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六十章 观刑
    赵进对行刑杀头也有些了解,知道只有罪大恶极的犯人才会在午时三刻处斩,而且死刑一般都在秋天处决,定罪审决就要杀头的也都是大案恶人,今天这个不知道做了什么恶事,居然有这个待遇。   .

    和往常不一样,今天赵振堂没有摸猴子,直接拿着红布包好的鬼头刀去了刑场,赵进连忙跟上。

    天气依旧寒冷,赵振堂里面已经换了身红布的短褂,外面套着棉袍,他杀得多了,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神色平静如常,边走边和赵进说今天这个犯人。

    这人没什么来历,但却做了灭门的大案,城外林寡妇早年丧夫,他夫家也算徐州的富户,留下来一份不小的产业,还有不满十岁的两儿一女,当时大家传言,不是林寡妇改嫁,就是他夫家分了这份产业。

    没曾想林寡妇一个人操持家业,拉扯孩子们长大,她做生意很有眼光,泇河一开,她就在隅头镇置办了几家店面,家业愈兴旺起来,成了徐州城东数得着的富裕人家。

    就是去年,她家大儿子的亲事定下了,准备今年成亲,城内城外的人都称赞,说这是林寡妇贞烈守节得了好报,官府都已经准备去上报朝廷,建牌坊褒奖。

    但就在这个当口上,林寡妇家半夜遭了贼,她家这些年过得红火,惹得不少人眼红,同村的一个泼皮半夜翻墙进了他家,想要偷窃财物,不知道怎么惊动了林寡妇。

    这泼皮或许在被现的时候狗急跳墙,拿斧子砍死了林寡妇,然后凶性大,将听到动静赶来的大儿子和大女儿也都砍死,平常百姓那里见过这样的血腥场面,过来帮忙的庄客下人都吓软了,被他砍死了两个,快要翻墙逃出去的时候总算被几个有血气的汉子追上打翻,扭送官府。

    谁能想到,好端端的一家人一夜之间就破了,要不是小儿子睡得沉,恐怕也难逃毒手,这小儿子性子很弱,据说现在还不敢让他知道生了什么,至于生意产业只得由林寡妇的夫家长辈管着。

    “市面不行了,这样丧心病狂的案子也跟着多了,这三年砍的脑袋赶得上前面五年的。”赵振堂如此说道。

    杀人越货的案子不少,死了不到十个也算不上什么,但这案子惊动太大,连凤阳和南京那边都知道了。

    徐州知州本就因为留任灰头土脸,出来这个事情更是丢人,也顾不得什么春天生之季不能杀人,直接判了斩立决报了上去,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批复的也快,二月问斩。

    而且因为如今徐州大案频,这次行刑选在彭城书院东边一里的钟楼那边,那里是徐州城的中心交汇之地,要借这个凶犯的脑袋震慑奸邪。

    半路上父子两个分开,赵振堂要去衙门里先去准备,赵进自去。

    刑场周围有不少人在那里等着,贫富贵贱,各色人等都能看到,每个人脸上都颇为兴奋,看着很有些年节的气氛。

    在那里没等多久,听到铜锣敲响,远处的人群猛地骚动起来,能听到衙役和帮手们在那里大喊让开,还能听到有人大骂畜生。

    看热闹的人群向着两边分开,看着衙役们押送着囚车走进刑场,看热闹的闲人拿着东西朝着囚车砸过去,尽管衙役们站得远还是时常被波及到,忍不住指着两边破口大骂。

    木笼里的凶犯头披散,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是血肉模糊,歪着头也不动弹,看不出来是死是活。

    囚车停下,衙役们打开木笼,把带着镣铐的凶犯拖向刑台一座临时搭起的木台。

    围观的人群“呼啦”一下子就拥挤了上去,衙门里的差役对这个场面早就有了准备,手中的大棍皮鞭不分青红皂白的朝着四周打过去,惊叫痛叫纷纷,人群散开了不少。

    因为拥挤,甚至还有人为靠前的位置厮打起来,但如今赵进不管身体还是力量都过常人,轻松挤到了前面去。

    向后驱赶人群的差人明显认得赵进,不少人最近还去赵家拜祭过,看到他的面孔都没有动手,一来二去,赵进就站在了最前排。

    “老赵家那孩子上次看杀头不是差点吓死吗?怎么又来了?”

    “据说这小子现在好身手,城内少年没人是他对手。”

    “杀头这营生多好,老赵当然想要一代代传下去,他儿子年纪不小了,也该跟着看看。”

    “.要是再被惊到。。”

    议论声传进耳中,赵进只当听不见,现在监斩的官员才入场,自己父亲正站在一边等待,趁这个机会,正好四下看看。

    秩序已经稳定下来,在棍棒和皮鞭的驱赶下,人群安静的围着,这么转圈一看,赵进现自己看到了几个熟人,陈昇和王兆靖站在另一边,孙大雷和刘勇在相邻的方向,其他人没有出现。

    大家笑着摆手招呼,大家始终有一份竞争的心思,他们估计把看杀头当成试胆了。

    赵进扫视一圈后又觉得有点不对,围观的人里除了自己的朋友们之外,似乎还有别的熟面孔,可却看不到别的认识人。

    监斩官开始念凶犯的罪状和处置,听着林家的惨案,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这次的确激起了众人的怒火,有人忍不住冲着那凶犯大骂,还有人随手摸起什么砸过去,场面又有些乱。

    差役们又转身开始弹压,赵振堂捧着鬼头刀一步步走上了刑台,赵振堂朝着人群看过去,和前排的赵进眼神对上,微微点头。

    赵进觉得这是自己父亲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来没来,斩在即,人群愈兴奋,赵进感觉身后不断有人推挤,差役们的呼和叫骂都有点压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一直低头跪在台上的凶犯抬起了头,就那么扫视围观的百姓。

    这凶犯五官歪斜,满脸血污,看来在牢里遭罪不少,赵进尽管第一次观刑,但在家也听得多了,这人被斩之前,精神都已经不正常,有的大哭大笑,有的疯狂挣扎,有的指天骂地,有的瘫软崩溃,形形色色都有,都是因为恐惧和求生的所致。

    可木台上这凶犯却不一样,他脸上也有笑容,配合那歪斜五官和血污显得诡异非常,但这笑容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冷。

    半夜潜入寡妇家里,被现后凶性大,将对方砍杀的凶犯,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在赵进的判断里,这人应该害怕的崩溃,或者故作硬气的猖狂大笑,怎么也不应该这么平静。

    看客们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想法,被这平静冰冷的目光一扫,大家居然莫名的感觉到寒意,有人下意识的向后退步。

    场面居然安静了,因为这五官歪斜、满脸血污的凶犯抬头而安静了。

    不仅仅是下面的百姓,连坐在边上的监斩官也有些呆愣,咽了口吐沫才反应过来,急忙把手中的的签子丢在地上,大喊道:“时辰已倒,斩!”

    听到这个“斩”字,那凶犯浑身一颤,强自抬起头来,张开嘴想要说什么,正在此刻,刀光一闪,赵振堂一刀斩!

    手起刀落,身分离,凶犯的脑袋从木台上滚到了地上,鲜血从断口中喷洒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