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十九章 累进和美食的诱惑
    午饭才吃到一半,就看到陈昇兄弟两个在照壁后面探头探脑,赵进练武耽误时间,吃饭的时候比较晚,可陈家兄弟两个就不练武了吗?

    “他们两个估计也就在中午前后被放出来玩,其余的时候也要练武。 ”叔父赵振兴回答了这个疑问。

    看到他们两个过来,赵进也有点坐不住了,尽管他确定了目标,可心性还是越来越像少年。

    飞快的吃完,不耐烦的等了木淑兰一会,赵进拿着那包袱和点心出门了,还能听到身后父亲赵振堂说道:“这四个孩子一起不用担心什么,贼人拐子没那么不长眼。”

    陈家来的不止是兄弟两个,门外还有个四十多岁的家仆等着,这仆人左手拎着两个包袱,右手拎着一个瓦罐,看起来都是按照昨天赵进的说法拿到的,看到赵进出来,那仆人很客气的点头打了个招呼,接过赵进手中的包裹。

    看到陈昇兄弟两个把东西都备齐了,赵进心里有点遗憾,不过还是笑嘻嘻的说道:“咱们快点走。”

    陈昇兄弟两个也满脸兴奋,大家情不自禁的加快脚步,木淑兰和陈宏笑嘻嘻的跟着,走了一半的路程,木淑兰突然开口问道:“现在这个时候去是不是不太好,大家都吃完午饭,这些面点勾不住他们。”

    小姑娘聪明伶俐,还真的想到了点子上,她这么一问,赵进停下了脚步,陈昇愣了愣也想明白了,陈宏在后面瞪大了眼睛不知道生什么,赵进懊恼的拍拍脑门,还以为自己妙计,没曾想还没个女孩想的明白。

    赵进和陈昇的脸色都有点犹豫,心想是不是换个时间,没曾想跟在后面的那位家仆笑着说道:“二位小爷不用担心,徐州城里多少人家一天只吃两顿饭,有的人甚至只吃一顿,他们现在都饿着呢!”

    “只吃两顿,吃一顿?不都是吃三顿饭吗?”陈昇吃惊的问道。

    那家仆笑着继续解释说道:“早晨吃饱,出去做活,晚饭再吃,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不少人家只有在忙碌的时候才能吃三顿,更不要说很多人家里连吃饱都做不到,很多人一天能有顿饭吃就不错了.。。”

    说了几句,家仆笑容消失,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陈昇则满脸吃惊,他可能第一次听到现实的严酷和苦难,心中震撼,赵进神色很正常,尽管他也是第一次听说,但赵进从前通过很多渠道有所了解,

    不管在什么时候,穷人的生活都充满苦难,在这个毫无保障的时代尤其如此。

    就这么安静了会,到底是小孩子恢复的快,陈昇兴高采烈的说道:“那咱们快去,一定会有人和我比武。”

    气氛重新活跃起来,大家又朝着货场那边走去。

    货场依旧很热闹,看起来应该很多人都没吃午饭,大家似乎也习以为常,在那里照旧玩的高兴。

    来了几次,包括从前的记忆,赵进都看不出什么,可有了方才那番话,赵进就注意到了很多细节。

    很多孩子身上穿的很破,现在已经深秋时节,可大家都穿得很单薄,南关刘勇那帮少年都是单衫,露着胸膛肯定不是因为剽悍,而是没有那么多厚衣服。

    大家虽然东一堆西一堆的玩,可真正活蹦乱跳的不多,很多人就在那里坐着站着,活动少消耗少,就不会太早感觉到饿,也有那么十几个穿着棉袄皮袍的孩子精神好得很,到处乱窜,这些孩子气色不错,每个人都有几个穷孩子跟着。

