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这就是乐园
    第二天中午,货场上的少年就全回来了,本来大家害怕那五个泼皮的捣乱纠缠,但听说昨天中午的事情后,这担心也就烟消云散,

    而且还有人听说那五个泼皮还要过来磕头赔罪,就算对比武不感兴趣的,也想过来看看热闹。

    那五个泼皮昨天脸上的肿还没消,额头磕的青,今天还要伤上加伤,但也不能不做,只能咬牙忍着,到最后在少年们的哄笑声中狼狈离开。

    董冰峰来的不早,他身后依旧跟着那两名亲兵,他依旧穿着那身皮甲,武者的装备比谁都要齐整。

    赵进对这位新人很关注,前面两轮,董冰峰的体力和技巧优势太大,都是轻易取胜,第三轮董冰峰对上了吉香,吉香现在已经会不少粗浅的套路,而且打起来野性十足,很是难缠。

    看完这场比武后,赵进不怎么担心了,虽然获胜者是董冰峰,但董冰峰实战经验少,花哨套路太多的问题都暴露了出来。

    八强站,陈昇对董冰峰,既然看到董冰峰拿着棍棒,索性提议双方用器械。

    一看到董冰峰用器械的架势,赵进完全放下心来,他用的不是枪术,而是棍术。

    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棍术学的最快,但成就也有限,而且有天生的短板,不要说对上枪术,连对上刀术都有缺陷,不过赵振兴讲这个的时候也说得明白,这几个说法是泛泛之论,如果下足了功夫,有足够的天赋和悟性,任何一项都会练得很强。

    但世间的天才总是稀少,董冰峰或许杰出,却不是天才。

    或许董冰峰的扮相太有范儿,气势太足,所以陈昇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开始就用上全力。

    战斗在一开始就分出了结果,陈昇滑步迈出,一刀劈下,董冰峰的棒子才做出起手的姿势,仓促反应,被直接劈掉离手,第二下,陈昇的木棍已经停在了他的脖颈上。

    如果真的兵器决胜,刚才董冰峰已经被陈昇斩了。

    董冰峰整个人愣在那里,好像没想到自己会输,眼眶里已经有了眼泪,赵进笑着上去拍了拍,开口说道:“没事没事,咱们这边天天打的,输了一次,明天再来就是。”

    他说完这句话过了一会,董冰峰才反应过来,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一边抹泪,一边点头,满脸委屈伤心的模样。

    这分明是个没受过挫折的孩子,赵进心里下了判断,那边王兆靖已经和石满强开始比武了。

    董冰峰低着头向自己的坐骑走过去,赵进跟在后面,本来输赢自去,可这么多少年,还第一次看到董冰峰这么委屈的,少不得送送。

    让赵进没想到的是,跟着董冰峰来的那两位亲兵脸上居然带着笑容,丝毫不管自家少爷的伤心,居然在那里笑着交谈,而且不时的看过来,看起来分明为董冰峰的失败幸灾乐祸。

    想到昨晚自家长辈所说的那些话,赵进禁不住有点可怜董冰峰,他爹给别人养的亲兵,这些亲兵根本不把这个少爷放在眼里,完全当他是个笑话。

    不过别人家的事情和自己无关,赵进也不想贸然招惹是非,好在那两位亲兵没有太肆无忌惮,看到董冰峰抹着眼泪走过来,还是过来迎接。

    赵进拍拍董冰峰的肩膀后转身,刚走了一步,就听到后面一名亲兵开口说道:“二少爷,小人说的话你信了吗?你跟那个什么名师学的都是花架子,除了好看,一点用处也没有的。”

    “恩,李叔,我回去就让我爹把他赶走。”

    另一名亲兵接口说道:“少爷,真要学武,还要学战阵沙场上的套路,这边和你一样大的里面,最起码有三个是走这个路子的,还有几个未必学过,却朝这条路上靠。”

    “恩,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学的。”

    听到这里,赵进停下脚步,惊讶的回头看了眼,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敢情这两位亲兵是真心为自家少爷好,让他在这里吃个教训,然后交给董冰峰真本事。

    赵进脸上浮现出笑容,所见所闻很温暖人心,以董冰峰的底子和条件,加上那两位亲兵的传授,提高肯定会很快,但和这个货场上的少年相比,董冰峰起步晚了。

    今天的比武十分难得,不仅仅因为多了董冰峰这个武家子弟,还因为决赛是在赵进和陈昇之间进行,这还是他们两个在决赛中的第一次相遇。

    陈昇打败了那个看起来很强的董冰峰,而赵进则在四强中打败了王兆靖。

    第一次两人战斗,赵进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第二次就没那么容易了,王兆靖打的很谨慎,不过赵进有一点强过同龄人,那就是能承受疼痛。

    王兆靖露出一个空档,赵进知道这是空挡,还是猛冲了进去,用的是同归于尽的势头,拼着大腿上挨了一下,却狠狠击中王兆靖的胸口,直接打倒,胜负分明。

    比武之后赵进一瘸一拐,而王兆靖则捂着胸口半天没有起来,如果其他少年被王兆靖击中,会直接跪在地上,赵进能咬牙忍住。

    因为忍痛,所以力也没有收住,赵进上前拽起王兆靖的时候,能看到对方疼的脸色煞白,满头冷汗,在那里大口喘气,尽管他也不好受,可情况比王兆靖好很多。

    规矩是赵进自己定的,他也不能坏掉,所以没有休息和缓解疼痛,马上就和陈昇面对。

    少年们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场中围了起来,后面的人都想朝着里面挤,里面的人收不住脚步不断向前,比武的圈子越来越小,石满强和吉香、刘勇受不了了,在那里大声吆喝着:“不要挤,谁再挤我就动手了!”

    这货场上也是强者为尊,他们几个能打的一喊,总算把秩序维持住了,他们自己都没注意到,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开始认为自己是一个团体,有义务和责任维持。

    挤不进去,大家想别的法子,很多少年都爬上比武场周围的高处,好让自己能看的清楚,看看最强的两个人比斗。

    战斗结束的很快,让很多人觉得期待落空,赵进耍了个花招,他用董冰峰的起手方式进攻,当陈昇做出反应之后,他丢掉武器扑了过去,和第一次胜利一样,用头锤砸出了胜利。

    他也想光明正大的赢,奈何腿上的疼痛一直持续,只能取巧。

    又是一大堆点心堆在赵进的身边,这是第一名的奖品,那些刚来货场的少年都是满脸的羡慕。

    “你们几个拿够自己吃的,石头包一些回去,其余的今天我还要分了。”赵进笑着说道。

    等大家拿完,赵进笑着大声说道:“来来来,大家都过来拿一点吃,又不够的就掰开分。”

    听到这话,少年们又拥挤了过去,在人群中赵进抬高了声音说道:“在咱们这边比武玩耍,不用担心被人欺负,只要你愿意交朋友,愿意出力去打,就能有朋友,就能有好吃的,大家伙和身边的朋友说说,让他们来这里玩,咱们这边一切公平,也没人敢过来捣乱,一切放心。”

    没几个人答应,都在捧着拿到的东西吃,不过赵进这番话却都听进去了。

    货场这边在赵进看起来很简陋,充其量就是个比较干净宽敞的空地,可在徐州城的少年眼里,这里就是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