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朋友们自己的地方
    “你要是愿意,就来这边练,反正这里就我一个人,不过中午比武的时候咱们还是去货场那边。 ”赵进笑着说道。

    “好啊,货场那边热闹,不过练武的时候就要清净点才好!”陈昇眼睛立刻就亮了。

    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凑在一起往往沉不下心,说笑闲谈耗费大量的时间,本来赵进也有这样的担心,没曾想陈昇一旦开始练刀,整个人都变得沉静,院子里只能听到长矛刺出和单刀劈砍的呼啸,这样的气氛反倒彼此促进。

    中午两人散了,赵进没急着回去,先去店铺里把东西确认藏好,如今已经不是塞在柜台的角落,而是掏空了地面几块砖,把记录装在箱子里放进去,赵进知道这些记忆和思路的重要,每天早晚都要看一遍。

    午饭后去货场,大家痛快打了一场,这次王兆靖拿了第一,他的剑术和陈昇的单刀用法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冲锋刺杀的动作不少,他和赵进比武,赵进如果出现空门被他冲进来,往往就有麻烦。

    比试完毕,大家分了点心,然后各自回家,陈昇带着刀跟赵进则是一路,赵进走出货场的时候还来回张望,今天木淑兰没有出现,有了昨天那件事之后,家里应该不会放她出门了。

    赵进和陈昇没走出多远,听着身后脚步声响,回头看却是王兆靖追了上来,王兆靖对陈昇笑了笑,凑到赵进身边低声说道:“赵兄,不是小弟不愿意帮忙,如果家父出面,事情就大了,昨天那件事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请赵兄体谅。”

    话说的赵进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昨天那件事,如果王兆靖的父亲出面,肯定解决的更加彻底,但王兆靖从头到尾都没提这个,赵进根本没有在意,没曾想对方先提起。

    “王兄弟多虑了,事情已经解决,令尊若是出面,恐怕知州那边都坐不住,那就闹大了,没那个必要。”赵进笑着说道。

    听到赵进这么说,王兆靖也松了口气,他很看重和赵进的交情,生怕双方误会。

    说得明白,王兆靖就要告辞回返,看到赵进和陈昇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顺口问道:“两位这是去做什么?”

    想到刚才双方的交谈,王兆靖很是交心实在,赵进笑着说道:“我二叔那边清净,我们两个在那里练武,王兄弟一起去吧!”

    王兆靖一愣,随即笑着答应,在他看来,这是双方关系拉近的象征。

    第二天,孙大雷加入了进来,第三天,董冰峰和石满强也加入了,等到了三月,货场上赵进那个小圈子的人都来过这个宅院,那几个有钱有闲的人更是每天都在这边练武。

    大家都有师傅,不过该学的套路都学得差不多,剩下的就是每天苦练,赵进二叔家这个宅院正好符合他们的要求,白天练武,闲暇时候还有个休息的地方。

    陈家、王家和孙家都安排人过来看了,然后派人把宅院和房屋大概整修了下,地面更加平整,石满强专门给这院子做了练武的器械,孙家买了武器架子和兵器,王家派人把屋子里收拾了下,各项家具置办全,吃饭睡觉都能在这里解决。

    几家家长对子弟们在这里聚会比在货场支持的多,赵进他们也需要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

    渐渐的,货场上那二十几个一直在玩的都来过这边,吉香和刘勇就不必说了,大家就算不能常在这边训练,能经常露个面,喝茶聊聊天也很快活,连已经不太跟着陈昇出现的陈宏也愿意过来。

    有的家中长辈索性说你们如果不愿意中午回来,家里直接安排送饭过去。

    但赵进却说这里毕竟不是各位的家,练武聚会归练武聚会,还要回家吃饭,多和家人们聚聚,他说的这些话被朋友们传回家中,各家长辈对赵进更高看了不少,觉得这孩子懂分寸有出息。

    其实赵进要限制朋友们在这里的时间,他必须要有空隙来增删阅读那份记录。

    这些天过得很快活,大家都觉得比在货场上自在,如果不是赵进坚持要去货场比武,大家都觉得在这里就可以做个比武场,因为这片也是商铺区域,冷冷清清,白天街道上都不见什么人的,在街道上打根本不会有人打搅。

    唯一让赵进觉得意外的是,木淑兰自从那次回家之后,半个多月没有出现了,关于那云山行的消息倒是经常听说,什么云山行把那两个跟踪的伙计开革出去,然后那两个伙计的尸体被现在城外的破庙里。

    听到这个消息,赵进心里冷,他知道这是木淑兰长辈的报复,只是没想到居然杀人放火如此酷烈。

    赵进也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家父母根本不愿意和木淑兰长辈扯上一点关系,女孩是女孩,只当木淑兰的家人不存在,再想想从前那几次打交道的经历,连何翠花都不愿意和木先生多说话,实在看不下去了才说几句。

    难道是什么大江湖帮派的人?又或者是东厂锦衣卫的密探番子?越不让知道,赵进就越好奇,这期间几次想要打听都被训斥,让他更加好奇了。

    赵进找了个机会问了下一起练武的同伴,没曾想他们都不知道木先生这个人,还有人反问:“不是赵大哥你家邻居吗?”,赵进一想,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和木淑兰家打交道的机会,平时小姑娘整天和自己在一起,有外人询问就说是邻居,大家想当然的这么以为。

    而且自己注意木先生,是因为自己关注的事情多,对细节很在意,其他人各有各的生活,哪里会注意到这个。

    赵进很快就把注意力重新投在练武上,大家在一起训练有个好处,那就是很容易现自己的不足,赵进觉得自己的枪术还是不够简洁,如果只练好刺杀这一门,尽可能的快,尽可能的直接,杀伤力恐怕还会更强。

    之所以有这个感悟,是因为王兆靖在间隙闲谈时候说的几句话:“我师傅说,从前剑法花哨繁复,光是起手的姿势就有百余种,练都练不过来,可二百年传承下来,起手姿势只剩下六种,出手第一下的动作只剩下三种,没什么别的原因,杀人伤人务求简单有效,而不是好看,所以不实用的都被人废弃了。”

    王兆靖的师傅是在京城请的名师,出身禁军,在剑技上有专精,王家诚心聘请,银钱给的足,而且王兆靖有天赋肯苦练,这师傅也肯教授真本事,而且有希望王兆靖传承光大的意思,所以这番话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内涵真意。

    今年正月过后,王兆靖的师傅就北上返乡,说没什么可教的,希望王兆靖自己苦练不停。

    这番话赵进听了后特意记在了记录本上,别看王兆靖使得是长剑,可招式中刺杀的比重很大,长矛可以借鉴的东西不少,刺杀这个动作是长兵最基本最有杀伤的招式,就算长戟那种兼有劈砍砸挂的兵器,主要动作还是刺击。

    赵进觉得自己二叔对自己不会藏私,肯定倾囊传授,自己应该都学到了,但不能满足于简单的重复,要借鉴思考,争取提高和突破。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每天赵进都在加练,回家也比平常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