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三十六章 后怕
    没曾想才走一步,就觉得肋部剧痛,转身一看,一个富家公子模样的少年正在他左边,这混混也气急了,心想老子豁出去和你拼了,就算挨打,也要把你揍一顿,大骂一声,抬手就上,

    没曾想他向前,那少年猛地一闪,还没等他转身,只觉得腋下又是剧痛,这里可是人身要害,整个人抽搐着倒在地上,王兆靖后退一步,得意的把手中短棍转了一圈。

    最后一个混混已经急了,那还顾着打人报复,只想着向外冲,吉香已经拦在他面前,混混骂了句,挥拳就打,吉香没有闪过,被一拳打在肩膀,整个人趔趄了下,可石满强弓着腰冲上,一把抱住这混混的腰,朝着边上一滚,那混混控制不住平衡,吉香跳起来又踹到他腰上,直接把人放倒。

    刚才气势汹汹的五个混混,现在一个站起来的也没有。

    不过人都有个从众的心思,少年们开始的时候不敢,现在打开了则是蜂拥而上,赵进几个冲在前面动手的已经停下,但其他的人已经围了上去,每个混混身边都围着个,在那里用脚猛踩。

    “这是咱们自己的地盘,想要来惹事,要问问我们答应不答应!”赵进大声说道,他话音未落,少年们轰然答应。

    这时候木淑兰跑到赵进的身边,满脸关心的询问说道:“小进哥哥,你没事吧?”

    “赵进,好样的!”还没等赵进回答木淑兰,陈昇大声的夸到,那边王兆靖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赵兄弟慷慨刚烈,让人佩服!”

    孙大雷、刘勇、石满强、吉香几个也围了上来,眼中脸上又有敬佩又有兴奋,赵进冲着大家点点头,抬高了声音喊道:“不要打了,让他们走!”

    冬天人穿得厚实,少年孩童们的力量不太大,但打的时间久了也容易出问题,赵进知道适可而止。

    奈何其他少年正打得高兴,混混来的时候畏缩的人不少,痛打落水狗的时候人人争先,声音嘈杂,赵进的话没几个人听到。

    “赵大哥让你们停手,耳朵都聋了!”还没等赵进再喊,吉香一嗓子吼了出来,他中气足,嗓门大,这么一喊,少年们都听到了,都慢慢停手。

    “放他们走!”赵进又说了一次,这次谁也不敢再动,刚才和混混的战斗里,赵进的勇敢和胜利已经彻底树立了威严。

    货场上的少年们彼此看看,都朝着赵进那边走去,陈昇和王兆靖站在赵进的身后,石满强、吉香和孙大雷站在第三排,刘勇挨着吉香落后半步,其他的少年们自动自觉的站在后面。

    刚才的战斗里,已经按照把大家的强弱分了出来,大家自动自觉的按照这个排序。

    厚棉衣抗打,少年孩童力量不大,没过多久,那五个混混都从地上爬了起来,五个人都满脸青紫,还有三个口鼻流血,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的。

    那三角眼虎哥拿手抹了一把脸,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刚才生了什么,最后晃晃头盯着赵进,恶狠狠的指着赵进说道:“小兔崽子,你..”

    赵进把手中的木杆一顿地,冷声说道:“快滚,不然打死你!”

    木杆一顿地,那虎哥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脚下拌蒜,直接坐在了那里,其余四个混混慌忙上前搀扶,那三角眼虎哥把身边人推开,闷头向外就走,本来这混混站起恶骂,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少年们都有点紧张,没想到对方不敢赢来,直接狼狈走掉,顿时哄笑一片。

    没曾想那虎哥走到街口,又转过身,指着人堆咬牙说道:“兔崽子们,你们先笑着,以为爷爷不知道你们是谁,那个,你不是老烧鸡的儿子吗,爷明天就砸了你家的摊子,那个,老子明天就去给你家铁匠铺添把火,还有你..”

    吉香,石满强、刘勇几个都被点名,赵进听得厌烦,把手里的木杆一举,直接抛了出去,吓得那虎哥不敢再说,带着人向外跑了一段距离,才回头大喊道:“你们给我等着!”

    “鼠辈!”赵进冷笑一声,陈昇和王兆靖也在那里笑,但刚才群情激昂的气氛已经消失,满场只有他们三个在笑,赵进觉得纳闷,回头看过去,却现大多数人神色都很紧张,不少人甚至还很害怕,孙大雷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赵进摇摇头,开口说道:“吉香,咱俩还没打,比吧!”

    吉香满脸愁的摆摆手,回答说道:“赵大哥,我认输,你赢了。”

    以往吉香是明知打不过也要拼的,而且心态很好,总是笑嘻嘻的说“打不赢我也能学到东西。”可今天却很消沉。

    赵进一愣,前后联想,迅反应了过来,那五个混混临走前的威胁起了作用,让这些人担心害怕了。

    混混泼皮麻烦就在这里,他未必多能打,但没有底限,纠缠不休,平民百姓没几个愿意打官司的不说,就算去衙门告状,这些混混滚刀肉一样不怕,平民百姓却没这个功夫和他们耗,而且从古到今,百姓都不愿意打官司,不愿意见官。

    一来二去,这些混混泼皮属于惹不得,惹了就甩不脱的大麻烦。

    刚才大家打的过瘾,但事后冷静下来听了威胁,想到后果,就觉得严重了,少年孩童的年纪都不大,可整日在街面上玩,也见过听过,知道麻烦。

    不过那五个混混,认得吉香,石满强那些人,却不认得赵进、陈昇,想来这几个混混在城南黑虎财神庙,和吉香他们都互相有印象,而赵进他们住在北关的富贵人家孩子则很陌生。

    “谁和他们说的,谁这么混账。”边上的石满强有些气急败坏的大喊道,少年们都在那里低着头,货场这里每日比武有奖品之类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徐州,谁都有说的可能。

    赵进拍了拍石满强的肩膀,劝阻说道:“不要追究这个了。”

    “赵大哥,这..这怎么办?”刘勇在那里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道,他年纪其实比赵进还要大,不过经过刚才之后,叫的无比自然。

    赵进看过去,现刘勇整个人都要哭出来的样子,赵进大概猜到,不过还是问道:“怎么回事?”

    “..他们住的离我家不远,这事回去告诉我娘,我要挨打,可不告诉,他们还要去找我家的麻烦,我怎么办?”刘勇话里带了哭腔。

    平时行事颇为霸道的刘勇居然这个表情,赵进只是想笑,不过还是强忍住,他还注意到,不仅仅刘勇这样,其余的少年孩童也都很害怕担心。

    赵进沉吟了下,抬手大喊道:“各位,今天咱们大伙打跑了那几个泼皮混混,大家都有功劳,来,大家把这些东西分着吃了!”

    赵进几个人拿来的吃食不少,尽管被混混们祸害了些,可剩下的还是能够每人分一个。

    听说有好东西吃,大家兴致总算高了点,围上来一人拿了一个,在那里吃起来,陈昇几个人完全无所谓的样子,赵进走到土台上,高声问道:“大家明天还来吗?”

    很多少年孩童根本无处可去,又不想憋在家里,每天都来到这里,这话问得等于废话,不过今天不同,赵进一开口,下面就有人迟迟疑疑的说道:“赵大哥,明天..明天不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