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二十七章 纸上的记忆
    赵进的生活依旧很单调,赵振兴看守的那家店铺里有不少没拿走的东西,比如说账本和毛笔,赵进把这些收集起来,又把家里上私塾用的墨和砚台拿出来,用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记录下一些他认为关键的回忆,然后把纸张存在店铺的角落。

    在这样单调枯燥的生活中,赵进能清楚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比从前更结实,力量更足,精神更好。

    以前从家里跑到学武的地方,会喘粗气冒虚汗,现在基本上和正常一样,在货场上和其他少年武斗,击倒别人的时间越来越快。

    虽然赵进开始练武也才一个月不到,不过少年人的身体见效快,只要练就能增强,而且赵进自己每天早晨跑步,每天晚上在房中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加上饮食跟得上,身体素质飞增强,因为马步和其他训练,身体动作的稳定性以及力量和度都快提升。

    前些日子是秋决,赵振堂每天精神抖擞的出门,晚上醉醺醺的回家,递给何翠花的银子也多了起来,刽子手自然在杀头的时候最忙,不过也忙得高兴,因为各路好处滚滚而来。

    天气越来越冷,差不多月中的时候,赵进已经换上了棉衣,他注意到一件事,街上的衙役捕快越来越多,虽说衙门里的公人也在街上转悠,可天气这么冷,谁也不愿意受苦挨冻,都在衙门烤火,或者茶馆赌坊里面消遣,这么频繁的转悠巡逻实在少见,有几次赵进还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赵振堂,更让人惊讶的是,居然还能看到穿着破烂战袄的兵丁巡视。

    赵进知道不用打听,从家里的谈话中就能知道答案,自己父母亲的感情很深,何翠花也不是那种没见识的妇人,赵振堂经常和何翠花聊外面的事情,从这些谈话里赵进能知道很多信息,赵振堂也不避讳他什么,或许以为小孩子听不懂,正因为这样,赵进听得更仔细。

    街上的差役捕快之所以多,是因为一位徐州的京官致仕返乡,赵进开始不懂这个词,听到后来才知道是退休的意思。

    徐州武风昌盛,文风却比较衰弱,万历年就出了这么一位进士,这位十二年前得中,成为徐州的光荣,本以为这位会在官场大展宏图,没想到才当了十二年官就回乡了。

    做官时间不长,但进士出身、京官身份,这对于徐州来说,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这等人在京城的时候,在家乡已经有莫大的影响力,回乡闲居,等于在徐州凭空竖起一杆旗,徐州知州哪里敢怠慢,这几天上下操办,务求给这位大人一个好印象。

    赵进听得奇怪,心想官在其位的时候,周围的人奉承巴结倒也正常,这致仕回乡,已经是个没位置的闲人,徐州知州好歹也是大州的太尊,怎么也要如此小心逢迎。

    不过赵振堂和何翠花都说的理所当然,赵进也找不到机会插嘴询问。

    这件事说说过去,赵进也没有放在心上,第二天早晨起来,绕着街道跑步的时候看到有人斜靠在墙边,似乎是睡着了。

    天气已经很冷,要跑到第三圈身上才热乎,这人居然就那么睡着了。

    等赵进跑完了回家,父亲赵振堂也已经起来,在院子里挥了一会儿刀,正在那里抚摸猴子。

    这种抚摸并不是爱抚,而是用手指捏着猴子的后脖颈,赵振堂眼睛微闭,动作十分的轻柔,可那只平时胆子很大的猴子却佝偻着在那里,细看那猴子还在微微颤抖。

    “爹,路上有个人在睡觉,这么冷天也亏他睡得着。”赵进随口提了一句,过了一个多月,他越来越适应这个身份,和父母的感情越来越深。

    赵振堂睁开了眼睛,就在这个瞬间,赵进只觉得热腾腾的身体变得冰凉,赵振堂在那里晃晃头,手指离开猴子的脖颈,那猴子如逢大赦,尖叫了声,直接窜进了厢房里。

    “路上有人睡觉?”赵振堂先诧异的反问。,随即眉头皱着站起,嘴里低声骂了几句,大步走出了院子。

    早饭时候赵进才知道原因,何翠花因为自家男人吃饭晚了问了句,赵振堂呸了口说道:“又有个路倒,刚叫人抬出城了,大早晨的真是晦气。”

