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三十四章 赵进的第一
    十六强还有一对,就是王兆靖和石满强,战斗结束的很快,王兆靖在石满强的脸上重重拍了下,趁着闭眼,在石满强肋部和大腿上重击,直接把人打倒。

    看到这一幕,赵进摇摇头,他倒不是为这强弱输赢感慨,因为现在比较强的少年太早相遇,打到最后没什么悬念,赵进琢磨明天是不是设立几个种子选手,搞点优先摸牌子或者轮空的规则。

    “三号是谁?”陈宏煞有介事的大喊,赵进举起了手,转头一看,王兆靖微笑着举起了手,没想到双方在八强就能碰上。

    王兆靖的笑容很真挚,他自内心的高兴,因为王兆靖觉得赵进是因为没本事才不打,每次都打过比较简单的前几轮后放弃,显得自己常胜不败。

    还有一点,王兆靖觉得自己才应该是这里的中心和焦点,输给陈昇只是偶然,胜过不难,这件事没放在心上,可自己这样出色的人物来到,这些徐州乡下人居然没怎么重视,只把赵进当成核心,这让他心里很不服气、

    而且还有些藏在心底的原因,王兆靖每次看到赵进和木淑兰在一起就觉得心里不舒服,这样的精灵纯净的女孩子居然对自己不怎么理睬,反倒和不如自己的赵进亲近。

    王兆靖觉得一切“不公正”,在对打自己胜利之后就能够解决。

    “赵兄弟今天也拿了东西过来,我们用器械如何。”王兆靖也看到赵进拿的五尺木杆。

    赵进点点头,边上早有少年讨好的拿了过来,王兆靖又笑着提议说道:“赵兄弟,咱们对打的规矩还是不要把木棍当做兵刃点到为止,就按照这比武的规矩,打倒或者认输结束,怎么样?”

    那种点到为止,货场上很多人根本看不出输赢,但把人打倒在地上或者求饶认输,才能更显出强弱,显出胜利者的气势。

    少年的心思不难猜,即便是比较出色的少年,赵进当然知道王兆靖怎么想的,他今天要打到底,还拿了自己的武器来,也正是因为对方的出现。

    对王兆靖的要求,赵进都干脆的答应,王兆靖的嘴角弧度更大,心想对方果然想不通这里面的关节,自己争取到了最有利的条件。

    昨天陈昇和王兆靖比,双方你来我往的很是精彩,今天难得看到赵进也带了器械来,又要拿着器械比武,少年们顿时围了起来,不过没人敢抢小姑娘的地方,还是让木淑兰呆在最前排。

    王兆靖单手举着短棍,前端指着赵进,身体缓缓拉开,好像弓弦张开,赵进平端木杆,向前踏出一步,身体放低,他能大概判断出王兆靖接下来的动作,对方无论进攻还是防守,一定都有很多变化。

    不过赵进马上就反应过来,管他娘的什么变化,我学的这一套简单无比,无非就是力笔直刺过去。

    “开始!”陈宏大声喊道,话音未落,赵进大踏步向前,双臂摆动前刺,直冲而上!

    王兆靖手中的短棍猛地向外一甩,他想要格挡架开,然后贴近刺击,可这个动作做出之后王兆靖就意识到不对,对方直刺过来,最节省时间,力量最大,又是双臂力,还有奔跑的惯性,自己格挡不开,等反应过来这一点的时候,连闪躲都来不及了。

    胸口被重重戳了下,整个人收不住,直接向后翻倒,重重坐在地上。

    坐在地上的王兆靖张大了嘴,胸口好像被打碎了一样,没办法喘气呼吸,王兆靖心在碰碰狂跳,刚才那短暂的对决他突然感觉到恐惧,细想起来,那瞬间赵进不仅仅是在比武,而是在杀人。

    王兆靖也不知道杀人是什么样子,什么感觉,但在那个瞬间,情不自禁的有这种古怪的感觉。

    按照规矩,王兆靖还不算输,但接下来也不难解决,赵进拿着棍子去戳王兆靖的肩膀,王兆靖这时候能喘过气了,连忙摇手认输。

    认输之后,围观的少年们却没有喝彩,不仅仅是王兆靖一个人感觉到了那种凌烈的杀意,大家未必能觉得这是杀意,却都被吓到了。

    赵进四下看了看,大家才反应过来,轰然叫好,赵进对这喝彩并不在意,在刚才那几下中,他有些明白叔父赵振兴的话语,什么叫沙场上的武技,什么叫一往无前。

    要说巧合总是连在一起,四强摸牌子的时候,赵进对上了陈昇,陈昇已经抑制不住脸上的兴奋之情,问都没问已经把短棍拿在了手上。

    王兆靖脸上有点灰心丧气,不过少年就是少年,捂着胸口也围过来看热闹了。

    “拿家伙打?”赵进问了句,陈昇连忙点头,赵进摇头笑了。

    赵进还是平端木棍,做持矛状态,而陈昇则双手握紧手中的木棍,高举过头。

    两个人一做出对峙的状态,场面就跟着安静了下来,少年们都能懵懂的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肃杀。

    “一个用枪,一个用刀,徐州还真是武风昌盛。”捂着胸口的王兆靖低声念叨。

    等看到双方都准备好了,陈宏才在那里大喊开始,赵进没搞什么后制人,怒吼一声,平端着木杆猛冲了过去。

    赵进冲上,陈昇只是踏出一步,手中短棍劈下,目标不是人,却是赵进手中的木杆,重重的打在木杆前部,赵进手中的杆子顿时歪了,陈昇手中的短棍马上又贴着木杆,朝着赵进的手滑了过去。

    这如果是真刀,直接就把赵进的手斩下,可赵进这时候只记得上前,他杆子被挡住,直接丢了手中的木杆,赤手空拳扑了过去,现在赵进的拳头就是木杆,就是手中“长矛”。

    陈昇的注意力全在赵进的木杆上,没曾想赵进这么凶猛的直接扑上,仓促间手中的短棍来不及收回来,可反应都来不及了,被赵进一拳打中了下巴,身子一歪踉跄几步,又被赵进在大腿上踹了一脚,直接倒在地上。

    “喔”大家情不自禁的倒抽了口凉气,谁也没想到赵进的进攻居然猛成这样。

    赵进在那里大喘了几口气,上前把陈昇拽了起来,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现在已经有力气把陈昇这么大胖子拽起来了。

    “你这么强,为什么早点来打,真过瘾..哎哟!”陈昇倒是打的很过瘾,说了两句,牵动痛处,倒吸了口凉气。

    和赵进在决赛对上的是吉香,吉香好不容易打赢了刘勇,没想到碰上了赵进,吉香先是苦了脸,后来又挠挠头,自暴自弃的说道:“反正打不过,不如试试。”

    围观的少年们都在那里哄笑,现在场中气氛不错,被大家视为最强的赵进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没有输给外来的王兆靖,少年们都觉得很高兴。

    看着两个人都已经准备好,那边陈宏就要喊开始,就在这时,在南边的入口处传来一阵混乱。

    “好狗不挡路,滚一边去!”“小崽子滚开!”

    有人骂骂咧咧过来了,这不是货场里的人,赵进马上就能听出来,转头看过去,南边的少年们都慌不迭的朝两边闪躲,五个年轻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这五个人看起来都是十岁的年纪,穿着不怎么合身的棉衣皮袍,棉衣皮袍都显得很脏,为那个身材瘦高,脑袋不大,看着好像竹竿上插着个窝头,三角眼,嘴唇看着青紫,还叼着一根草茎,流里流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