    而且赵进还注意到一件事,在这货场上,年纪最大的孩子也不会过十四岁,细想也很快得出原因,大孩子都要去做活补贴家用养活自己,那有来这里胡混的时间。

    大家也都看到赵进和陈昇出现,放在昨天,还会有一帮人围上来,可昨天那场斗殴之后,看着满脸是血的刘勇,还有在地上打滚的矮个子,大家都怕了,加上陈昇在这里威风八面,现在谁也不敢靠前来。

    跟着过来的那个陈家家仆很是知趣,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打了个招呼之后,自己转身离开了。

    “你在边上看着就行,我来做!”赵进对陈昇说了句,陈昇不以为意的点点头。

    “把东西搬到那边,那边高点。”赵进领着他们几个去了货场西边一个土台子上,那上面玩的几个孩子慌不迭的闪开。

    不过货场上这些孩童少年的好奇心全被赵进和陈昇所吸引,很多少年已经围了过来,就连昨天吃亏的刘勇一帮人也远远盯着这边。

    “把装着点心的包袱打开。”赵进和陈昇说道,不知不觉间,陈昇下意识的听从赵进的话

    两个人把包袱打开,奶酥饼,豆沙糕,芝麻烧饼,桂花糖都出现在大家眼前。

    陈昇每天都会带点好吃的过来,可那些零敲碎打的很不起眼,但现在赵进和陈昇的加起来足有三十多个,好大一堆。

    围观的少年们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一步,赵进清楚的看到很多人的喉结移动,都在吞咽口水。

    做完这些之后,不仅场中少年们看着赵进,连陈昇兄弟和木淑兰都在盯着赵进,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他们都不知道赵进要干什么。

    赵进拿过那瓦罐,又打开那个装着小木牌子的包袱,黑的白的各有三十二个,大小差不多一样,半寸大小,也亏得陈家是富户,不然一夜之间也弄不出这么多牌子,赵进把这些木牌倒入瓦罐,又拿着瓦罐摇晃了下。

    每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唯恐漏过一步,就好像看别人变戏法似的。

    把这些都做完,赵进站起来,扯着嗓子大声说道:“我和陈昇在这里准备办一个比武。”

    听到“比武”两个字,下面的少年们立刻失去了兴趣,很多人直接转身,马上就要散去了。

    “前八名每人一个点心,前四名每人还能拿一个,前两名每人两个,第一名拿十六个!”赵进大声喊道。

    很多孩童少年依旧转身向外走,一边的陈昇都有些着急了,刚要说话,货场上的这些孩童在这个时候都反应了过来,各个转身,朝着土台这边凑过来。

    一个人能拿十六个!这足够吃两三天,而且那点心还是加糖放油的精细点心,很多孩子过年都吃不到,如果能赢下第一名,这可是好大一份,几个壮实的孩子更在那里跃跃欲试。

    “赵进,我要是进了前八拿到一个,我要是还能进前四,是不是还能拿一个,就是两个了?”有人在底下喊道。

    赵进向下一看,现是个穿着棉袄的胖子,整个人看起来好像个大白馒头一样,个子比陈昇还要高点,记忆里这胖子姓孙,家里开布庄的,听到这个问话,赵进心里一喜,自己想要说的却被别人问出来,这样效果更好,赵进也有点惊讶,没想到还真有人能算过这笔账。

    “没错,你在前八拿到的和你在前四拿到的是两码事,你要能进前四,最少能拿到两个。”赵进大声回答。

    那姓孙的胖孩子眼珠转了转,满脸惊讶的喊道:“那..那..要是能拿到第一,一共能拿到二十个!”

    他说话有点结巴,周围的少年先是哄笑,随即神色更热切。

    陈昇拿来的芝麻烧饼还冒着热气,被风一吹,那香味飘散,有几个年纪小的孩子都忍不住留出口水。

    到这时候,刘勇那帮少年又挤了上来,恶狠狠的瞪着那些不让地方的人,很多孩子都害怕的躲开,除了南关这一帮,也有其他壮实些,拉帮结派的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