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三十三章 今天我要打到最后
    听到赵进的这个问题,赵振兴哑然失笑,摇头说道:“一直觉得你是个小大人,没想到还是个孩子,比武打架那有全胜不败的。   .  ”

    说到这里,赵振兴的神情变得很严肃,用讲道理的口气说道:“能赢就赢,该输就输,打不过就跑,输赢是小事,性命是大事,只要活着,什么都能找补回来。”

    赵进连连点头,等赵振兴说完,他挠着头问道:“我一直不打到最后,如果输了,从前那些举动会被人以为胆小的。”

    赵振兴哈哈笑出声来,自己侄儿这番算计他是知道的,但这么实实在在的说出来却显得很诚恳质朴,赵振兴想了想,却转身走到墙边拿出一根五尺的木杆递给赵进,自己也拿了根差不多长短的,然后说道:“尽你所能攻过来,叔叔称量下你的本事。”

    接过木杆,赵进平端起手,看着自己叔父咳嗽了声,有些担心的问道:“二叔,你的身体能行吗?”

    赵振兴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连带着咳嗽,好不容易稳住了呼吸才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叔叔就算咳出心肺来,也不会被你打伤,上来吧!”

    赵进深吸了口气,沉腰蹬腿,向前冲刺,双臂摆动刺出,赵振兴站在那里不动,手中的短棍一摆一探,直接架开赵进的短棍,刺中赵进手腕,手腕一疼,顿时拿不住落地。

    “再来。”赵进愣了愣,心想这话今天比武的时候自己也喊过。

    连续六次,赵振兴的短棍每一次都用不大的力气刺中赵进的手腕、肩膀甚至胸口,点到为止,但点这一下赵进也没办继续了。

    赵振兴看着灰心丧气的赵进,脸上露出笑容,温和的说道:“你才练了不到两个月,可你的力气和架势都已经不错了,难为你十岁大的孩子,能沉下心去苦学。”

    赵进刚要开口,赵振兴好像知道他心里所想一样,笑着继续说道:“你练的是枪术,悟性高,又下了苦功,几分火候虽然说不上,但对上陈昇的刀术,胜负应该能在五五开。”

    陈昇和王兆靖差不多的实力,要按照自己叔父的说法,自己和这两个最强的差不多,别是哄自己的,二叔疼爱自己,赵进知道的很清楚。

    “二叔,他可是练了好多年,我才练了这么点时间,而且..而且,我们主要是比拳脚。”赵进的言谈举止和同龄人越来越接近。

    赵振兴把手中的木杆放下,点点头继续说道:“单论练的长短,甚至论起力气,连打架的经验,都有比你强的,不过你有一点也是他们比不了的,你能随机应变,不会学了什么就死用什么,但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你有一股气,一股一往无前的勇气,身为武人,这个是根本。”

    说得激动起来,赵振兴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色:“战阵沙场,什么武艺能施展开,你练了十年二十年,吓得手脚哆嗦,也就马上交待,只有有杀心有战心,一往无前,才能留得住。”

    赵振兴弯腰盯着赵进说道:“只要你拿出这股狠劲和勇气,你在比武场上就不会输!”

    赵进深吸了口气,自己叔父这番话让的信心足起来了。

    但让他意外的是,说归说,下午训练自己叔父也没传授什么绝招杀手之类的,还是老样子的项目,依旧容不得一点马虎。

    晚饭时候,已经连续几天心情不好的赵振堂总算有点笑脸,说那京官王老爷人不错,因为这些日子知州衙门忙碌不停,那王老爷今日对知州童大人讲,说地方上太劳烦了,老这么弄也太过招摇。

    既然关键人物都开口了,衙门里上下对这种事也满是怨言,童知州也就见好就收。

    “..听郑户书说,这王老爷才四十多岁年纪,正当年的时候,我还以为以为年纪大了才回徐州..倒是和咱们家一样,就一个儿子,岁数也一般大..”

    这话让赵进也奇怪的很,四十多岁是官场盛年,退休干什么,正想这个,赵振堂又把话题扯到了赵进身上:“王老爷的儿子将来肯定中秀才,中举人,还是去做官,哪像你就知道上街瞎打,每天白白耗费粮食。”

    听这个,赵进忍不住低头笑,心想你肯定不知道这个王家公子今天在货场和我们打的高兴。

    做完力量训练后,赵进简单洗漱就上炕睡觉,几十年的回忆,可太多太杂,沉淀下来的,有用的就不多了,时间越近记忆的越清楚,比如说病床上听朋友读的那些书能记住的就很多。

    真正让赵进无奈和苦笑的是,历史类的东西记住的少,学校里学过,到社会上基本用不上,差不多忘了个干净。

    闭上眼睛回忆,火炕的热气烘上来,回忆变成了胡思乱想,赵进现自己很期待明日的比武,明天总算能打满全场了,在这样的想法中,赵进沉沉睡去。

    第二天晨跑完吃饭的时候,还被何翠花念叨了句“这孩子不知道遇见什么事了,居然高兴成这个样子。”

    上午赵进在练武,赵振兴则拿了一根五尺长的杆子,用砂纸打磨干净,又用小刀在握的地方刻了几条浅凹槽。

    吃过午饭,陈昇兄弟两个来找赵进,临出门前赵振兴抚摸赵进的脑门说道:“不要太在意输赢,如果你从没输过,他们不会和你交朋友的。”

    从家里走到货场,一路上赵进都在想这句话,叔父说的的确有道理,不过眼下的要紧处是先赢。

    今天赵进是拿着短木杆出门,陈昇好奇的询问,赵进没说这短木杆是什么,只是回答:“今天我会打到最后!”

    陈昇不再继续询问,不过一路上都是笑嘻嘻的。

    王兆靖今天来得很早,在他身边放着三层的笼屉,上面用棉套包着,还能看到热气冒出,孙大雷手里拿着个蓝布包袱、

    现在的货场比武,一共四方出奖品,东西越来越多,但规矩始终不变,也就是说,第一名赢到的东西越来越多。

    一切如常,十六强的时候,赵进碰到了孙大雷,如今的孙大雷是最难缠的对手之一,力量大还有技巧,就算陈昇碰到也会吃亏。

    “今天我要打到最后,不会临时走了。”开打前,赵进笑着打了个招呼,因为大家都知道赵进会中途离开,输给他没什么关系,有些心眼多的往往会在和赵进比武的时候故意认输或者留力。

    听赵进这么一说,孙大雷撇撇嘴,深吸了口气,明显认真了。

    开始喊过,赵进躬身就冲了过去,现在大家都知道和孙大雷这胖子战斗不能近战,一定要打完了就跑,刚开始都绕弯躲避。

    赵进却根本不管这个,直接冲到跟前,孙大雷双手张开,胸腹间却露出破绽,赵进当然知道对方这是个套路,如果你更加靠近,他双手搂住直接擒抱摔出去,但赵进依旧上前,对准孙大雷的肚子挥拳打去,一拳两拳..孙大雷的双手已经抓住赵进的肩膀。

    不过接下来孙大雷嘴一咧,松开手,后退几步,双手捂住了肚子,赵进一口气打出十几拳,就算肚子肉厚吃不住疼,眼看着赵进就要追上去继续打,孙大雷连忙认输。

    “打得好,打得好!”边上有女孩高兴的喝彩,转头看,木淑兰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