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偶遇
    如果前些日子,孙大雷这么干赵进肯定会阻止,不过现在却没什么关系了,正好可以分担一下,让自己的目的性不那么强,赵进心中这么想,笑着打了个招呼,转身准备离开。

    转过身却正好看到一男一女送木淑兰过来,那对男女都四十多岁年纪,穿着臃肿的棉衣,气色上好,看着像是城内一般偏上人家,不过这对男女应该不是木淑兰的长辈,因为他们对小姑娘的态度很恭敬,而小姑娘则气势很足,没什么好脸色。

    在赵进印象里,木淑兰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孩,没想到能看到她颐指气使的模样,正愣的时候,木淑兰冲着那两人摆摆手,那对男女躬身陪笑着离开,小姑娘转过了身,木淑兰一看到赵进,脸上立刻浮现出甜甜的微笑,快步跑过来说道:“小进哥哥,这几天学东西真没意思,还是看比武好玩。”

    真是孩子心性,刚感慨一句,赵进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小姑娘每天被父亲接送,看他们一家的穿着打扮和气色,本以为是个中等之家,可看今天这情景,恐怕也不简单,能有仆役的人家怎么也不会太差,再想想自己父亲和叔父的态度,小姑娘那边不简单。

    木淑兰当然不知道短短时间,赵进脑海里转过这么多,她笑嘻嘻的牵住了赵进的手,跟着赵进一起朝练武的地方走去,赵进渐渐习惯这种亲密,小姑娘则觉得无比自然。

    男女授受不亲,男女大防,虽说赵进和木淑兰年纪都很小,可他们俩的亲密还是很扎眼,有新来的少年嬉笑着说道:“小两口,这么漂亮的小媳妇。”

    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他少年恶狠狠的目光堵了回去,赵进在少年们心中的威望很高,大家还都清楚的记得当时刘勇说这句话后,口鼻流血的惨状。

    赵振兴在冬天身体不好,在赵家吃完午饭后一般都去厢房休息,这样中午给赵进的时间宽裕了很多,两个人不用急忙忙的跑回去了。

    小姑娘叽叽喳喳说着闲话,不过让赵进感觉到有趣的是,木淑兰嘴很严,不提这几天到底学什么了,只说自己哭闹恳求,才把一天改为半天。

    正走着,却看到前面两个青衣小帽的中年人陪着一名少年迎面走来,青衣小帽是仆役打扮,这两名仆役穿着很得体的棉袍,脚下居然是皮靴,收拾的很干净,那少年更让赵进多看了几眼,银冠束,宝蓝色的对襟长袍。

    不说别的,单从打扮上就能知道这少年出身不凡,更不要说这少年举手投足间透露的修养和气派,这样的人物赵进这一世未曾看过,也就那一世曾见过几个。

    这少年长相俊美,面红齿白,目若朗星,真心有些画中人的意思。

    贾宝玉?不知为何,赵进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名字,这少年公子的形象和红楼梦影视以及书籍插画的模样颇为类似。

    更难得的是,这位少年尽管修饰精雅,长相俊美,却没有一丝纨绔气和脂粉气,反倒英气逼人,双眼极为有神。

    “小进哥哥,他真漂亮。”木淑兰小声对赵进说道,双方此时正擦身而过,话音虽小,那少年却听到了,转头朝这边瞥了眼,小姑娘顿时羞红了脸,躲在赵进身后不敢出来。

    那少年微笑着点了下头,赵进下意识的回应下,这时代这个年纪的少年能从容淡定和陌生人打交道的也罕见的很。

    “没想到徐州也有这样的人物。”听到少年和家仆的谈话,赵进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是在说自己和木淑兰。

    相比于邋遢不干净的少年,赵进总是很整齐干净,木淑兰更是打扮的很精细,和同龄人不同的是,赵进身上有一股沉稳,木淑兰则是天真烂漫,这两种气质也罕见的很,那少年这么说也不奇怪。

    倒是这句话让赵进放松了些许,这种故作大人的口气说明对方还是个孩子,不管谁面对太完美的存在总有压力。

    “少爷,那地方距离不远,就要快到了。”话音远去,人也走远了。

    赵进和木淑兰一直回头看着,等人走远,小姑娘才好奇的询问:“小进哥哥,这人是谁?”

    “不知道,不像咱们徐州这边的。”赵进回答,他突然想到刚才那几人说的是官话,从未见过,说得又是官话,他有个大概的判断了。

    日子又过了两天,王家门前的客人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更多了,这也不奇怪,这个时代在路上的时间要用天来计算,四周府县的人才刚刚赶到。

    赵进已经不在王家门口的那条路晨跑了,他起床跑步的时候天还没亮,可即便这么早的钟点,那边门前都有人拿着拜帖等候,另一方面,赵进已经决定要加量了,原来早晨所跑的距离可以很轻松的完成,武夫世家的身体果然好,从前虽然虚弱,但加强锻炼,营养跟上,身体提高的也很快。

    今天早上木淑兰没有来,应该是在家学什么,赵振兴过来接了赵进一起过去,学武还是很枯燥,前几天的新项目一旦被大量的重复也就没那么有趣了。

    让赵进感觉到有点诧异的是,自己沉默寡言的叔父赵振兴突然话多了,他在练武的时候,赵振兴就在边上喋喋不休的说话。

    “..岳爷爷说,上阵握得住枪,嘴里有唾沫,那就是好兵,戚少保还说,上阵厮杀,再好的武艺也无用,你人在队中,只有整齐划一,阵型不乱,才能向前杀伤,这都说的没错..”

    “..真要上阵厮杀了,盔甲要弄一身的,记得就算借钱也要买套绸子的小衣,有这套绸缎的小衣,被弓箭射中了,拔箭头的时候就能方便点,丝绸有韧性,运气好了箭头射不穿,拔出来的时候人也少遭罪,要不然就要挖一块肉出来.。。”

    赵进听得很认真,自己叔父所说的都是战阵之上的战例和实用知识,而且这些知识可以和他的回忆相印证,病床前通过朋友读书所了解到的军事知识不少,回忆起来的也不少,但对于毫无基础的赵进来说,大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现在有自己叔父说那些真实的例子,赵进现自己开始理解了。

    枯燥的练武过程中有人给你讲战例和经历,让这个过程变得有趣起来,赵进还现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什么瑞士和西班牙的方阵,什么尼德兰莫里斯王子的军事理念,和戚继光的兵法相似的地方非常多。

    但在听的过程中也不能走神,有几次听得太专注,动作走形,叔父赵振兴的藤条毫不留情的抽了下来,因为讲的太精彩,赵进听得入神,着实被抽中十几下,赵进有点委屈的想,难不成叔父讲述这个就是为了考验自己的注意力。

    赵振兴讲述这些事的中间,剧烈咳嗽了几次,赵进清楚的看到叔父手掌上的血迹,病得很重!

    “叔父你不要紧吗?”现在的赵进已经融合的很彻底,父母就是父母,叔父就是叔父,他们本来都是自己的至亲。

    “没事,从前落下的旧伤,天一冷就这个样子,动作又歪了,不要走神,真要在厮杀场上,你就了账了!”赵振兴回答了几句就吼了起来。

    这也是赵进觉得奇怪的地方,自己叔父突然间就变得严厉起来。

    不过这一上午收获当真不小,赵进心想找个时间要去废弃的店面一趟,把这些有用的东西在柜台上记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