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四十七章 赞赏
    “三天后贫僧过来拿钱,钱没有,拿你闺女抵账,你家闺女看起来就有佛缘,去云山寺修行几年你也不用还钱了。 ”如宁和尚嘿嘿笑着说道。

    “大师,万万..”一听这话,那掌柜的一听立刻急了,刚要上去恳求,又挨了一脚,顿时蜷缩在那里动弹不得。

    赵进和陈昇兄弟两个看得目瞪口呆,泼皮无赖这么做很正常,没想到和尚也这个样子,而且赵进把这两个和尚和那城南铜头作比较,现那铜头倒还显得善良和气了。

    那店铺里这才又跑出三个人来,其中一个是和木淑兰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哭啼啼的把外面的两人搀扶回店铺里。

    街道上也有其他开门的商铺,不过刚才街上闹事,有几个伙计出门看了眼就缩回去,街上两个行人也转身掉头,根本没人敢管。

    看到这一幕,赵进和陈昇兄弟两个也禁不住加快脚步,不想在这里多呆,走过这条街道后陈昇才小声说道:“怪不得我爹都说云山寺的和尚惹不起。”

    云山寺赵进也听父母提过几次,只是说香火很盛,却没想到云山寺的和尚居然横行霸道到这个地步。

    见识过自己父亲的威风,见过铜头这等江湖人的模样,想想这几个和尚居然肆无忌惮的在徐州城内要账抢人,可想而知这云山寺的实力。

    没来得及多想,货场已经在眼前了,抬眼一看,赵进顿时有点惊讶,货场上的少年人数比昨天差不多多了三分之一。

    安全,有机会吃到精细点心,看到精彩的对打,有机会自己打赢了扬名,还能看到些少见的人物,这样的地方,大家当然愿意来。

    昨天那些少年回家之后都是一传十,十传百,孩童说话本来就会夸张,这里更被夸得天上地下少有,今天来的人当然会多,不过能在这样寒冷天气出门的,家境往往都还可以,要不然身体足够壮实。

    远远的就有人看到了赵进,低声说了句,大家都看过来,等看到赵进身上的竹甲护具之后,顿时轰动起来,几个平常熟悉的都加快脚步朝这边走来。

    “你居然弄了一身盔甲,不对,是竹子的?”

    “从那里做的,多少钱?”

    几个家境好的孩子七嘴八舌的问着,王兆靖虽然没有出声,却站在一边仔细的听,显然自己也想弄一套去。

    赵进注意到,昨天来过的董冰峰也来了,他身上还穿着皮甲,手里拿着木棍那两名亲兵远远的坐在路边,不时的朝这边看几眼。

    别看这董冰峰身上穿着皮甲,可也眼巴巴的看过来,赵进这套竹甲防具虽然简单,却是一套,而且形状和颇为威武,让好武的男孩子一看就非常喜欢。

    赵进也没有到处宣扬,只是和几个亲近的人说了说怎么去做这个竹甲,该去找谁做。

    这套防备防具就是为了器械比武用的,和其他人说了用处也不大,但如果觉得穿着威风那也随他,可穿着这套护具去拳脚肉搏,那可就要吃大亏了。

    “我这条腿还不利索,今天就不参加比武了,我来安排摸牌子吧!”赵进开口说道。

    听他这么说,王兆靖捂着胸口也苦笑着说道:“我现在喘气都觉得疼,今天也不打了。”

    木牌子的罐子和点心现在都放在陈家保管,每天比武都有仆役先送到这边来,一看赵进过来,几个年纪小的孩子已经把这些东西都抬到了土台上。

    赵进刚要喊摸牌子,边上石满强和吉香嘿嘿笑了笑,一人架一边,把赵进双手举起来,刘勇冲着下面大喊说道:“昨天的第一名是赵进!”

    下面少年都知道赵进是这里的核心,更佩服他的作为和强悍,一听这个,都跟着凑趣大喊:“赵进,威武!”

