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一夜
    赵振堂看到尸体之后,反而长吐了口气,静默一会回头说道:“事已至此,劳烦诸位派一人回去和府上打个招呼,其余的留下做个见证,明天一早就去衙门里报官。 ”

    护院们虽然都是精壮汉子,可突然看到死人,也都有点心惊,听到这个安排倒是没有异议,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

    赵振堂安排完这几个人,转向赵进说道:“小进,你回去休息..还是留下来等到天亮吧!”

    说了一半就觉得让赵进在深夜回去不安全,临时改了主意,说完这些,赵振堂直接坐在一张椅子上,带着些疲惫的说道:“干他这个的,早晚都有这一天。”

    尽管开着门,可里面并不冷,炉子里还生着火,这木先生应该有人伺候,但人一死,其他人全都不见实在古怪。

    关上门,朝着炉子里添柴火,又把书房的门关上,几个人闷坐在那里,没多久,王家的几个护院就在那里打起了瞌睡,赵进眼皮也在打架,不过一想尸体就在隔壁,总觉得身上凉,也就睡不着了,赵振堂坐在正堂的椅子上闭着眼睛,除了炉子里柴火燃烧的噼啪声,再也没有别的动静。

    就这么安静沉默到了天亮,赵振堂掏出二两银子递给护院中的一人,客气的说道:“昨晚辛苦各位,劳烦再守半个时辰,我这就去衙门报案叫人过来。”

    王家的护院们推让几下,就笑眯眯的收了,赵振堂把赵进叫到院子里,低声叮嘱说道:“你留在这里看好了,别让他们乱翻乱动,他家值钱的东西应该不少。”

    赵进点头答应,赵振堂拎着刀转身就要出门,赵进犹豫了下,开口叫住自己的父亲,同样低声说道:“爹,你认识这木先生,他是那个什么教的,爹你要去报官,将来会不会有牵扯?”

    听到他这话,赵振堂禁不住一愣,然后笑着拍了拍赵进的肩膀,沉声说道:“小进你长大了,居然能考虑的这么周全。”

    “你也不用担心,他木吾生当初流落到客栈里,交不出房钱,婆娘病死,逼得他要去卖掉小兰,你爹我看不过拉了一把,还把咱们家城南的老屋子借给他住,这么扯上的关系,别的没什么。”赵振堂解释几句宽了赵进的心,又拍了拍肩膀,这才走了。

    没曾想还有这样的往事,赵进琢磨了下才转身回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衙门的人回来,就掏出两串铜钱让一名护院给大家买早点,护院们半夜出来帮忙心里未必愿意,可看到赵家父子都这么懂做,都客气了不少。

    买早点的人还没回来,知州衙门的差役就来了,也是因为有赵振堂的面子在,要不然来不了这么快。

    捕快,仵作,还有一名刑房的书吏,当场验尸,几个人四下里走走看看,很快就得出了结论“仇家杀人”。

    “..这就回去禀明太尊,下海捕文书,缉拿凶犯..”赵进听到了这个安排,看着两名民壮抬尸体出门,赵进只觉得怪异,居然这么简单顺利。

    护院们打了招呼,就回返王家,刑房书吏走了一圈也走了,捕快和仵作们嘻嘻哈哈的也不当回事,临走前,还把两张封条交给赵振堂,笑着说道:“等下老赵你记得贴上。”

    “兄弟几个中午少吃点,晚上好酒好肉!”赵振堂笑着回答,大家哄笑着散了。

    赵振堂转过身关上了院门,赵进在那里还有些愣,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赵振堂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开口说道:“别傻站着,跟我把这个屋子搜搜,金银钱财要分一半出去的。”

    赵进还是不懂,下意识的跟着去忙活,看见自己父亲熟门熟路的翻腾,屋内屋外的角落都不放过,没多久,就找出两包金银和十几贯铜钱,一共加起来差不多三百七十两的,这年头寻常富户都不会有这么多浮财,搜出这些之后,赵振堂还没停手,又翻检出五匹棉布,两匹绸缎。

    “爹,这是干什么?”赵进完全糊涂了,看着怎么像趁火打劫的意思。

    “你爹我包了这个院子,搜出来的东西可以留下三成的,这是规矩。”赵振堂边搜边解释。

    敢情衙门捕快办差,破案次要,财才是第一等要紧的,木家这种家里死后无人的,家里值钱的东西都会被搜个干净,然后大家分掉,谁现的案子,谁搜的院子,谁就可以占住三成。

    自己父亲来,难不成为了捞钱,赵进刚这么想,却看到自己父亲居然抽出在一道道缝隙里划动,这真是掘地三尺的架势,赵进咳嗽了声,小兰的父亲暴毙,女孩深夜投奔自己家,现在却做这样的事,是不是太无耻了。

    正琢磨是不是劝阻一下,那边赵振堂真找到了东西,炕柜的确有个夹层,里面放着几本黄的旧书,几张图像,还有几十个香包荷包之类的东西。

    搜到这些,赵振堂才松了口气,把这些东西丢给赵进说道:“丢炉子里都烧掉,全都烧成灰,别留一点渣。”

    赵进大概猜到自己父亲的用意了,一边暗自羞愧,一边捧着东西去炉子那边。

    炉火还算旺,丢书进去的时候赵进看了眼,上面写着“弥勒经”“莲华经”之类的名目,那几张图像都是什么神魔古怪的样子,香囊上都是莲花图案,还有的居然绣着个“王”字。

    这些东西应该和什么白莲教闻香教有关系,自己父亲故意留下来搜检,应该就是为了把这些东西烧掉灭迹。

    谋逆造反的大罪,有一点牵扯也会是大麻烦,赵振堂说得轻松,做的却很谨慎,不让别人抓到一点把柄。

    里里外外搜了一遍,又找出几本书和几十张图像,都在炉子里彻底烧成了灰,赵振堂阴着脸走了进来,开口说道:“要是再有东西藏着,老子也没办法了,你老子找不到的,别人也找不到。”

    平时大大咧咧的赵振堂对这件事却小心的很,还特意打开炉子看了看里面,用铁钩拨弄灰烬,看看有没有彻底烧尽。

    还不光是这个院子,赵振堂居然翻墙去了隔壁,也就是木淑兰居住的那里,不过这次没用多久就翻墙回来,沉声说道:“他心里还有这个闺女,那里干净的很。”

    赵振堂找出两个包袱皮来,把桌子上的金银分成两半,一半包起递给赵进,开口说道:“回家让你娘收好,说这是别人的,别打开也别动。”

    然后赵振堂把剩下的金银包好,连同铜钱和布匹绸缎一起卷了,又是说道:“我要去衙门那边,回去别让小兰出门,让她好好休息,让你娘多陪陪她。”

    赵进连忙答应,经过这几天的经历,他现自己对父亲根本没有什么了解,原以为父亲赵振堂大大咧咧是个粗人,没曾想做事这么细密周全。

    在屋子里简单做出浆糊,在外面直接把封条贴在门上,以后这宅院就成了证据,没有官府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入。

    到这时,太阳也才刚出,街上人不多,赵进用长矛挑着包袱,扛在肩上,脚步匆匆的回到了家。

    院门一开,拐过照壁,就看到何翠花急忙的走出来,看到是赵进才松了口气,在那里埋怨说道:“你和你爹就不知道送个信回来,还是赵三去王家打听才知道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