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二十章 抓号开打
    看到这个局面,陈昇又有点着急,他也不傻,知道如果被刘勇这帮人玩手脚,这些点心又被坑了,但现在陈昇等着赵进出声,他下意识的觉得赵进肯定有主意。

    “大家到这个瓦罐里摸牌子,黑牌子和白牌子都是从一到三十二,摸完了之后,数字一样的人对打,打完了有三十二个胜利的,再重新摸牌子,黑白对打,一直到比出第一名。”赵进在那里继续大声喊道。

    赵进说的其实有点复杂,很多少年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来,土台周围又有点安静,赵进也不理会,又在那里大声喊道:“空手对打,把对方打倒在地上就算赢,倒地后不能追打,不能打后脑,不能戳眼睛,不能踢下面,打这几个地方就算输。”

    下面的少年中开始有轻微的骚动,几个人小声议论,然后议论的人越来越多,每名少年的眼神都变得很热切。

    赵进看了看下面,脸上露出笑容,预想的效果达到了,他趁热打铁的喊了一嗓子:“愿意来比武的就举起手来!”

    没什么停顿,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举起了自己的手,赵进把那瓦罐向前一放,大声喊道:“想参加比武的就过来摸牌子!“

    轰然一声,少年都涌了过来,站在赵进身边的木淑兰和陈宏慌忙向后闪,陈昇先被这群情激昂的场面吓了一跳,随即纳闷的问赵进说道:“你怎么没说谁和我比武?”

    “你也来抓牌子,你要有本事就拿个第一!”赵进对陈宏喊道,不喊不行,因为这边已经声音嘈杂。

    好歹昨天赵进打刘勇踹矮子的威风还在,陈昇手里那木刀也不是吃素的,秩序还没有彻底乱掉,不过距离土台前面几步的地方彼此拥挤甚至彼此厮打是免不了的。

    陈昇看到这个,慌忙在这瓦罐里摸了一块牌子出来,赵进也在瓦罐里摸出来一块,两个人摸出来的牌子都是黑色。

    有赵进和陈昇两个人盯着,摸牌子进行的还算顺利,货场中的孩子看着虽然多,但也不足百个,也并不是人人都愿意去比武,有的年纪小,有的家境不错,有的看着懦弱。

    刘勇一帮人本来不敢上前,看到赵进没有阻止的意思,也都挤过去,每个人摸了一个牌子,那个说话结巴的孙胖子也挤过来拿了块牌子。

    本来大家都很担心那些成帮结派的少年们控制比武,成了他们内部游戏,可在那瓦罐里摸木牌做不了假,一伙的摸到了不用颜色的牌子,先前还是朋友兄弟,一看牌子颜色不一样,眼神就不同了,没准会成为对手。

    看着下面热烈的气氛,陈昇整个人都惊呆了,从前他也举着点心吆喝,但也没几个人愿意和他比武,怎么今天的效果这么好?

    “赵进,这是怎么回事?”陈昇好奇无比的问道。

    “要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机会赢,然后要把头奖设置的无比丰厚。”赵进笑着解释了两句。

    陈昇听得似懂非懂,其实赵进所借鉴的东西就是后世的彩票,门槛低,很少的钱就能参与,头奖丰厚无比,只要中了就可以改变生活,规则设置的让每个人都感觉自己有中奖的可能,实际上中奖非常难。

    这次比武也用类似的法子,尽管拿不出什么大奖,可这么多的点心对少年们是足够的诱惑了,摸牌子的方法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机会,而且赵进还特意说用空手打,很多孩子都觉得陈昇手里拿着木刀短棍才厉害,一空手,机会更大。

    还有一点,实际上摸黑白牌子对打比武,这件事本身就很有趣,大家都会有参与的。

    这套道理说出来陈昇也未必懂,现在的陈昇兴高采烈的看着土台下的人群,在琢磨自己的对手是谁。

    “我念到一,拿到这个牌子的两个人就站出来。”赵进在土台上喊道。

    两个孩子站了出来,可也巧,正好是刘勇那伙的两个,这两个相对高壮,都很有信心的样子,先前没摸牌子的时候两人嘻嘻哈哈的,摸了牌子彼此都没了笑脸。

    一个个数字念下去,让赵进哭笑不得的是,一二三大家都能认识,其余的数字认得的人就不多了,赵进还要在土台侧面把这些数字写出来,让少年们对照。

    他觉得认识这些数字很正常,那一世,十岁的孩子也差不多能够认识,但赵进没想到在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是文盲,认识数字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赵进自己在那里忙碌的很投入,却没注意到在货场的另外一头,有两个大人在看着这边,一个是陈家的那个家仆,另一个则是他的叔父赵振兴。

    “没想到贵府的小少爷这么聪明伶俐,这些法子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怎么想不出一个小孩子能想得出。”那家仆很客气的说道。

    赵振兴也在看着货场那边,听到这话笑着回答说道:“什么贵府,我们赵家的好日子才过了不到八年。

    那家仆嘿嘿一笑,赵振兴又缓声说道:“我知道你话里的意思,不过小进这些主意都是他自己的,没人教他,我哥哥嫂子可没这个心机,至于我,我现在比你还惊讶。”

    “昨天孙少爷回去说了这几个法子,家里忙到很晚才做出来,今天老爷就吩咐小的过来跟着看看,还真没白来。”那家仆笑着说道。

    赵振兴知道这家仆是陈昇祖父陈鹏的亲随,现在也是陈家的管家,他嘴里的老爷是陈昇的祖父,弄出黑白木牌子来,还要拿那么多点心出来,大人肯定要关注下,看看到底要干什么。

    “开打了。”赵振兴开口说道。

    那家仆向那边看过去,笑着说道:“进少爷运气不太好,对上了个大个子!”

    赵进手里的号牌是黑色五号,喊到这个号牌的时候,下面一个少年也举起了手中的牌子,白色五号,赵进不知道这个对手的名字,不过也有点印象,这少年总是和住在剪子股的那帮孩子混在一起。

    这少年比赵进高一点,壮实很多,似乎大一岁的样子,看到自己的对手是赵进,恨恨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这段日子,赵进在这里打倒陈昇,打翻刘勇,威风无比,相对于他的反应,其他人都松了口气。

    陈昇抽到的对手是一个比较瘦弱的小个子,那小个子哭丧个脸,陈昇脸色也不好看,他是想要找个像样的对手痛快打一场的。

    那个姓孙的胖子也拿了牌子,他的对手却是刘勇,两个人个头差不多,只不过刘勇长得精悍,而且平时就好勇斗狠,大家都觉得孙胖子打不过对方。

    货场虽大,可要保证公平较量,赵进现在还没办法让三十二场比武同时开始,只能一场场的打,就在土台边上画了一个圈作为场地,大家都在那里看着,想要捣乱弄鬼也做不到。

    赵进不住的抬头看天,他心里有点着急,练武学武才是他的第一大事,现在耽误的时间已经太多了。

    “小进哥哥,现在还早呢,昨天咱们走的比这个时候晚多了。”木淑兰在边上脆生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