    连续喊了三遍,连坐在远处的董家亲兵都被惊动,还以为这边生了什么事,慌不迭的站起来观看。

    至于新来的董冰峰则满脸羡慕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想的谁都能猜到: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个样子。

    赵进和王兆靖两个强手要休息,等于在八强里空出两个名额,大家的兴致顿时高涨,纷纷表示参加。

    今天在拿牌子的时候就开始拥挤争夺,甚至生了厮打,算是在第一轮之前就进行了预赛。

    董冰峰昨天虽然输了,可拥挤上并不逊色,很快就摸到一个牌子,其他没什么意外的,赵进忙完这个之后,就脱了身上竹甲,找块石头坐下,看着少年们互斗,站在一边的王兆靖也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边上。

    “赵兄弟是哪一年生人?”王兆靖先开口说道。

    赵进稍一盘算,回答说道:“二十八年二月,王兄弟是什么时候?”

    “没想到赵兄弟比我大六个月,以后就称呼赵兄了。”王兆靖笑着接口说道。

    赵进笑着点头说道:“..咱们是好朋友。”

    这话里的结交之意赵进当然能听明白,虽然说对方少年心思,可在这个年纪能知道这么为人做事也很了不起了,而且这位富家公子的态度比最开始已经改变。

    王兆靖刚来到这货场上的时候,处处想要争胜表现,显出与众不同,还有收拢人心的用意,京官人家的子弟,见多了勾心斗角,耳濡目染之下肯定有不少弯弯绕绕的心思,王兆靖做这些,到底是少年的争强好胜还是有别的打算。

    想到这里,赵进自嘲的笑了,这才多大年纪,那有那么多复杂,简单一些就好。

    王兆靖听赵进说出“都是朋友”的话后,顿时开心起来,靠近一点说道:“赵兄真了不起,小弟在京城的都没看到这样的比武,那边和小弟差不多大的各个都无趣的很,不是比较自家长辈的官位高低,就是比较吃穿用度,跟他们在一块,小弟总觉得气闷,跟家父回到这边,虽然家母和姨娘都不欢喜,这里的确处处不如京师,可来到这里,小弟觉得处处新鲜,天地也宽了..”

    听着对方滔滔不绝,赵进能感觉出对方说的是真心话,那种活泼少年在京师的憋闷,来到这边的兴奋,都表达的很明白。

    “..赵兄,你办这个比武是为什么啊?”王兆靖最后问到这个问题。

    赵进看了看对方,少年的脸上只有好奇和天真,赵进笑着回答说道:“我从小没有兄弟,孤孤单单的,想要多交朋友,你看,办了个比武,大家都亲近了不少。”

    王兆靖连连点头,赞同说道:“的确,如果没有这个比武,小弟和赵兄,和陈昇,还有孙大雷、石满强、吉香、刘勇他们,都没机会相识,更不要说在一块打的这么高兴,赵兄真是有才,能想出这个来,小弟从一开始知道这个比武,就觉得不寻常,摸牌子的规矩,奖品的规矩,各个了不起。”

    别看赵进和陈昇仅仅是衙役的孩子,算起来还是贱役,而石满强和吉香等人算是良民,但比起真实的社会地位来,却是天差地远。

    而赵进和陈昇,和王兆靖与董冰峰比起来,那又是差了好多,如果放在平常,家中父母没什么交集,也不会让子女彼此来往。

    但有了这个比武却不同,等于是孩子们自己玩闹,大人们也不好管的太严,约束太多,反倒显得自家小气。

    正因如此,才有少年们彼此争胜的昂然气象,才会让王兆靖这个从京师回来的富贵公子觉得新鲜,觉得活力满满。

    少年的夸奖出自真心,赵进也有点飘飘然,挠头说道:“我也是为了大家玩的高兴,学武有个较量的地方。”

    高兴归高兴,回答还是有自己的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