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五十二章 有这样的爹吗?(第
    原来跟过来想要帮忙,有他家那两位骑马的亲卫在,城南的确没什么难事,没想到这武家子还真热心,赵进笑着说道:“已经解决了,不用帮忙,明天和你细说。 ”

    这话里透着亲近,董冰峰的脸上立刻露出笑容,点点头,跑回去上马离开,在马上还和大家挥手告别,他身后那两位亲兵看着董冰峰,满脸都是鼓励爱护的神色。

    本来少年们对新来的董冰峰没什么印象,甚至因为这武家子的做派太招摇,感觉有些反感,可刚才这种热心的表示让大家的印象变得不错,也都纷纷挥手告别。

    董冰峰满脸笑容的离开,大家又沉默的走了一段,陈昇兄弟两个满不在乎的东张西望,孙大雷手里拿着他那把“大锤”不停舞动,显然为中午的名次得意,而石满强、吉香和刘勇三个来自城南的少年则不同,他们看着赵进的眼神都有些敬畏。

    王兆靖到了城南那边的时候反应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他好像被那里的贫苦震撼了,满脸的悲悯神色,看了赵进的表现之后,他则是若有所思,走在路上又满脸疑问。

    走出过彭城书院,街道建筑都变得规整不少,大家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陈昇拿着短棍和孙大雷嘻嘻哈哈的打闹起来,趁着这个机会,王兆靖走到赵进跟前笑着问道:“赵兄,那五个泼皮作恶多端,你为什么还要替他们求情,给他们恩惠,这样的恶徒,不应该赶尽杀绝吗?”

    他这一开口,少年们顿时安静下来,都朝着这边靠近几步,看来好奇有疑问的不仅仅是王兆靖一个。

    赵进停下脚步,笑着反问道:“他们作恶多端?他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王兆靖愕然,其他少年仔细一想,五个泼皮虽然让人讨厌惧怕,但真正做的也就是抢东西吃,说话威胁。

    “每天五十个耳光,五十个响头,已经足够折辱,如果就这么赶出城去,他们几个只能欺负小孩的无能泼皮,头上又有伤,他们几个能活多久?”赵进又反问了一句。

    少年们陷入思索,他们一圈人都安静了,赵进开口继续说道:“为了点小事,就要用几条人命来偿还,这个太狠了,没有必要,既然他们受到惩罚,而且知道做错,那就足够,该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一套套大道理讲的少年们不太能理解,王兆靖倒是能听懂,可明显不认同,赵进笑着继续前行,又开口说道:“一点小事就把他们逼入绝境,如果逼急了向我们或者向我们家人报复怎么办?”

    说完这话之后,王兆靖一震,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其他少年也都理解了这句话,穷寇莫追这个成语他们未必都知道,可兔子急了还咬人这个俗语却都听过。

    如果那几个混混被逼急了,真要做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情,大家还真没有提防的办法。

    想到这里,少年们看着赵进的眼神完全不同,变得敬佩和信服,王兆靖连连说道:“赵兄考虑的真是周全,小弟想的窄了,赵兄这个恩威并施真了不起。”

    耽误了这么多时间,回到赵振兴那边比平常晚了许多,赵振兴的神色很严厉,肃然说道:“练武这件事一时也不能懈怠,你才练了两个月,就这么骄傲自满,以后怎么办?”

    赵进想解释都没机会,结结实实的挨了十下藤条,然后才开始训练,晚上足足加练了一个时辰。

    对这个赵进没有怨言,严师出高徒,二叔这么要求也是为自己好。

    因为练的太晚,赵振堂都过来看了看,他也知道学武不能懈怠,没有打搅训练,一直等赵振兴说结束。

    练完之后,赵振兴脸上才出现笑容,对赵振堂说道:“大哥,小进倒是好性子,能咬牙吃苦。”

    赵振堂不置可否的哼了声,简单收拾了下,三个人一起向家里走去。

    天已经黑了,好在月光皎洁,走路倒也不担心磕绊,不过赵进注意到自己父亲和叔父走得很小心,把自己护在中间。

    这时代谈不上路灯,更没什么光污染之类的,夜间走在外面或者打个灯笼火把,或者靠月光,不然就是漆黑一片,很有些贼人歹徒在夜里出来,防不胜防。

    一路上倒是安静,大家也都知道夜晚不安全,没什么人晚上在外面,快走到自家路口的时候,赵振堂停住了脚步,赵振兴则伸手抓住赵进的肩膀,随时准备向后拽。

    赵进这才看清自家门口那里有人影,还没等这边问话,门口那边先开口了:“赵大哥,是小弟!”

    这个“赵大哥”自然不是叫赵进,声音听着有点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是谁,赵振堂却放松下来,冷声回答说道:“谁和你是兄弟。”

    走到跟前,赵进总算看清门口的人是谁了,居然是木家父女两个,好几天没见到的木淑兰就在边上站着,小脸上怯生生的,一看到赵进顿时高兴,甩开她父亲的手跑过来。

    “小弟要回山东一段时间,事情繁忙,没心思照顾孩子,劳烦赵大哥帮忙照看下这孩子。”木先生依旧那种淡然表情,即便在这里求人帮忙,也不怎么客气。

    赵进听得惊讶,心想说把孩子丢在别人家就丢,而且还在大家最看重的春节前后,这到底是不是亲爹,不过看木先生和木淑兰的长相,也只有父女才会这么相似。

    没等赵振堂回答,木先生又掏出两锭银子,看起来差不多有二十两上下,赵进又吃惊了,平时听父母闲谈,四口人的中等之家一年花用都不到十两,这木先生一下子拿出这么多。

    平时看木淑兰来到这边吃饭,寻常饭菜也吃得很香,穿衣打扮也都平常,还以为家境一般,现在不敢这么想了。

    “赵大哥免不了花费,这些银子还请收下。”木先生声音清越,但表情还是不像求人。

    赵振堂脸色也很漠然,顺手接过银子,点点头就要转身,居然一句话都不想多说,而那木先生也很直接,看到对方点头,扭头也直接走了,居然不和自己女儿打招呼。

    小姑娘木淑兰和赵进几天没见,兴奋的很,拽着赵进的手叽叽喳喳说个没完,赵振堂转头看了这对孩子一眼,摇摇头喊住了那木先生,冷声说道:“你干什么我懒得管,可你也想想你闺女,她什么都不懂,就你这一个亲人..”

    木先生转过身站住,听到赵振堂的话之后,禁不住愣了下,随即微微低头,抬头后说道:“身不由己。”

    说完又是转身,但这次好了点,转身前冲着赵振堂抱拳为礼,看着这木先生消失在街道的黑暗中,赵进忍不住摇头,怎么客气半天也不和自己女儿说句告别的话。

    对自己父亲的冷漠,木淑兰似乎不在意,笑嘻嘻的冲着背影摆摆手,又跟赵进叽叽喳喳的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