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二十五章 少年心计
    赵进第一轮面对的对手很弱,个子和他差不多,却没什么打架的技巧,只知道挥着拳头叫着冲上来,赵进朝边上一闪,一脚直接把人踹倒。

    进入第二轮重新摸牌子,赵进这次的对手是个熟人,却是和刘勇一帮的那个矮个子,这矮个子本来为自己进入第二轮而得意,却没想到和赵进对上。

    “我认输..”那矮个子盘算了下,垂头丧气的认输。

    十六强战的时候也很简单,对手比赵进壮一点,不过两人近身,却被赵进一拳打中鼻梁,眼泪鼻涕横流,捂着脸说认输了。

    其他几个强手的战斗并不比赵进困难多少,陈昇今天下手又快又准,基本上一下子结束战斗,他的对手不是疼的认输,就是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石满强和吉香没有他打的那么漂亮,不过也是两三下结束比武。

    孙大雷打的最难看,谁跟他对上都能占上风,拳击脚踢总能打中孙大雷,他又胖动作又慢,吃亏的很,不过只要距离拉近,孙大雷就有胜算,被孙大雷打到一下,往往胜负就分了。

    进入第四轮的时候已经是八强战,赵进、陈昇、石满强、孙大雷、吉香、刘勇,还有两个少年,那两个少年昨天连八强都没有进入的,这让赵进很意外,原本以为进入八强的人选不会有大变化了。

    货场的少年们聚拢了一个大圈,比武场地就在里面,瓦罐里只剩下八块木牌,陈宏吃力的抱着瓦罐晃了晃,然后放在地上,大家都伸手去摸。

    围观的少年们神态各异,有些刚打输的神情懊恼,看着土台上的点心咬牙狠,不过所有人脸上都有兴奋和期待的表情,这八个人都是一层层打上来的,强手对抗好看的很,大家都还有个期待,今天谁是最厉害的?

    说来也巧,这次赵进和刘勇碰到,陈昇和石满强碰上,这两对都算是老冤家了。

    尽管昨天叔父赵振兴说打完再回去,可赵进还是想早点回去练武,他举办货场上的比赛并不是为了打架,也不是为了给陈昇找比武的对手,而是想要多交朋友,凝聚人气。

    想是这么想,不过赵进不会临阵脱逃,那边陈昇则是等不得了,要求和石满强先战。

    两人对上,石满强信心满满的扑了上去,陈昇迎上,按照昨天的经验,两人纠缠上,石满强就可以靠着力量获胜,没曾想今日有了变化,两人就要角力的时候,陈昇朝着边上一闪,左臂挂住石满强的右臂,右拳朝着石满强的砸了过去,一拳砸到了耳根处。

    石满强本来想要硬挨一拳,可这一下挨到,立刻头昏脑涨,身体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满场安静,本以为会是精彩的对打,没想到陈昇一拳致胜,围观的少年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但随即想到,从前陈昇拿着短棍在货场上喊着比武,除了输给赵进一次之外,从没有输过。

    陈昇抖了抖胳膊,脸上没有一点获胜的喜悦,转头看了看其余的六个人,神情严肃异常,像在看谁是接下来的对手。

    这一下太快了,大家都没来得及反应,只有陈宏拼命的拍手叫好,赵进注意到了陈昇的神情态度,心想昨天没拿第一,陈家长辈到底给了陈昇怎么样的压力。

    第二场就是赵进和刘勇,刘勇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有种“你小子总算落在我手上”的感觉。

    “你那天耍弄诡计打了我,今天我就要找回来,让大家看看,谁更厉害!”少年们比武都是开始就打,刘勇却得意洋洋的废话几句。

    刘勇昨天看了赵进和吉香的比斗,觉得赵进力量也不大,度也不快,只要自己小心点就不会输。

    赵进摇摇头,他懒得废话,边上陈宏已经大喊“开始”,喊声刚落,刘勇就冲了过来,这次刘勇没有胡冲乱打,度不快,上身都已经绷紧,可赵进却没有动。

    外面围观的人都愣住了,心想赵进难道不想打了?

    他不动,刘勇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当头一拳就是打过来。

    一拳打来,赵进挥手挡开,刘勇第二拳又打来,又被赵进推开,刘勇抬腿就踢,可赵进已经朝着边上迈开一步闪开了。

    少年孩童打架,你一拳我一脚,都是硬碰硬的,也有本能的闪躲反应,但赵进这种有意识的格挡极为少见,两拳一脚打过去都被挡下,刘勇那股气已经泄了,在那里忍不住有点愣。

    赵进一拳就要挥过去,不过临到打上却改了主意,上前一个抱摔,刘勇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边上的少年们都看得目瞪口呆,躺倒在地上的刘勇也灰心的很,懒得爬起来,只在那里呼呼的喘粗气,心想明天还是不要来了,来这里也翻不了身。

    刘勇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却觉得衣服前襟一紧,反应过来看过去,却是赵进抓着他领子直接把他上身拽起来了。

    “我要回去练武了,我那份点心给你,好好打,名次太差了我就亏了!”赵进笑嘻嘻的拍了拍刘勇的肩膀,起身喊了木淑兰一声,两个人向外跑去。

    到这个时候,刘勇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坐在那里愣,陈昇在一边不愿意了,在那里喊道:“赵进,你怎么走这么早,我还等着和你打呢?”

    刚才看着赵进挡住刘勇的拳脚,陈昇直看得两眼光,货场上的少年很多,很能打的也有,可真正懂得武技的只有赵进一个,陈昇总觉得自己和赵进打才算棋逢对手。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昨天赵进就半途离开,今天赵进还这么干,陈昇满心失望。

    “学武要紧,等咱们碰上再说。”赵进头也不回的喊道。

    众人给赵进闪开一条路,货场上的孩童少年们都下意识的对赵进产生敬畏,整个这比武都是赵进一个人安排的,大家按照他定的规矩决出名次,这个原来畏缩瘦弱的赵进现在变得很强,这几天的打架都没有输过,而且那么丰厚的奖品,那么多好吃的点心他不放在心上,总是大方的让给别人。

    这几方面加在一起,让这些孩子觉得赵进与众不同,自从重病濒死之后,赵进言谈举止的确比同龄人成熟许多,这更让这些少年心存敬畏。

    刚跑出货场,叔父张振兴却从路口闪出来,还能看见陈家的管家陈进财在另一边张望,赵振兴脸上有迷惑不解,开口问道:“小进,我不是说你可以比完再去练武吗?你为什么中途离开?”

    赵进迟疑了下,抬头笑着回答说道:“二叔,我弄这个比武是为了交朋友,又不是为了比武拿第一。”

    赵振兴一愣,他没想到赵进居然是这个回答,这种想法只有成年人才有,而且是心机很深的成年人才会有,自己侄儿怎么想得到,这个时候的木淑兰已经知趣的站在一边,不打搅他们的叔侄。

    “其实每天打架比武,对你学武很有好处,每天在我那里苦练,那是闭门造车。”赵振兴又开口劝道。

    赵进顿了顿,笑着小声说道:“二叔,我现在没把握拿第一,所以不会比到最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