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五十章 恩威
    今天赵进和王兆靖都下场比武,在开打前,赵进看了看路口,小姑娘还没来这边。

    来到货场上的少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很多年纪小偏弱的孩子一开始就不想下场战斗,却兴致勃勃的在周围找了个高的地方准备看热闹。

    陈昇的弟弟陈宏对这个场面已经熟悉,不用赵进安排,自己就去招揽帮着当裁判的孩子。

    这次的比武让人惊讶非常,孙大雷一路打到了决赛,原因是不用器械的少年打不过他,用器械的那几个强手实在适应不了孙大雷那兵器,大胖子的大力气配上大锤,很多人直接被砸趴下或者顶倒在地上,就连陈昇都是被那巨大的锤子戳到胸口,倒退几步直接摔倒。

    赵进打的也不容易,刺倒了董冰峰,然后将提议空手打的王兆靖摔在地上,这才和孙大雷碰面。

    决赛反倒不难,赵进看到对方的战斗方式后就打定主意游斗,不过他一小不心,也险些被对方的兵器打倒,谁以为孙大雷笨那就要倒霉,只要在他的近战范围之内,孙大雷反应很快。

    不过赵进买了个虚招,让孙大雷动作落空,他趁势蹿向另一边,直接把木杆别在了孙大雷双腿之间,狠狠一摆,孙大雷顿时失去平衡,直接摔倒在地上。

    赵进曾在赵振兴的演示中看到这个动作,这次正好拿来用到,一击成功。

    孙大雷一倒,喝彩声顿时响起,穿着威风铠甲,手持粗大兵器的大胖子孙大雷,在今日比武里的表现好像个怪物,大家都觉得他不可战胜,赵进的胜利就好像武松打虎的胜利一样,大家都心里松了口气,情不自禁的喝彩叫好。

    不等赵进反应,石满强和吉香两个人笑哈哈的冲上来,直接把赵进抬起,他们两个这一动作,陈昇和王兆靖也跟着冲上来,从地上爬起来的孙大雷也不生气,笑着也上来,刘勇也上来,很多孩子们都跟着上来。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赵进抬起来,大喊说道:“赵进,第一名,赵进,威武!”

    人在半空中被颠来颠去,赵进也觉得兴奋,重重的挥了下拳头,不管能不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现在也很值得,自己收获了友谊和朋友兄弟。

    折腾了半天才把赵进放下来,大家嘻嘻哈哈的彼此比较那竹甲护具,赵进也惊叹少年们的创意和想法,自己提出一个框架,他们居然就能走出这么亮眼威风的竹甲。

    正聊得高兴,外面有人喊“那五个杂碎来了”,少年们的都朝着那边看过去,孩童们不知道轻重,看到这五个泼皮每天自己扇耳光磕头,惨的不能再惨,也跟着轻视起来,昨天泼皮磕头的时候,还有人大着胆子丢土块,他们却没想到,平时在街上遇到差不多的泼皮混混,他们都要躲开,或者吓得浑身抖。

    真正有底气的是赵进和陈昇那些人,他们凭着真本事打赢,当然有这个自信。

    原本这五个泼皮惩处自己的时候,赵进瞥一眼就不再理会,这次却拿着包袱包了二十几块点心,向着那五名泼皮走去,其他几名少年一愣,也都站起来跟着走过去。

    现在正在自扇耳光,已经有孩子拿着土块开始砸他们,那五个泼皮似乎有点麻木,他们的脸已经肿的不像样子,有些地方甚至带着点黑色,显然是淤血不消,伤上加伤。

    赵进走到那五个人跟前,后面还有土块丢过来,赵进皱眉回头看了眼,不少人一看他的样子,立刻不敢动手,可也有几个没眼色的还要动手,还没等赵进出声喝止,刘勇却跑了过去,直接两个耳光,大声吼道:“没看到赵大哥在前面吗?”全场立刻安静下来。

    这刘勇倒懂得做事,赵进心里记下,就站在那里冷冷看着面前五个泼皮。

    被赵进冷冷看着,身后又有一些高大少年,那五个本已木然的泼皮不由得惶恐起来,抽打自己的耳光也开始加力,耳光抽完,然后磕头,他们五个的额头也都是伤痕,如果不是天冷,恐怕也要溃烂。

    赵进站在那里还不做声,那三角眼陈二狗终于有点慌了,边磕头边说道:“小的不开眼,得罪了少爷,小的们再也不敢在这徐州城呆着了。”

    等头磕玩,这五个泼皮费力的站起来,他们不太敢看面前的赵进,生怕再触犯了对方。

    “等等!”赵进开口了。

    他这一开口,那五个混混都打了个哆嗦,他们打不过赵进,赵进的父亲更是他们惹不起的,现在心里对赵进害怕的很,这几天吃苦至极,心想接下来这小爷不知道还有什么花样。

    让这五个泼皮没想到的是,赵进从怀里摸出一串铜钱丢在地上,这可是二百文新钱,这样的钱都是富贵人家用来年节赏人封红包的,放在市面上,和那些

    皮钱”“贝钱”等粗制滥造的铜钱比起来,还要更值钱一点,二百文可以当成三百文用。

    “拿去买点药。”赵进说道。

    “小的..不敢..”

    “不要那么多废话,快收起来!赵进猛地抬高了声音,为的那个泼皮身子一颤,连忙拿起了。

    “几天没吃饭了,这些拿去吃了!”这几个泼皮都是很虚弱的样子,说话也中气不足,看着赵进把包着点心的包袱丢在他们面前,五个人木然的脸上顿时露出饥饿的神色。

    过来打小孩子主意的泼皮不会混的太好,估计一得罪了那个程铜头,在整个城南就呆不下去了,好人家的也不会去街面上混,没有生活来源,只能挨饿受苦。

    “多..多谢少爷,多..多谢!”那五个人反应过来,情不自禁的又跪下磕头,磕了个头之后,直接膝行去解开那包袱,五个人就那么拿着大口吃起来。

    吃的太急被噎到,眼泪都出来了,这五个混混如此凄惨,少年们看到了都有点无言,不过他们完全不知道赵进在做什么,都很糊涂。

    二十多块点心让他们风卷残云一般吃完,赵进回头说道:“那些点心按照昨天的规矩分掉,二宏你去分!”

    陈宏喜滋滋的答应了声,其他少年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反倒是跟在赵进身边的那几个没有动,现在点心对他们没有太大吸引了,他们感兴趣的是赵进要干什么。

    本来那五个泼皮吃完就该走掉,可今天到来,不知不觉的已经被赵进镇住,说话办事都要看这个少年的眼色。

    其他人都闹哄哄的去吃点心,赵进这边安静了不少,他走近了点又开口问道:“刚才你们说接下来就要出城,不在这徐州呆了?”

    听到这句话,这五个混混的木然神色终于改变,露出难过的表情,还有人眼泪直接流出来,对这个时代的人,背井离乡只有活不下去才会做。

    “铜头大哥已经了号令,小的们五个明天就要出城,不然就不要活了。”一个混混战战兢兢的说道。

    赵进沉吟了下,开口说道:“你们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