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十七章 父母眼中的孩子
    赵进一愣,当真不习惯,那一世打架之后,保育阿姨和老师总是严厉批评,说打架是不对的,现在可倒好,居然告诉自己遇到人多的时候就跑,这可不是品评,分明在传授打架的秘诀。

    不过不挨训总是好的,赵进心里感觉很轻松,跟着赵振兴一起回去,没走几步,赵振兴笑着回头说道:“每天中午在那里多玩一会,整天来这里练武也太憋气了。”

    叔父这边就这么过去,下午继续练武,晚上回家的时候却有麻烦了,一进院子,那只猴子就吱吱大叫,平时进出院子,这只猴子根本不理睬赵进,没想到今天反应这么大。

    正在准备晚饭的何翠花纳闷的走出来,接着厨房的火光仔细看了几眼,立刻现了赵进身上的血点,何翠花的反应和所有母亲的一样,立刻慌张起来。

    “..怎么能和别人打架..”

    “..伤到自己没有?”

    “..都是学武的坏处,原来你多老实个孩子..”

    赵进只觉得尴尬无比,心中却又有感动,这种母爱和关心,他从前没有感受过,可看着自己母亲的担心,赵进觉得愧疚,除此之外还有些害怕,严父慈母,母亲这个态度,等下自己父亲赵振堂回来,会不会大脾气。

    没过多久,赵振堂回来了,那只猴子对这一家之主十分巴结,一看到主人回来,就从木架上跳下来讨好。

    何翠花急忙和赵振堂说赵进身上沾血的事情,赵进在那里低着头准备迎接训斥,可能还要挨打,却没想到赵振堂淡淡说道:“我已经听振兴说过了,男孩子打架没什么,打人总比挨打强。”

    他这么一说,何翠花也无话可说,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进屋端饭上菜了,嘴里还不停念叨着:“真是家风,你们兄弟俩当初就惹事打架,本以为养了个老实孩子,没想到还这也样子。”

    打架还不被训,甚至还有隐隐的夸奖和赞赏,这样的感觉真好,本来很紧张的赵进顿时轻松起来。

    心情一好,食欲大开,赵进在饭桌上吃的很开心,不过赵振堂和何翠花的心思却没在晚饭上,赵振堂从怀里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口袋丢在桌子上,闷响了声,说明口袋很沉重。

    何翠花拿过这个小口袋打开,很诧异的说道:“这个月怎么这么少,还有铜钱?”

    每天晚饭何翠花总是给赵振堂温一壶酒,赵振堂喝了一杯后才闷声说道:“城内铺子越来越少,收不上来钱,太爷又要离任,大家要把手里的份子让出来点。”

    “城外那些不是大头吗?”

    “泇河一开,都去邳州了!”

    这些话赵进听得似懂非懂,那个太爷说的应该是徐州知州,城内城外什么的,想必就是说衙役们的灰色收入了。

    赵进正在啃一块羊骨头,觉得很满足,根本没心思顾着大人的话题,他现在觉得自己很快乐,专心练武,快乐的玩着。

    赵振堂和何翠花的心情都不太好,不过和赵进没关系,吃完晚饭,赵进自己在屋子里又做了俯卧撑和仰卧起坐,换了衣服简单洗漱,上床睡觉。

    尽管赵进已经渐渐适应了学武的大运动量,但不代表不累,每天脑袋一挨枕头,睡意就无可阻挡。

    今天真不错,打了刘勇,从前那伙南关来的孩子就横行霸道,还不住的嘲笑自己,真痛快,而且回来自己父亲和叔叔都没有训斥,隐隐约约还有点夸奖,感觉很好,今晚的羊肉汤也好吃,明天可以去货场那边玩了,到时候给陈昇出个主意,一定很出风头..

    迷迷糊糊的就要睡去,赵进突然醒了过来,就那么坐在床上,瞪大双眼,满头冷汗。

    屋中漆黑一片,只有门缝透出正堂的烛光,赵振堂和何翠花在那里低声议论着什么,没人觉赵进的不妥。

    赵进没有喊父母进来,他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那里,赵进并不是做了噩梦,也没有出现什么可怕的幻觉,之所以突然惊起,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来到这个时代不到二十天,可赵进感觉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了,那一世的很多东西都在慢慢淡忘,甚至不去想起。

    难道就这么一辈子过下去?虽然在学武强身,可按照目前的趋势展下去,自己也不过会变成一个壮实的男人,能继承自己父亲的刽子手和衙役的身份,然后过着小康生活。

    然后呢?赵进自己问了自己一句,就这么平平淡淡一辈子过去?

    那一世自己从基层拼到中层,甚至有很大希望成为副总,这样充满拼搏和奋斗的人生因为重病戛然而止。

    可这样的人生拼搏过奋斗过,出过自己的光彩,而这一世呢?就这么平平淡淡的成长成家,当个身手好一点的衙役?

    人生一世,不能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坐在床上的赵进握紧了拳头,有了重来的机会,不能随意放弃,要把握住自己的命运,让自己变强,让自己光,让自己在历史上留下名字!

    赵进长出了一口气,以前自己太累了,从没有休息过,乍一遭遇亲情的温暖,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几乎要被同化,可这样的生活不是赵进想要的。

    躺在枕头上,赵进感觉心思很稳,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定下人生的目标,心底隐约的惶然烟消云散。

    那一世的见识和经验都是宝贵的财富,在病床上朋友朗读的那些书都很宝贵,现在要仔细回忆起来,牢牢记住。

    想到这里,赵进自己骂了自己一句,不知不觉的已经忘记了不少,等于白白丢弃了一大笔财富。

    一夜过去,赵家人已经习惯了赵进早起跑步,赵振堂调整了自己的作息,每天和赵进一起起来,赵振堂开着院门,有时候拿着鬼头刀砍砍木桩,有时候站在门口看赵进跑圈。

    不过今早赵进出门给赵振堂问好,却吓了赵振堂一跳,因为赵进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看着没睡好的样子,但赵进没出声,赵振堂也就懒得管。

    早饭时候,赵进没睡好的样子又被何翠花看到,被心疼的教训了一通,说因为打架闹事所以才睡不好,老老实实的吃得饱睡得香,赵进也只能边吃边听着,他昨晚因为绞尽脑汁的回忆根本没睡好。

    吃完早饭,赵进放下碗,何翠花已经在那里收拾了,赵进犹豫了下,开口说道:“娘,我想把家里的奶酥点心带出去。”

    这点心也是何翠花给赵进买来补身体的,怕他在学武的时候饿到,现在还剩四块,听到这话,何翠花点点头,随意说道:“想吃就拿去,记得给小兰吃,别自己吃独食。”

    “娘,我还想再多买点拿出去。”赵进继续说道。

    拿点心出去吃很平常,可还要多买点就让父母不明白了,何翠花停下收拾的动作问道:“你想吃什么娘给你买,小兰吃的少,你叔叔也不吃这个,你拿这么多干什么?”

    这时连要出门的赵振堂都转过身,有些好奇的看着赵进,想要听他的理由。

    身为孩童,想做点事情真难,说服父母就很不容易,心里埋怨几句后,赵进继续说道:“我不是给自己吃的,我想拿去给别人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