    “哪一年不是这样,下雪天冷,就有人撑不过去。”何翠花也平淡的说了句。

    赵振堂随口训斥赵进说道:“你知不知道每天这徐州城都有人被冻死饿死,你每天拿着十几块点心去败家,还从不认真打,糟践东西,还愣着干什么,吃饭。”

    说完后,赵振堂夫妇神色平淡的开始吃饭,赵进在那里却被惊呆了,他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路上的那个人不是喝醉睡着了,而是冻死的。

    更让赵进震惊的是父母的神情语气,他们根本不惊讶,想必在他们的心里,这么冷的天气街上冻死人很正常,估计如果没有那位京官致仕,那被冻死的人根本没人理会,赵进对这个时代的残酷认识的更深了一点。

    随着天冷,货场上的少年们又有了变化,尽管不断有外来的人加入,但数量却在变少,这么冷的天气,出门一定要吃饱穿暖,很多人家做不到这一点,来这边的最起码家境殷实。

    石满强和吉香这样比赵家和陈家是不如,可相比于其他人,也算有产业的人家,有棉衣能吃饱。

    再有一种就是刘勇这类,他们未必能吃饱穿暖,可赢一块点心却很关键,有的人自己吃,有的人则是带回家和弟弟妹妹分掉,越是寒冷冬天,吃饱就越关键,家里没钱去买,唯一的途径就是在货场上。

    因为这样的变化,少年们的相斗激烈了,石满强和吉香、孙大雷开始不能每次都进入前八,不过实力终究是实力,陈昇拿第一的时候还是最多。

    十月二十那天,学武的内容终于生了变化,除了扎马步平端木杆之外,又多了手握木杆刺击的项目。

    赵振兴极为严格的要求动作准确,按照赵振兴的话说,只有姿势作对,才能出最大的力量,才能刺准。

    看似简单的动作实际上却很难做到,迈步摆臂,浑身联动,做错一处,就效果大减,因为做错,赵进的挨了无数次的藤条抽打。

    原来赵振兴还担心赵进挨打后不愿意学武,这一个多月过去,教训赵进已经不会留手,真正把赵进当成一个徒弟来看待。

    尽管穿着羊皮袄,可藤条总抽在防护薄弱的地方,赵进疼的咬牙,但都能忍住,他注意到叔父赵振兴在入冬之后,脸色变得很差,咳嗽也加剧了,寒冬对他的身体似乎影响很大。

    赵进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练武闲暇的时候,去这家店铺的仓库和店面乱转,反正已经废弃,没什么影响。

    里面都是些粗重的东西,赵进在里面钻来钻去,等要练武的时候赵振兴就叫他出来。

    小孩子都喜欢探索未知的空间,这店铺仓库店面对外都上锁,安全的很,赵振兴也由着自己侄儿去玩,总比去街面上疯跑的强,但他想不到赵进在里面干什么。

    赵进每次进去都会在店面的柜台那里呆很久,他拿着藏在那里的纸笔,将自己觉得重要的东西记下来。

    他在白纸上用毛笔吃力的画出一个方框,然后正方形的四角画了四个小方框,咬着笔杆沉吟了下,又歪歪扭扭的在大方框里写了“长矛兵”,在小方框里写“火枪兵”。

    当时在病床前读书的那位朋友对军事历史很喜欢,读到高兴的时候,还经常举起书给赵进看图例。

    “..好像是葡萄牙..不对..是西班牙大方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