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大家都在进步
    赵进吃力的写完这几个字,毛笔和硬笔完全不同,如果没有小学时候的教育,能写出字来都很难。

    又拿出一张纸,也亏得这店铺剩下几本账本,要不然去那里淘换纸也是个难题。

    赵进用毛笔画了几条横线,又在边上标注“穿着盔甲的长矛兵”“戟兵”什么的,到最后在下面写到“瑞士方阵”。

    回忆出来的内容很多,比如说炖牛肉的时候放个茶叶包能炖烂的小知识,还有领导喜欢抽上海的大前门这种,这些自然没什么用处,赵进现病床上那段时光,所听到看到的内容帮助最大。

    因为那个时候是朋友在读他自己喜欢的书,所以了解了很多赵进喜好和专业之外的知识。

    这些有关战阵的知识应该很重要,赵进尽管对历史并不怎么懂,可也知道正是在明清时代,西方的军事实力开始过东方,而且他那个朋友还兴致勃勃的说道,即便不用火器,欧洲那几只精锐步兵也强悍无比。

    自己要学武,这等战阵的知识一定要保留好,赵进还注意到一点,不管什么西班牙还是瑞士,这些所谓的精锐步兵都讲究用长矛,这么说的话,自己现在学武学长矛岂不是走对了道路。

    当时那朋友给他看图例的时候,上面也有步兵持矛的动作示例,这些没办法用毛笔画出来,只能找了根钉子在柜台上刻画。

    看着木板上的一个个图案,赵进忍不住想笑,这看起来很像武侠里那些刻在石板上的秘籍。

    除此之外,赵进呆在这空无一人的仓库和店面里觉得很自在,这是他自己的空间,可以随意去想,随意去做,比较有趣的是,木淑兰很不喜欢进去,小姑娘觉得里面阴森森,而且尘土太多很不干净。

    十月二十三那天早晨出来,赵进看到相邻那条街的一个宅院里有许多人进出,好像有人在打扫,还有一辆辆的牛马大车运过来各种用具。

    在饭桌上他听到了原因“这读书人想什么真弄不明白,云龙山那边不去,非要来北关这里住”“他那个身份,去扬州,去江南都能活得舒舒服服,会徐州这破败地方干什么。”

    敢情那宅院就是那位京官老爷要住的,这个消息让赵进的确很意外,他知道徐州城内有民谣“穷南关富北关,当官的都住户部山”。

    徐州城靠着黄河,屡次因为黄河泛滥被淹,所以不容易被淹的就成了好地方,徐州城依云龙山而建,北高南低,城内云龙山一侧就是户部山,所以有这个说法。

    父母闲谈到后来,赵进才明白那位京官老爷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位老爷从小就是北关人,也有些思念故乡的意思。

    从这闲谈中,赵进终于知道这位京官姓王,在徐州没什么近亲,族里人丁并不怎么兴旺。

    十月二十五那天中午,赵进和往常一样,和叔父一起回家吃饭,木淑兰倒是没有跟着,小姑娘在昨天很不情愿的和他讲,说以后每天要学东西,不能经常出来玩了。

    赵进开始觉得很正常,七八岁的女孩也到了学知识的年纪,可细想才觉得不对劲,这时代女孩子无才便是德,相夫教子学家务活才是正常,不过听木淑兰的语气学的又不是这些。

    没了小姑娘在身边,赵进倒是感觉很轻松,每天陪着一个八岁的女孩,而且这女孩很亲近你,对他来说很别扭。

    叔侄两个走到路口的时候,却看到前面已经热闹非凡,外面马车和轿子排成长队,还能看到穿着红边黑衣方帽的衙役在那里盘查巡视,赵进更是看到了自己父亲赵振堂,赵振堂按着腰刀刀柄,挺胸叠肚的站在路口。

    赵进在那里摆手打招呼,赵振堂也注意到自己的家人,连忙挥挥手,示意他们绕路回家。

    看到这些,赵进终于反应过来,那位致仕的京官老爷回来了。

    晚饭时候,有了白天的由头,赵进总算可以询问了,说起来这家人也算街坊邻居,何翠花也很感兴趣,也在那里问个不停。

    王友山,号“望山老人”,在京师的官职是御史,据说是和人争某个官位不成,辞官回乡,王友山的结妻子早去,也没有续弦,有一个儿子,父子两个相依为命。

    赵振堂作为在外面静街值守的衙役,也就知道这些消息了,何翠花慨叹了几句可怜,大凡妇人,总是对这种妻子亡故不纳妾的男人印象不错,还自己挥说道:“这位王老爷一定是清官吧!”

    “头长见识短,你见过清官搬家几百个大箱子,家里丫鬟仆役的使唤人几十个,这份家业靠着俸禄怎么能置办起来。”赵振堂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第二天早起跑步的时候,赵进从这王家门前经过,看到前些日子还破败陈旧的大门已经焕然一新,门前还挑着灯笼,上面写着“王”字。

    可能听到外面的脚步声,门房还打开门向外看了看。

    午饭回来的时候,依旧要绕路,按照赵振堂的话说,不光徐州的,徐州下辖的丰沛萧砀四县的,淮安府、扬州府,甚至凤阳府都有人过来,这面子当真不小,赵振堂很有怨言,因为贵客越多,他们这些差役越忙,他这刽子手没有红差不说,连捞外快的机会都没有了。

    赵进则是惊叹这位“退休京官”的人脉,这样的交游气派,还真是了不起。

    惊叹归惊叹,生活还要继续,中午比武的时候,来的少年又少了几个。

    这次比武赵进在八强战中又一次打倒了吉香,说起来在这些少年中,赵进的力量和技巧提高的最快,但进入决赛的是孙大雷和陈昇,赵进脸上露出莫名的笑容,边上的几个少年都觉得有点奇怪,他们当然想不到赵进想到了“合肥”这个地名。

    陈昇和孙大雷是少年里力量最大的两个,孙大雷因为体重的原因,力量还要胜过,不过并没有胜过太多,力量相差无几,陈昇的度不比那些瘦削的少年差,武技更不用说,大家都以为胜负已经分明。

    没曾想两人相斗,孙大雷慢悠悠的挨了几下抓住机会和陈昇纠缠住,从前陈昇可以迅的摆脱开反攻,没曾想这次却被孙大雷别住了胳膊,陈昇刚要挥拳,孙大雷伸腿去绊,肩膀撞向陈昇。

    这一套组合起来的动作,让陈昇没办法保持住平衡,整个人向后倒下去,落地认输。

    “孙大雷,你学了相扑摔跤?”陈昇从地上坐起,立刻嚷嚷着说道,现在的陈昇已经对胜败比较看得开了。

    孙大雷得意的笑了,边上的少年已经对陈昇的胜利感觉厌倦,一看到平时和气的孙大雷得了第一,顿时轰然叫好。

    喝彩声响起,孙大雷更加兴奋,从前拿到第一还好说,最近大家都在说陈昇不可战胜,恐怕只有赵进才能打赢,自己这场胜利真是有面子。

    得意过后,孙大雷学着赵进平时的做法,上前把陈昇拽了起来。

    今天赵进倒是没有走,他很想看看陈昇和孙大雷之间的打斗,看到结果也小小的吃惊了下,刚要离开,就听到孙大雷豪气干云的说道:“明天我也拿点心过来,总让你和赵进拿东西也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