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光阴似箭(1)
    经过这件事之后,赵进也变得谨慎异常,他知道自己不比这个时代的人聪明多少,而且身为十岁的孩童,大人会重视你的某些话,但大多数时候还是认为你只是个孩子。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正常,生活没那么多精彩,生活就是这么枯燥无趣,每天都是重复着差不多的事情。

    勤学苦练一个月两个月,锻炼身体几十天,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出来,可继续坚持六个月或一年,效果就体现出来了。

    因为运动量的增大,每天饭量也在增大,赵进的个头长得飞快,过一年之后就要换一身衣服,从前的衣服太小穿不下,惹得何翠花埋怨不停,说练武之后能吃能穿,家里耗费太大。

    与之相应的是力量和度的提高,赵振兴训练的时候不止一次惊讶,说赵进一年练出来的效果赶得上别人一年半甚至更多。

    每天训练的项目虽然总有变化,却依旧枯燥,单纯的马步、刺杀还有力量训练变成了刺杀和套路,甚至和赵振兴的对战。

    套路也是简单的招式组合,刺、抽、劈的动作组合,除了这些之外,赵振兴还经常传授些无关长矛的招式,比如说两人贴近后怎么拔出短兵器,长矛不在手里后,怎么用短兵器杀人,这时挂在墙上的那柄倭人短刀就起了作用。

    武人能精通一门武技已经不容易,什么都会是不可能的,赵振兴传授的短兵器技巧很简单,但赵进却能感觉到很实用,比武致胜可以,杀人也可以。

    用了一年的木杆之后,赵进练武时就开始用正常的长矛,他个子长高归长高,用正常的长矛还是太长,和身体不成比例,直到十五岁的时候才完全合拍。

    除了身体和武技的提高,赵进越来越熟悉这个时代,对周围了解的越来越多。

    对这个时代了解的充分,反而那一世的东西回忆起来更多,彼此印证,把该记录的都记录下来,纸笔已经不那么好搞,但身边有了王兆靖之后,这些东西就很容易了,倒是王兆靖对赵进需要纸笔很惊讶,记录下来的东西依旧存在那个已经半废弃的店铺里。

    木淑兰在赵进家里住到第二年二月,她父亲这么久还没来,惹得大家都担心异常。

    本来没心没肺整天欢笑的小姑娘也开始偷偷的抹眼泪,何翠花倒是大大咧咧的说住一辈子都没关系,私下里赵进却听到何翠花和赵振堂议论,怎么把小姑娘娶进家门,给个名份。

    二月十五,木淑兰的父亲上门来接人了,大家都松了口气,赵进也注意到自己娘亲脸上闪过的失望神色。

    不过从那之后,木家似乎有了点变化,每天接送木淑兰的人不再是那个木先生了,而是两名四十多岁的汉子,这两个汉子气度沉稳,明显是有武功的样子。

    从那开始,木淑兰来货场的时间越来越少,平均两天能出现一次,但经常抽空去看赵进练武,去赵家吃饭。

    小姑娘本来一直布衣,但后来渐渐开始穿着绸缎,金银玉器的饰也经常佩戴,家境似乎飞提高。

    木淑兰随着年岁增长,也有变化,她真是那种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的,越来越妩媚动人,而且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气质,这个气质很古怪,有时候显得柔弱娇媚,有时候则是圣洁冷艳。

    不过这两种状态都是不经意间显露,大部分时间还是老样子,但已经迷的货场上的少年神魂颠倒,王兆靖都情不自禁的念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尽管木淑兰在赵进身边的时候,在大多数时候还是保持老样子,但赵进却注意到小姑娘改变了,木淑兰好像受过什么专门的训练,形体言语举止上都有改变,尽管看着动人,赵进却总觉得做作。

    而且赵进他们一干少年十五岁,木淑兰也十二岁,男孩还好,女孩已经是要呆在家中,不能抛头露面的年纪了,可小姑娘依旧如常。

    赵进偶尔能在街上看到木先生,本来看着有些不同的木先生更加特殊,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中年人变成被众人簇拥,气派十足,徐州城内一些颇有家业的大户都客客气气的打招呼,赵进还注意到,簇拥木先生的人里,最起码有五个是护卫模样的武人。

    好大气派,木家到底是干什么的,赵进追根溯源,现这些改变,好像都源自万历三十八年的腊月到第二年的二月,木先生消失的那段时间一定生了什么。

    何翠花对木淑兰依旧热情,还时不时的夸小姑娘长得跟仙女一样,但再也不提让小姑娘做自家儿媳妇的事情了。

    还有件事很奇怪,尽管木家看着达了的样子,木淑兰还是经常来赵家吃饭。

    陈昇因为练武早,家境好,身材始终比同龄人高壮,也就是赵进锻炼得法才追的差不多,不过孙大雷也是同龄人,比陈昇还要大一圈,这个就纯属特例了。

    双方接触的久了,彼此了解也深,赵进知道,陈昇每日练武的时间不比自己少,这个现让赵进很有紧迫感。

    说来也奇怪,陈昇每天这么练,可那胖却没有减下去半分,只不过影响到陈昇的灵活和迅猛。

    陈昇所用的武器在第三年就开始变成了真正的木刀,在十四岁那年变成了真刀,赵进这才看出单刀并不是倭刀,刀柄长,刀身长,刀背后,吞口大,刀身颇重,赵进终于知道单刀并不是源自倭刀,而是因为像禾苗而得名。

    或许是因为专注武道的原因,陈昇越来越沉稳,举手投足自有一股风范。

    按照王兆靖的说法,陈昇这样的人物,就算在京师都出色的很,赵进还知道,陈家长辈本来有个打算,陈昇祖父希望陈昇去参加科举,考武秀才,中武举人,而陈昇的父亲则希望陈昇继承衙门的差役位置,权衡之下,还是决定留在徐州衙门里做事,等着继承捕快。

    至于陈昇的弟弟陈宏,不知道是不是裁判比赛,分奖品锻炼出来,现在已经跟着家里的账房和掌柜学算盘,学记账,以后准备接管家里的炭厂生意。

    兄弟两个得意洋洋的和少年们说,从前家里人认为他们比武是糟践钱,不干正事,现在说多亏来比武,学到了不少真本事。

    几年下来,徐州城内对王家越来越了解,赵进了解的知识越来越多,两相结合,总算把王兆靖父亲从京城回乡的事情弄清楚了。

    原因还真就是最不可能那个,有官不做,王友山少年科举得志,在仕途上走得也算顺利,王友山出身徐州,这边武风昌盛,文气却衰弱的很,在这样的地方走出去,少了些文人士子的弊病,多了些刚健开阔的气质。

    有这样的心态气质,遇事往往不会党同伐异,而是讲理求真,这讲理二字在官场上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在东林、浙、楚各派党争的朝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