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安排
    那五个混混不知道生了什么,但不敢不听,连忙站起来跟上,后面那几个少年彼此看了眼,也都跟了上来,他们好奇的很,而且知道跟着赵进不会有什么危险,陈昇回头把陈宏喊上后,哥俩才快步追上。

    走出货场的时候赵进又朝着路口看了看,还是没现木淑兰的身影,这已经三天没见到,真是奇怪。

    赵进领着大家没走几步,其他少年就知道这是向城南去了。

    “赵大哥,咱们去干什么?”

    “去了就知道。”

    赵进简短回答一句,少年们虽然迷惑,可也不敢再问。

    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了城南黑虎财神庙那边,上次花了那么久时间,因为路上打招呼寒暄的人太多,这次从城西武安门那边直接走小路过来,其实不远。

    那财神庙门口的摊贩没有了,还有个笼着袖子的年轻人在那里放哨,看到一帮孩子过来禁不住奇怪,可看到那五个混混后,脸色顿时冷下来,高声说道:“二狗,你们几个杂碎怎么还不滚,真等着程大爷把你们丢河里去?”

    听到这话,五个混混哆嗦了下,立刻不敢向前走,赵进却大步走过去,门口放哨的年轻人和上次不是一个人,看到这少年大步走过来而不是平常那样的畏缩,顿时觉得有点奇怪,想要出口的脏话咽了回去,没好气的驱赶说道:“一边玩去,这里不是小孩子呆的地方。”

    “这位大哥,我是赵振堂的儿子赵进,上次和我爹来过一次这边,麻烦大哥进去和铜头大哥说说,说我想见他。”赵进朗声说道。

    “你个小孩子..”那看门的年轻人刚想开骂,一想自己刚才喊的是“程大爷”,这少年说的却是“铜头”,再加上报出自己父亲的名号,在那里琢磨了琢磨,阴沉着脸没有出声,却推门进去了。

    没过多久,听到脚步声响,程铜头大步走了出来,和上次间赵振堂的谄媚不同,此时他倒是威风凛凛,扫了赵进身后一眼,不用回头,赵进就知道那五个泼皮吓得后退,然后这程铜头才看向赵进,先皱了下眉头,然后勉强笑道:“小少爷,这次来什么事啊?”

    言语虽然客气,可谁都能看出他的不耐烦,这位程铜头的面子是给赵振堂,而不是给赵进的。

    一看到这程铜头出来,少年们顿时紧张起来,陈昇握紧了手中的短棍,其他人也差不多的动作,刚才在这黑虎财神庙门前等候的时候,刘勇已经说了这程铜头的事迹,城南这些早知道这位土豪的厉害,而那些家境不错的,这次都是第一次见江湖人,或兴奋或紧张。

    “程叔叔,我想求您一件事。”

    听到“叔叔”两个字,程铜头的笑容变得真诚了些,他生怕赵进不懂事,和他爹一个态度,那样他在手下丢面子,事情不办还为难。

    “小少爷你说,我看能不能办?”即便这样,程铜头也不把话说死。

    赵进回头看了那几个泼皮,转头又说道:“程叔叔,陈二狗他们几个做了错事,已经受到了惩罚,听说程叔叔要赶他们出去,我想他们五个都有家人,如果离开徐州骨肉分割,那就太惨了,所以我想求程叔叔留他们下来。”

    程铜头眉头皱起,心想收拾他们的是你,求我饶过他们的还是你,小孩子做事太随意了,而且惩罚之后再收回来,面子上也过不去,再说如果不下狠手,赵振堂再问起来,真是担待不起。

    想到这里,程铜头咳嗽了声,就要拒绝,赵进又开口说道:“程叔叔,这五个人先前不知道轻重,无法无天,现在知道错了,人肯定变得谨慎,现在让他们留下来,肯定知道感恩戴德,做事也肯定勤快,这样的人程叔叔你用肯定好用,何必赶出去呢?”

    这话说出来,程铜头立刻动心了,他一个城内土豪,手里能用的人手也不多,听到赵进这么分析,顿时觉得可行。

    “请程叔叔放心,我说的就是我爹的意思。”赵进又补充了一句。

    程铜头脸上的虚假神情不见了,颇为迷惑的看着赵进,看了一会才露出笑容,感叹说道:“赵大爷生了个好儿子啊!”

    说完这句后,程铜头脸上恢复了威严,冲着赵进身后的那五个混混说道:“你们五个有福气,小少爷居然给你们求情,那就都留下来吧,好好做事,不然饶不了你们!”

    听到这话,那五个泼皮都呆住了,不仅他们呆住,连身后围观的少年们也都呆住,开始他们无比紧张,还以为这事做不成,没想到赵进坦然自若,侃侃而谈,说到后来,那么威风的一个人居然答应了。

    安静了会,附近有两个人正好走过来,一看这场面又慌忙转身,这动静总算让五个泼皮反应过来,他们直接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说道:“大爷开恩,大爷恩德。”

    “谢我作甚,谢赵家的小少爷才是真的!”程铜头没好气的说了句,那五个混混恍然大悟,想想赵进给他们的几百文钱还有那填肚子的点心,再加上刚才的求情,顿时百感交集,带着哭腔砰砰磕头,嘴里连说:“小少爷大恩,大恩。”

    赵进没顾得上他们,回头笑嘻嘻的对程铜头作揖说道:“多谢程叔叔的宽宏大量,小侄先告辞了。”

    程铜头笑着看赵进,听到这个,稍一沉吟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子,弯腰递给赵进说道:“小少爷,拿去买糖吃。”

    “今天这事,程叔叔已经帮了大忙,怎么好意思让您再破费,小侄告辞。”赵进没有接下银子,笑着继续告辞,转身离开。

    少年们懵懵懂懂的跟着转身,他们只觉得刚才这些事太不可思议,什么时候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可以和成人这么平等的交往。

    程铜头站在门口没有动,看着少年们远去的背影,嘴里低声说道:“不简单,不简单啊!”

    说完这句扫了那几个混混一眼,冷声说道:“你们五个先回家呆着,明天这时候过来找我,给你们安排些事情做。”

    程铜头自己进了院子,守门那位年轻人满脸惊讶的说道:“你们几个倒是有运气,从前连跑腿的都算不上,现在倒是混进来了。”

    这等江湖人手下兄弟也有远近之分,陈二狗这五个混混根本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程铜头手下的手下,算个外围,在外面接着程铜头的名字招摇撞骗,可这一次却是因祸得福,居然混进去了。

    陈二狗那五个人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听到那年轻人的酸话,下意识的朝着赵进离去的方向看去,眼神中充满了感激。

    向外走这段路上,大家都很安静,走出没多远,看到前面有个熟人,却是董冰峰,他和赵进以及货场上的核心圈子不怎么亲近,所以刚才没跟来,没曾想却在这里看到。

    董冰峰和跟着他的两位亲兵都在那里,马匹拴在一边,看到赵进他们过来,董冰峰顿了下,鼓起勇气开口问道:“赵大哥,你们去做什么了,要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