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三十一章 这小子练过
    回到叔父赵振兴那边,因为天冷赵振兴的身体受不了,午休的时间比从前长,这样却给了赵进充裕的时间,让他钻进店面里记录上午说的那些东西。   .

    哈着气磨好了墨,用毛笔歪歪扭扭的记录下文字,赵进站在柜台前,柜台侧面被他刻了不少图案,比如说记忆中长矛兵的姿势,还有些分解动作,拖那一世的福,军事书籍都很详实,翻译的未必好,图例一定齐全。

    刻这些图案的时候,赵进只是怕忘记,可经过上午自己叔父的讲述,这些看着奇怪的动作都有了他的意义,赵进有点理解了。

    这一天的事情赵进都觉得很正常,直到晚上回家才现了不对,赵振堂和何翠花吃饭时闲聊,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赵进这边。

    “练武能有什么出息,你看看王家,爹考中了进士,儿子肯定也是读书种子,将来一路考中。。”

    听到这句话的赵进才反应过来,那京官王家不该是书香门第吗?家中子弟应该读书科举,在这个时代重文轻武,这样的人家对武夫会轻蔑之极,怎么会让家中子弟练武,就算那王公子不是王家的公子,侄子之类的恐怕也不可能,那会被认为有辱门风。

    对这个赵进懒得多想,反正该知道的都会知道,他所想的是,晚上的力量训练也要上量了。

    第二天学武时候,叔父赵振兴督促的依旧严格,但讲述的事例越来越广泛,明显夹杂了很多回忆在其中,说着说着,神色就有些恍惚。

    在讲述中,赵振兴对长矛无比推崇,说大军厮杀,什么刀斧都无用了,只有长矛管用,此外就是火炮和弓箭,被炮子砸中定然会有死伤,被弓箭射中就算不死也没办法打下去,赵进下意识以为自己叔父漏说火枪,大着胆子提了一句,赵振兴立刻表示了轻视“只要遮住眼睛,最倒霉的也就是脸上落个麻子,那玩意有个鸟用,连棉袄都打不透”。

    这个论断听得赵进瞠目结舌,他不知道火枪的厉害,可现代枪械的威力他是知道的,而且记忆中西班牙方阵里的火枪很重要,杀伤力不低,不知道为什么叔父会有这个评价。

    赵进也不认为叔父赵振兴乱说,从各方面都能看出来自己叔父在厮杀场上经历过,而且还经历了很多年。

    第二天中午在比武场上,赵进又看到了王家的公子,和昨天相比,这位少年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短袍,腰间宽皮带,护腕绑腿一个不缺,头用绸带捆住,看到这个样子大家都明白,这位也是要参加比武了。

    这王家公子依旧有仆役跟着,那家仆是个三十多岁年纪的壮汉,在街角远远的看着。

    “第一名,陈昇!”赵进高喊道,下面一阵喝彩,现在大家对这一套也熟了,不像从前那么热血沸腾,倒是那个王家的少年眼神变得有点炽热。

    ”你们这帮小子太差劲了,我弟弟每天吃点心都吃厌了。”陈昇吼了一声,下面人人哄笑,如果从前陈昇这么喊,大家肯定散伙不玩了,现在这么说大家哈哈一笑,少年们参加比武更多的是为了争强好胜,拿到那个第一的名头比什么都管用。

    “大家摸牌子了!”赵进吆喝了声,少年们一拥而上,人多牌子少,总是有人拿不到牌子,陈昇本来想多做几个,赵进却说没必要,能不能挤到跟前本身也是一种较量,拥挤的力气都没有,还比个什么武。

    大家其实都有了经验,提早来尽可能靠近土台是一个法子,靠着身强力壮挤进去是一个法子,不过有一点很关键,就是在土台上说谁是第一名的时候,一定要抢到靠前的位置,不然等摸牌子开始,后面就挤不进去了。

    新来的那位王家少年显然不知道这个规矩,开始不愿意和大家凑在一起,等到拿牌子的时候才现不对。

    让赵进惊讶的是,这王家的这位富贵公子居然挤进来了,拥挤中可没人考虑什么身份地位,没人在乎这人家境,甚至暗自使坏厮打的也有,但这位小公子就这么轻松进来,几个拦他的反倒被他推开,这力气和敏捷当真不差。

    那少年摸牌子的时候,赵进看到他背着一根短棍,心想这可和陈昇差不多,索性提醒了句:“咱们这边空手比武,可不准动器械。”

    少年一愣,微笑着点点头。

    其实今天新来的少年不止一个,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这富贵公子身上了,第七场就是这王家的人开打。

    两人按照规矩进入圈子,昨天这公子打听的很详细,各种规矩不用教也做得差不离。

    还没等动手,赵进笑着说道:“这位是新来的,不知道尊姓大名,从那里过来?”

    “小弟王兆靖,家严讳上右下山,小弟新来,请大家多多照顾。”王兆靖从容的自我介绍,抱拳环绕为礼。

    “家严讳上友下山”这句话对赵进来说拗口的紧,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父亲名叫王友山,就是那个回乡没几天的京官。

    这样的清流文官,儿子居然喜欢学武打架,看这个样子还不是偷跑出来的,家里应该知晓。

    王兆靖的对手颇为壮实,曾经进过几次八强的,看到王兆靖之后还得意的狞笑几声,大家都知道他怎么想,觉得这种娇生惯养的富家子肯定不怎么会打架。

    短棍已经放在一边,王兆靖的短棍和陈昇的不同,陈昇那个有弧度,模仿倭刀的形制,而王兆靖的就是一根笔直的短棍。

    陈宏大喊了一声“开始”,王兆靖的对手直接冲了上去,王兆靖不闪不避,等人到了跟前,朝着右边一闪,右拳猛地砸中了对方的肋部,那少年立刻歪着倒在了地上。

    全场登时安静了下,围观的少年们家境最好的也就是陈昇这种,石满强家里已经算是不错,王兆靖的家境要比他们强出不知道多少,更不必说这极为从容淡定的言谈举止,处处显得不同凡响,让少年们都显得土气。

    有这样的悬殊差距在,加上欺生的心理,很多人都看这个新来的富家公子不顺眼,而且下意识觉得这样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武力很弱,为了一时新鲜来比武,肯定要让他吃个教训,哭着回去。

    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这王兆靖居然一招致胜,大家打了这么久,经验和眼光都是有的,立刻知道了这位富家公子的实力,没想到这么能打。

    今天和往日不同,赵进和陈昇以及其他几位强悍少年的胜利都没什么人关注了,很多人都追着王兆靖的比赛看。

    第二轮里的少年想要和王兆靖扭打在一起,这也是货场少年们总结出的套路,和那些会武的人打,一定要近身抱摔拼力气,对方的武技就没有了施展的空间。

    没曾想拼着挨了两拳,和王兆靖扭打在一起,只看这富家公子沉腰力,身体摆动,抱着他那少年已经被弄的双脚离地,王兆靖口中轻喝,猛地一振,直接把人摔在了地上。

    “。。这小子练过。”陈昇站在赵进身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