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兴高采烈
    小姑娘看天色判断时间可比赵进准确多了,赵进笑着点头,却现木淑兰满脸都是崇敬的神情,眼都不眨的盯着自己。

    赵进被这眼神看的打了个寒战,连忙转头。

    孩子少年们的单对单战斗每一场都很快分出胜负,不说那些强弱悬殊的,就算彼此差不多的也不会相持太多时间。

    很快就轮到了第五号,赵进和那个壮实少年走进了圈内,那少年满脸都是警惕,身体已经微微弓起,赵进咧了下嘴,从前他打架多了经验丰富,看到对方这样子就知道对方不是善茬,只有经常打架的人才有这种下意识的动作。

    进入圈里之后,站在边上的陈宏问道:准备好了吗?”

    赵进和那个壮实少年都点点头,陈宏举起一只手,大声喊道:“开始!”

    陈宏很兴奋,声音也大,从前他跟着自己哥哥来这边玩,就是个跟班,事事在边上看着,没想到现在还能参与其中,喊“开始”,这让陈宏觉得自己很重要,又激动又兴奋。

    一喊开始,那壮实少年朝着赵进就扑过来,从体型来说,他比赵进大不少,直接就能把人扑倒,人一躺倒,他就赢了。

    看着对方扑来,赵进心中猛跳,身子却没动,居然扎下马步。

    赵振兴和陈家家仆已经走近很多,想看看自家孩子们的战斗,看到赵进扎马步,赵振兴皱眉摇头说道:“脑子坏了,这时候居然扎马步,肯定要被打飞。”

    圈子不大,扑击过来不过是瞬间,那少年眼看到了跟前,赵进扎马挥拳,一拳迎上,直接击中这少年咽喉下方的胸口。

    看到这一幕的赵振兴一愣,赵进这拳分明就是自己的枪术,长矛急刺上身的三个要害。

    能打出这一拳兵不稀罕,但能在对方扑击过来的紧张时刻准确的打出这一拳就很难得了。

    赵进这一拳穿过了那少年扑击双臂的格挡,正中咽喉下面的胸口,那少年胸口剧痛,动作顿时就乱了,赵进第二拳又是挥出,这次则是摆拳,正中那少年的左脸,直接把人打倒在地上,至于这第二拳就是他当年打架的心得。

    两人厮打,沉住气,朝着对方脸上打,最起码不吃亏,赵进也算积累了很多经验,更不要说这一世还有过专业训练。

    “进少爷了不得啊!”那家仆满脸惊讶的夸赞说道,赵振兴也被震惊了下,随即满脸笑容的说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还真是个练武的好材料。”

    那少年倒在地上没有动弹,倒不是受了什么重伤,而是感觉到很失望灰心,嘴里嘟囔着骂了两句也没有继续,光明正大的比武输了,也没什么可埋怨的。

    围观的一帮少年都在惊叹,心想赵进还真厉害,正在感慨,却看到赵进朝那个少年走过去,大家都禁不住一愣,心想不是说倒地就算输吗?难道赵进还要追打?

    没曾想赵进走到那少年身边,伸出手说道:“我叫赵进,你叫什么名字?”

    赵进一伸手,那少年情不自禁的向后缩了缩,还以为赵进要动手追打,没曾想赵进满脸笑容的温和问,语气充满了友善,那少年迟疑了下,闷声回答道:“我姓吉,叫吉香。”

    回答后伸手抓住了赵进的手,直接被拽了起来。

    “吉祥?”赵进一愣,心想这名字起得很有水平,边上却有人高声起哄道:“烧鸡的鸡,吃着香的香。”

    “吉利的吉,香就是那个香。”吉香慌忙解释,转头恶狠狠的朝声音出的地方瞪过去。

    外面人人哄笑,却看不出谁说的,本来比武打架,货场上少年们之间的气氛有些紧张,赵进这一举动却让全场缓和了下来。

    一喊“烧鸡”,赵进却想起来,顺着自家向南走出去,距离彭城书院不远的地方有一家买熟肉的饭铺,开店的人就姓吉,自家爹娘一说起来,都是“老烧鸡”“老烧鸡”,这吉香应该就是他家的孩子了。

