时暴怒,心想被这么一个小子瞧不起喝骂,实在太丢人了,他咬牙说道:“小子,你说谁..”

    话还没说完,却看到眼前只剩下愤怒的小姑娘,赵进人那里去了,刚想到这里,只觉得小腹被重重撞到,猝不及防,一口气上不来,痛彻心扉,连叫都没叫,直接被撞倒在地上。

    躺下还不算完,赵进已经骑在刘勇的身上,挥起拳头就砸了下去,碰碰十几拳。

    这边十几个孩子,包括陈昇兄弟和木淑兰在内都呆住了,谁也没想到这就开打,而且先动手的还是赵进。

    尽管才锻炼了十天,但还是有效果的,赵进拳头虽然疼,但刘勇的鼻子在第三拳的时候就开始流血,十几拳打下去,刘勇满脸是血。

    下流归下流,刘勇也不过十二岁的样子,被打的这么疼,满脸是血,被打到第十拳的时候就开始哇哇大哭。

    “下次再敢乱说,我打死你!”赵进狠狠的威胁了一句,从刘勇身上站了起来。

    刘勇本来在捂着鼻子哭,被赵进这么一说,躺在地上的身子颤了颤,在那里拼命的点头。

    直到这时候跟着刘勇的那些少年才反应过来,先头说话的那个矮个子左右看看,猛地吆喝说道:“咱们一起上..”

    话同样说了一半,赵进已经快跑到他跟前,跳起来就是一脚,那矮个子下意识的朝着边上闪躲,但还是被赵进一脚踢中胸膛,立刻被踹翻在地。

    整个货场彻底安静下来,不管围在这边还是远远观看的,都彻底呆住。

    地上那个刘勇还在捂着鼻子,那矮个子刚要爬起来,赵进一脚又把他踩了下去。

    赵进身体很弱,不到十天的锻炼也没让他强多少,但他打架和打群架的经验却很丰富,赵进知道寡不敌众,一个人被围攻的时候,要抓住对方一个狠打,打垮了一个,有可能把对方吓走,就算吓不走,自家也不吃亏,总比被围殴还不了手强。

    这等意气之争,人多欺负人少,根本没什么血战死打的觉悟,只要一方露狠,另一方往往就怕了,而且这帮少年以那刘勇为,打垮了当头的,打倒了不服的,其他人也就缩了。

    面对面单挑,赵进打不过那刘勇,可能连那个矮个子都打不过,可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么狠,敢先出手,一下子震慑全场。

    赵进站在那里扫视周围,他个子不高,稚气十足,可被他目光扫到的人都禁不住向后缩一下。

    可赵进毕竟一个人,那些刘勇身后的少年,缩了缩之后,又蠢蠢欲动,正在这个时候,陈昇已经反应过来,他手中的木刀猛地向前一劈,呼啸一声,陈昇大声说道:“谁敢对赵进动手,我就打谁!”

    陈昇的厉害货场上的少年们都很清楚,立刻不敢再动。

    场面虽然暂时安静,但每个人都在盯着这边,陈昇看到全场的少年都被震住,他转头看着赵进,眼神中充满了炽热,笑着说道:“赵进你真厉害,咱们两个比一场吧!”

    赵进摇摇头,他在外面耽搁太久,快要到下午练武时间了,赵进看了看整个货场上的少年,开口说道:“我不和你打,不过明天我会找很多人和你比武,你能拿出多少点心?”

    陈昇一愣,看了看站在他边上的陈宏说道:“我能拿出来八块,算上二宏的,能有十四块。”

    一听这话,陈宏立刻紧张的盯着他哥哥,心想自己的那份自己还要吃。

    赵进点点头,又开口说道:“今天就不打了,明天你给我准备三十二个黑木牌子,三十二个白木牌子,木牌尽量小一点,,上面写上一到三十二的数字还要准备一个大的瓦罐,这些木牌要全都能装进瓦罐里。”

    “你..你要干什么?”陈昇瞪大了眼睛看着赵进,满脸的迷惑,此刻不光是他,连地上躺着的刘勇也捂着鼻子倾听,大家都满脸好奇。

    赵进没工夫解释,今天上午二叔赵振兴虚劈的那一下可把他吓得够呛,晚点回去,肯定要挨教训。

    “听我的没错,如果这么做了还没人和你比武,我和你打!”说完这句,赵进转身离开,木淑兰紧紧跟上。

    陈昇还要再问,一听这句话,立刻笑嘻嘻的连连点头。

    看着赵进走远,陈昇拽了把身边的陈宏,开口说道:“咱们回去捡石头去。”

    不过没人关心陈昇的去向,货场上的少年们都在盯着赵进的背影,眼神中都带着惊讶和畏惧。

    赵进走出货场,抬头看看太阳,觉得耽误的时间太多,心里着急,忍不住快跑起来,这时候也有一点不好,计时只能看天,没个准确的估计。

    两个小孩子快跑起来,男孩总比女孩快些,木淑兰跟不上,犹豫了下,伸手抓住赵进的手,赵进也没多想,却没注意到,这是小姑娘第一次牵他的手。

    手拉手奔跑,度慢了下来,赵进回头看了下,小姑娘小脸蛋红扑扑的,嘴角带着笑,真好看,赵进心里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半路上就遇到了赵振兴,叔父赵振兴脚步匆匆,脸上有些担心,看到两个孩子携手跑来才松了口气,随即神色变得很严肃。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练武不能偷懒..”赵振兴严肃的说了两句,随即神色一凛,伸手在赵进的衣服上一捻,然后放在鼻尖闻了闻,严厉的问道:“这些血怎么回事?”

    赵进低头一看,身上迸溅了不少血滴,想来是刚才和那刘勇对打的时候,打出对方鼻血溅上去的,看到赵振兴神色严厉,赵进禁不住有点慌,这几天的学武他已经很敬畏自己叔父。

    看到赵进支支吾吾,赵振兴眉头皱起,这时候边上的木淑兰走上前说道:“二叔,是这样..”

    赵进从没想过木淑兰口才这么好,言语也很有条理,七八岁的女孩子能做到这一点可是稀罕,特别是在这个时代。

    小姑娘把事情从头到尾都说的很清楚,不过毕竟年纪小,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连帮着陈昇筹备比武的事情也都说了。

    赵振兴开始脸色严肃,慢慢的,神情变得和缓,看着赵进的眼神全是惊讶,到最后脸上甚至带了点笑意和赞赏。

    “..小进哥哥是为了帮我,二叔你不要怪他。”小姑娘脆生生的结束了自己的话。

    赵振兴笑着摇摇头,伸手摸了摸赵进的脑门,缓声说道:“傻孩子,下次遇到这么多人,跑才是最要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