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设伏
    就这么走到货场,这边人来的已经不少,如今的货场上人比几年前多了一倍,不过赵进的同龄人也就是二十多个,都是家境不错而且一直学武的,在这货场上的比试对他们来说是难得的实战经历,其他的人或者忙于生计,或者已经不在徐州,和大家关系好的偶尔来这边看看。

    其余的人都是和赵进他们当年一样,十岁左右的少年,帮不了家里的忙,又不能在家里老实憋着的,徐州城的父母们都知道,城西货场这边有能人罩着,孩子在这里玩不担心学坏,也不用怕拐子,有的人甚至主动送孩子来这边。

    过来这里的少年们每天也假模假式的比武,他们不过图个热闹好玩,每次赵进他们比试演武的时候,这些少年们就欢天喜地的围观。

    小孩子最需要英雄,这里的孩童们都把赵进几个看成英雄,如果能给他们办事,都当成了不得的荣耀。

    陈昇他们几个已经到了,看见赵进来到,都站起来走近,陈昇满脸纳闷的说道:“你今天怎么不在家,我和兆靖过去后没见到你,你娘很担心。”

    还没等赵进回答,陈昇又开口问木淑兰说道:“小兰怎么了,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大家玩的久了,关系都很近,木淑兰和陈宏年纪一样,陈昇一直把她看成自己的妹妹。

    小姑娘还没回答,赵进回头看了眼,跟踪的两个人正在货场东边的那个路口呆着,不时的朝这边张望,赵进转过头沉声说道:”东边路口那里有两个穿棉袄的坐在一起,他两个从早晨起来就一直跟着我们,刘勇,你领着几个人从另外一边绕过去,把他俩抓住!”

    “不要看那边,免得吓跑了!”赵进低喝一声,陈昇听了他的话,都好奇的向那边张望,对赵进的安排,刘勇倒没什么迟疑,这几年时间,大家习惯了听赵进安排。

    刘勇也是带着几个小弟兄过来的,招呼一声,几个人从西边的路口离开了货场,不过这片区域四通八达,直接就可以绕过去。

    “难得看你带着长矛过来。”陈昇看着赵进说了句,赵进笑着回答说道:“我也没想到徐州地面上这么乱,我要不带兵器,小兰恐怕直接就被抢了。”

    陈昇脸色猛地冷下来,手边的长刀抽出半截,重重放了回去,低声说道:“等下抓到了,朝着死里打。”

    听到赵进的话,不光陈昇大怒,王兆靖、孙大雷所有人都怒了,木淑兰虽然不参加比武,可这些年相处下来,友谊深重,居然有人这么肆无忌惮的,当真不知死活。

    一直盯着那边看的石满强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小勇他们过去了!”

    刘勇个子一直不高,所以被叫做“小勇”,听到这个,赵进直接转过身,看着刘勇他们几个笑嘻嘻的朝这边走来。

    路边坐着的那两个年轻人根本没觉出什么,还在那里盯着这边看,边看边低声议论。

    刘勇他们几个嘻嘻哈哈走到跟前,猛地转身,朝着那两个人扑过去,他们虽然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但力气已经不小,动的又是突然,那两个人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上。

    “小崽子,你们..”倒在地上还要挣扎叫骂,赵进他们已经赶过来了,到跟前没有多说,直接狠狠一脚踹了下去,顿时身体蜷缩成了虾米,疼的叫不出声了。

    “先打一顿,别打死了!”赵进开口说道。

    本就摩拳擦掌的一帮人顿时围上去拳打脚踢,王兆靖本来手一直放在佩剑的剑柄上,到这时才放下,他没有凑上去动手,反倒笑着说道:“赵兄是把人引到这里,来个一网打尽?”

    如今的王兆靖愈的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风流潇洒的气质,赵进笑着点点头。

    他一个人手持长矛当然不怕那两个跟踪的人动手,他一个人追上去也能抓住,可难免让另外一个跑了。

    那边两个跟踪的人已经被打的连连求饶,不过大家难得有个放手打人的机会,谁也不会停手,打的那两个人连求饶的声音都不出了。

    “停手,你们几个把人赶一赶,不要让他们凑过来看热闹。”赵进开口说道。

    看着这边打人,很多孩童都停了玩闹过来围观,石满强几个过去大声驱散,他们立刻就散开,各自聚成一堆,尽管还在偷偷的看,却不敢围过来。

    赵进走到跟前,那两个人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脸上却有愤怒的神情,被一帮年纪小的偷袭抓住,虽然吃了亏,可总觉得不服气。

    “你们跟着我们干什么?”赵进开口问道。

    “谁说我们跟着你,大道这么宽,难不成不让走路,这是你.。。”两个人都爬不起来,却在那里嘴硬。

    话说了一半,忽的一声,他们两个觉得头顶一凉,伸手摸了摸,现头顶的帽子和头突然没了,好像脑门突然被剃刀刮过,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角闪光,却看到一个壮实微胖的年轻人手里拿着长刀,刀背上还沾着头。

    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刚才被人一刀砍掉了头和帽子,这要偏一点,半个脑袋就没了。

    两个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赵进冷声再问了一遍:“你们跟着我干什么?谁派你们来的?”

    “我.。。小的们得了吩咐,要看看那位小姐是谁家的,要知道那位小姐的住处.。。我们是云山行的。”两个人不敢再有隐瞒,竹筒倒豆子一样交待出来。

    “云山行?”赵进眉头一皱,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知道这个地方,是云山寺开在徐州城的产业,生意不怎么兴隆,不过却是云山寺在城内的代言人,去官府活动,接待各方来客都是这云山行出面。

    他这里一沉吟,地上躺着那两个人还以为对方听到这个名头害怕,一人瞪眼说道:“知道我们是给佛爷办事的,还不快把我们扶起.。。”

    这次话又说了半截,就被赵进一脚踹回去,嘴唇都直接出血了。

    云山行,云山寺,再想想昨天看到的那个如难和尚,赵进把来龙去脉想通了,围着这里的少年们神态各异,王兆靖表情淡然,陈昇眉头皱起来,其他人都有些忌惮的神色。

    还没等他说话,边上刘勇拽拽他的衣角,小声说道:“赵大哥,我听人讲,云山寺的方丈喜欢年纪小的女孩。”

    恶心,还真是盯上了木淑兰,赵进一阵烦躁,他马上做出了决定:“大家伙帮个忙,咱们报官。”

    众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上去又是拳打脚踢,把两个人折腾得站起来,带着他们去往知州衙门。

    二十几个人围着,虽然都是十四五岁上下的半大少年,可这两个人根本跑不了。

    只不过一听去衙门,这两个跟踪的人非但不怕,反倒有点嚣张,在那里念念叨叨的说道:“劝你们别多事,早把我们放了,就算进了衙门里,我们东家一张片子也能把人保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