    “黑五赢了!”陈宏在那里大喊,木淑兰在一边兴奋的拍手。

    这边两个人把牌子丢回瓦罐里,接下来又有进圈子里打的。

    接下来的打斗都没什么意思,无非是力气大个子大的赢,要不然就是有打架经验的赢,少年们整日里呆在这货场,也没什么武斗的经历,所以打的很简单,赵进和陈昇看的都很无聊,可其他少年都看的兴高采烈,男孩子本来就喜欢打架,这种看着像打擂台一样的比武,又有那么多的奖品可以拿,参与度的确很高。

    等到孙胖子和刘勇开始的时候,赵进和陈昇才有了点兴趣。

    孙胖子刚才给赵进比较深的印象,刘勇又是昨天打架的对象,自然会注意到。

    陈宏这边刚喊了一声开始,刘勇已经冲了过去,朝着孙胖子的下体踹过去,街头斗殴,这是不二法门,不过伸出脚又急忙收了回来,事先说过这坏规矩的。

    即便临时变换动作,刘勇依旧比孙胖子要快,一脚揣在孙胖子的大腿上,孙胖子痛叫一声,踉跄了两步,刘勇拳头已经挥起,重重打在孙胖子前胸上。

    刘勇的那伙小兄弟在外面大声叫好,赵进和陈昇两个人在那里摇头,孙胖子虽然个子比刘勇大很多,但动作慢,这么打下去肯定吃亏。

    可现在刘勇想要把孙胖子打倒也不容易,躺倒或认输才算输,这样就要继续打过去,此时刘勇在朋友们面前出风头,高兴的很,怪叫一声,冲上去就要继续打,一高兴,动作就大了点,孙胖子瞅准这个机会,迎头就是一拳,一拳打在刘勇的胸口。

    “碰”的闷响一声,两个人分开,刘勇动作停住,用手捂着被打中的地方,五官有点扭曲,周围的喝彩声也停了。

    赵进和陈昇顿时来了精神,还以为接下来要打的精彩,没曾想刘勇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喘了几大口,摆手说道:“不打了,我输了。”

    孙胖子用手在自己被打中的地方揉了揉,兴奋的挥了下拳头。

    “孙大雷抗打,他拳头又重,他挨几拳没事,打别人一拳别人可受不了。”陈昇在边上故作深沉的分析道。

    赵进这才记起来,这胖子叫做孙大雷。

    “小进哥哥,再不回去练武就晚了。”正在这时候,木淑兰小声提醒了句,赵进一惊,藤条打在身上可是很疼的。

    赵进拍拍脑门,对陈昇说道:“我要回去练武了,等三十二场比完了,你拿十六个黑牌子,十六个白牌子放进瓦罐里,让赢家重新抽,重新配对打比赛,就这么一直到最后两个人。”

    陈昇在那里愣愣的点头,赵进觉得不放心,声音变得严厉,盯着陈昇说道:“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来,比武的时候谁犯了规矩就算输,你也一样,点心一定要给赢家,不要不给,你明白吗?你要不照做,别人就不跟你比了。”

    “你听到了吗?”赵进抬高声音,严厉无比的又问了句,陈昇吓了一跳,他已经有点怕赵进了,连忙说道:“记住了,记住了!”

    赵进转身就要离开,陈昇猛地想起来一件事,追着后面喊道:“赵进,你不是赢了吗?接下来你的对手怎么办?”

    “刚才那场就算我输了,让吉香上!”赵进喊了一嗓子,拽着木淑兰快步跑开。

    本来站在人群里的吉香垂头丧气的,一听这个,精神立刻振作,带点感激的看着赵进的背影。

    倒是木淑兰还想继续看下去,边跑边回头看场地接下来的对打。

    才跑出货场,刚到路口,就看到叔父赵振兴笑着等在那里,赵进顿时停住了脚步,心想自己回去晚了,肯定要被叔父教训,挨藤条抽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