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四十八章 文贵为何学武
    王兆靖点点头,几天下来,他的不服气已经变成了真心佩服,言语和态度也有了和从前不一样的变化。

    “王兆靖,你家是书香门第,我说句得罪人的话,学武这个对你家来说是下贱事吧,怎么你的武艺这么好?”这是赵进憋了很久的疑问。

    这个时代文人地位无比高崇,而有了功名的文士更了不得,至于中了进士,又在都察院做御史的清流,已经算是文人的第一流了,这样的清贵门第,就算子弟无能也要督促读书,而不是学武,要知道就算总兵一级的头等武将,在文臣眼里也不过是一条狗,有这个对比,进士出身,京官清流的嫡子学武,说是惊世骇俗都不为过。

    而且这几天接触下来,王兆靖可不是那种无能纨绔,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居然就如此坚忍、冷静、聪慧,而且相对于同龄人来说,人情精熟,这样的人读书肯定不是无能。

    其实赵进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也觉得不妥,这不就是暗地里说对方读书天资不够吗?

    以王兆靖的聪慧,当然听出这层意思了,白净的脸庞顿时涨的通红,成年人可能会忍下来,尤其是现在想要交好对方的时候,可这个年纪正是争强好胜,一被人看轻怎么忍得住,当即抬高了声音解释,好在这时候场中比武已经打到了十六强,因为有不少新人打上来,叫好喝彩声连连响起,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

    “家父和家中长辈都说我是读书种子,现在去考院试,肯定能考中秀才,家父还说他当年写文章还不如我现在,说我沉淀几年,中举也不难。”

    看王兆靖说的激动,而且搬出了他父亲和长辈,倒不像是假的,不过赵进对这个时代的科举体系也有大概的了解,府县院试这一关好过,有财有势有人情,弄个秀才功名不难,可到了举人那一关就不容易了,连赵进这种武夫之家都听过“金举人,银进士”的说法,这金银的说法,实际上就是说考中举人和考中进士的难度。

    秀才众多,中举的比例却很小,十几万秀才,一科取千把举人,而举人进行会试然后殿试考取进士、同进士,几千或千把举人取百余甚至几百进士,这个比率相对于秀才考中举人的比例就要高多了。

    而且王兆靖当年在京师,是北直隶,现在回徐州,是南直隶,南北直隶是天下中枢,秀才比其他行省要多很多,江南更是文气鼎盛,多到秀才考乡试还要来一次预选,也就是督学御史主持的考试,过了这一关,才有资格考举人。

    这么低的比例,这么难的考试,居然说能中举,好大的口气,如果被其他人听到,赵进的同龄人大部分听不懂,而成年人则会以为这是哄孩子的言语,不必当真。

    但赵进不这么认为,以王家这样的书香门第,做事都有分寸,把孩子夸的过分,到时候如果没有考中,那可就成了士林里的大笑话,而且王家也不像是哄孩子的人,王兆靖每天下这么大功夫在武技上,凭什么要哄他说能考中举人?这么说,必然有这么说的根据。

    赵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到赵进的反应并不是敷衍,而是相信的样子,王兆靖这才放松了不少,看来他很怕别人说他学武是因为学文不成。

    “其实开始我也觉得奇怪,听家母说,家父小时候是打算让我学文走他的路子的,可进京第三年就改了主意,说让我学武,好多人都觉得奇怪,还有很多和我们家亲近的来劝阻,家父始终坚持,好在,这些年小弟读书和练武都没有耽误,长辈们这才松了口气。”王兆靖详细说道。

    一个文臣,还是进士出身的京官清流,居然起了让自家孩子学武的念头,这还真是奇怪。

    不过赵进还是笑着说了句:“王兆靖你还真是文武双全。”

    “过奖,赵兄过奖了。”文武双全可是这个时代最出色的技能之一,王兆靖听了之后很高兴。

    比武场上董冰峰已经打掉了孙大雷,进入四强,别看他的棍术华而不实,但昨天更多的是轻敌,谨慎起来不那么贸然出招,凭着他的身体和训练,胜利并不难,另一场是陈昇和石满强,陈昇的胜面差不多有八成。

    “赵兄,小弟觉得赵兄沉稳从容,谋略出众,武艺有这么好,小弟冒昧说一句,就算京城那样的地方,咱们这个年纪的人里,赵兄也是少见的。”王兆靖开口夸起赵进。

    赵进哑然失笑,摇头说道:“咱们都在一起玩,这些你就能看出来智谋出众。”

    “恩,这些东西细想想里面都含着道理,小弟回去和家父讲,家父也惊讶的很。”王兆靖的说得很认真。

    场中董冰峰和陈昇在四强里也都胜利,只不过董冰峰被吉香打的很难看,鼻子都出血了。陈昇则没什么事情。

    “赵兄,你有什么志向吗?”王兆靖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此刻赵进的注意力放在比武场上,听到这话下意识的回答说道:“让自己不断的变强,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场中两个人还是用器械,可陈昇的优势还是大,一步就欺到跟前..赵进突然觉得不对,好像身边的人太安静了点,转头一看,现王兆靖满脸震惊和敬佩的看过来,赵进愣了愣,难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赵兄果然心有大志,磨砺自身,要青史留名,了不起!”王兆靖严肃的说道。

    赵进咳嗽了声,他的确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也不怕说出来,可被人如此崇敬的评价总让他觉得很怪。

    “小弟刚来这边的时候,觉得大家都不如我,吃了几次瘪,回去后家父才说,草莽中亦有龙蛇,不能妄自尊大,听到赵兄刚才的话,小弟才彻底信了。”

    “咱们都是自家朋友了,再这么夸我,可就生分了。”赵进笑着拍拍王兆靖的肩膀。

    听着赵进又强调了下“自家朋友”,王兆靖重重的点点头。

    场中爆出一阵喝彩,陈昇用短棍架开董冰峰的长棍之后,直接沉肩把对方撞倒,获得胜利。

    直到这时候,木淑兰也没出现,倒是那五个混混又红肿着脸出现,自抽耳光,磕足了头离开。

    和别人不一样,比武拿第一最多的就是陈昇,他对这些点心并不怎么感兴趣,看到赵进的表现之后,他也想照做,先让自己弟弟拿足了,然后再让几个亲近的拿些,其他的也是分给全场。

    他慷慨的行为让来到这里的少年们很兴奋,董冰峰也跟着拿了两块吃的香甜,赵进大概活动了下腿脚,比昨天感觉好不少,大概明天或者后天就能上场。

    “赵进,我扶你回去,反正顺路。”陈昇开口说道。

    看着王兆靖和赵进在那里谈笑风生,陈昇心里不太舒服,心想赵进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一个新来的搀和什么。

    走路其实还很稳,并不需要搀扶,只不过这冷天不活动,身上很冷,一路闲谈,陈昇说得却是比武:“新来的那个董冰峰实际上很厉害,他就是比武少了,所以不知道怎么打,他那套东西花哨归花哨,可用的谨慎一样很强。”

    “你看到跟着他来的那两个人了吗?那两个应该就是他的师父,看起来应该懂得战阵沙场上的武技。”赵进也把自己观察的告诉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