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六十三章 且忍片刻
    赵进跑出去之后突然想到,这两个人的模样分明是熬了一夜冷了一夜,不知道做什么勾当,一圈快要跑完,回到原地的时候,居然又看到了这两个人。

    这两人也没想到赵进会跑回来,恶狠狠瞪了赵进一眼后,转身走了,赵进一愣,随即醒悟,这两个人是盯了自家一夜。

    什么人居然来盯赵家,赵进心中奇怪,但他没有急忙回去报信,反倒不动声色的继续跑圈,结果这次在稍远的地方又看到了那两人,那两个年轻人估计到这个时候也弄明白赵进是在转圈跑了,急忙离开这边。

    自家有什么好盯着的,赵进百思不得其解,吃早饭之前,却把自己看到的小声对赵振堂说了。

    听到赵进所说,赵振堂也颇为惊讶,直接大步走出门看了看,回来后沉声说道:“别和你娘讲,我今天就找人过来看看。”

    赵进之所以单独告诉赵振堂,也是怕吓到自己的娘亲,当下点点头。

    吃过早饭,木淑兰也不急着回去,反倒笑嘻嘻的跟着赵进一起去练武,走出门赵进才想到护腕已经开裂,要换个新的,让小姑娘在门口等下。

    没曾想进屋的时候听到父母聊天,何翠花忧心忡忡的说道:“小兰这闺女要是这么下去,怎么放心拿来当儿媳妇。”

    “当初就跟你说别瞎想,太不靠谱,不过孩子这才多大,你操这个没用的心干什么?”赵振堂明显不耐烦。

    “还不操心,你们衙门里老张不是去年才给他儿子..”

    看着赵进走进来,两口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赵进出门的时候咧咧嘴,心想这年头结婚还真是早,自己长得和成人差不多身高,可才十五岁,家里人居然已经考虑成家的事情了。

    他和木淑兰边走边聊,很快走出了门前这条街道,转过路口,就到那条“商业街”,尽管现在街道两侧的铺面大都停业,而且赵进出门早,那两家营业的杂货铺现在也还没有开业,街道上冷冷清清。

    在昨天如难和尚所看的那家店铺门前坐着两个人,这么早,这么冷,那有人会坐在这里,而且看这两个人穿棉袍,气色还过得去,也不是逃春荒的流民。

    赵进一拐上这条路就注意到这两个奇怪的人,没曾想那两个人看到赵进这一对也兴奋起来,坐在那里的两人彼此使了个眼色,然后装作若无其事。

    怎么回事?赵进眉头皱了下,但他身边的木淑兰却没看出什么异样,说得很高兴。

    那两个人坐在店铺门前一直没动,赵进走过那边的时候直接看了过去,他想看看这两人到底有什么不对。

    没曾想他看过去,对方却没有看向他,赵进马上反应过来,这两人在盯着木淑兰看。

    赵进扯了下女孩,用身体挡住木淑兰,示意她加快脚步,小姑娘尽管还没反应过来,但对赵进是下意识的听从,一起加快了脚步,回头看,那两个人已经站起跟了上来。

    早上门前那两个人,现在守在这里的两个人,莫名其妙就被人跟上了,而且盯上的还是木淑兰。

    唯一能想到的由头就是昨天回家的时候,在这条路上和如难和尚那队人相遇,然后那些人肆无忌惮的盯着木淑兰。

    虽说强抢美女这等事在评书话本里经常看到,可实际上却极少,真要动手强抢,平民百姓会去衙门里大闹告状,官吏就算想要偏袒也要考虑百姓和士绅们的风评,至于木淑兰这种中上人家的女儿更没人敢明着动手,谁都要考虑下木淑兰的长辈和背景。

    常理如此,可昨天见到,今天就派人过来跟着窥伺跟踪,那帮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

    赵进和木淑兰一阵快走,开门进了赵振兴的院子,又在里面用架上门闩,从屋子里拿出长矛后才松了口气。

    站在院子里,赵进手持长矛愣了会,忍不住哈哈笑出声,边上的木淑兰莫名其妙的询问道:“小进哥哥,你笑什么?”

    “咱们办了个糊涂事,路上遇到就应该直接回家,我和我爹一起把他们抓起来,现在来到这边,反倒孤立无援了。”赵进笑着说道。

    “我今天就去找我爹,把这几个坏人抓起来。”木淑兰居然不怎么害怕,在那里恨恨的说道。

    赵进说刚才那番话也是打趣,他手里拿着长矛心思也安定不少,不过小姑娘恶狠狠的话却让他有了兴趣,笑着开口问道:“你家又不是官府,怎么还能抓人。”

    听到这个问题,小姑娘却有点为难,低声说道:“小进哥哥,我爹不让我和外人说家里的事情,不说行吗?”

    “不方便说就不用说,小事!”赵进笑着说了句,谁都有自己的秘密,没必要追问。

    上午在院子里赵进练了大半个时辰就停下,开始整理武器,按照叔父赵振兴传授的法子把矛尖进行打磨,看看矛杆和矛尖连接有没有松动,还把那把短刀别在了腰间。

    赵进练武的时间虽然短,但在院子里呆的时间却比平常要长,到了中午时分,木淑兰忍不住说道:“小进哥哥,我饿了,咱们回去吃饭吧!”

    “再忍忍,等下我领你出去,你不要出声,跟着我走就行了,或者回家,或者直接去货场那边吃点心。”看到赵进说的很严肃,木淑兰立刻不再说话,只在那里点点头。

    小姑娘很少看到赵进这个神情,下意识的不敢撒娇了。

    赵进看着天色默算时间,差不多等到平时自己午饭吃饭去往货场的时候,这才拿着长矛,领着木淑兰走出了院子。

    一出院子,就看到路口有两个人站了起来,赫然是早晨一直跟着那两个。

    他们也看到赵进手里拿着长矛,也不敢跟得太近,但也不放弃,始终远远的吊着。

    木淑兰不住回头看,俏脸寒霜已经怒极,边走边咬牙切齿的说道:“瞎了眼的杀才,居然打我的主意。”

    赵进瞥了身边的小姑娘一眼,脚步不停,心里却在想木淑兰在自己和父母跟前乖巧可爱,可在她自家那边已经是个大小姐的气派了,不过这也不奇怪,木先生如今一方大豪的模样,女儿自然也要水涨船高。

    提醒了一句不要频繁回头,赵进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