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七十章 就这么过去了?
    看到自己娘亲双眼全是血丝,满脸惶急关心的样子,赵进清了清嗓子连忙把生的事情解释一遍。

    早饭已经热了几次,看到赵进回来连忙端上,而木淑兰惊吓过度,一直在哭,刚才哭的疲惫,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赵进吃饭的时候,何翠花没有多问,赵进心里大概能猜到,自己母亲对木家做的事也有所了解。

    装着金银的包袱直接被何翠花放在了木淑兰住的那个屋子,看到这个,赵进更为自己一时的误会惭愧。

    家里没什么要忙的,赵进不想耽误自己的练武,和母亲招呼一声,扛着长矛出了门,才关上院门,就看着一个打拨浪鼓的货郎挑着担子走过来,

    今天他去那个院子的时间稍晚,王兆靖和陈昇几个人都在那里等着,难得见大家围着王兆靖,听他在那里高谈阔论,王兆靖看到了赵进,立刻兴奋的说道:“大伙去问问赵兄,我也是听我家护院说的,不如赵兄亲临。”

    这帮小兄弟又把赵进围起来,满脸都是兴奋好奇的表情,王兆靖今早听家里人说了昨晚的事,深夜叫人,又是凶案,还知道赵进和父亲赶去,来到这边就和大家讲述,这些年轻人正是好奇热血的年纪,听到这个都好奇无比,看到当事人过来,都让赵进细说。

    等听到是木淑兰的父亲被杀,大家就没那么兴奋了,朝夕相处的同伴,突然间家里出了这等事,大家都有些错愕,追问好奇的兴致都没了。

    王兆靖照例带了几本书,先自己进屋背诵默写了一段时间,这才出来练武,他练武的时间比赵进他们少一半,因为还要准备科举的事情,所谓文武双全就是这样的人了。

    其实练武的人不多,其余的人也就是陈昇、孙大雷和董冰峰,石满强他们已经开始在家里帮忙,没那么多时间过来,货场比武算是午饭后的休息,至于这宅院只能说偶尔露一次面。

    尽管大家练得投入,但上午的气氛却有些闷,午饭时候大家约了货场相见,就各自散掉回家。

    午饭已经预备好,木淑兰却还是呆在房里不愿意出来,何翠花心疼女孩,做好了饭送过去,在那里劝解,赵振堂和赵进吃了会她才回来。

    “木家的事情,衙门里的人多少知道点,不过谁也不愿意揭破,免得上面追究,这件事估计就这么过去了。”赵振堂沉声说道。

    杀人案不算大事,可牵扯到白莲教、闻香教的案子直接就等于谋逆造反,就算破获,地方主政的官员也要受牵连,如今的徐州知州留任三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下面的人更是这个心思,上下齐心,又拿了好处,也就这么迷糊过去了。

    也亏得赵振堂对上下的心思摸得清,小心做了点手脚,把这件事定为了凶杀案子。

    赵进能想明白,如果不是自己父亲这番运作,真查出来和白莲、闻香的牵扯,木淑兰那边肯定要有麻烦。

    “等小兰回过神,那些金银都给她,这几天她家亲戚朋友的应该就能找上门来接人,到时候这事情应该可以了结。”赵振堂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只是交待这些事。

    何翠花点点头,接着却有点迷惑的询问道:“小兰那边就她和她爹两个人,又是半夜跑过来的,她亲戚朋友的能知道吗?”

    “怎么不知道,我在衙门里说了苦主女儿在咱家,你也不想想她家是干什么的,那些人早就知道消息了。”赵振堂不耐烦的说道,何翠花也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赵进听赵振堂说的多了,知道知州衙门是个筛子,有什么消息都会露出来,没曾想木家的亲戚朋友居然也能在那边打听到消息,这闻香教还真是神通广大。

    吃完饭之后,赵进去了木淑兰的房间,他在外面先打了声招呼,听到里面弱弱的回应后,才迈步走了进去。

    也就不到六个时辰,木淑兰比昨夜见到的时候又憔悴了不少,脸上没什么血色,双眼里却全是血丝,缩在火炕的角落里,小声叫了句“小进哥哥”,嗓子已经全哑了。

    看到女孩的凄惨模样,赵进感觉到一阵心疼,但这时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最后开口说道:“有我在,你别害怕。”

    听到赵进这番话,木淑兰在那里呆了会,把头埋进膝盖哭起来,何翠花就在外面站着,听到里面的哭声连忙走进来。

    小男女在外面玩没关系,一旦在内宅里就要讲究个男女大防,何翠花倒是很注意这个,赵进来看望,她还要在外面守着。

    现里面是这样的情况,何翠花抹了抹眼角,低声安慰说道:“小兰啊,来到婶子这里就不用怕了,听你叔叔说,你家亲戚马上就要来接你了,那时候就安心了..”

    对悲苦孤单的木淑兰来说,赵进的看望和何翠花的安慰让她略微轻松了些,紧张到现在的女孩放声大哭起来。

    何翠花知道这样才是女孩心结解开,不会被过度的悲痛伤了身子。

    这种局面,赵进也不好继续待下去,和木淑兰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突然间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他只想通过练武来排解情绪。

    走在街上,赵进才觉得心情好了点,到了开春的时节,万物开始,连徐州城都显得不那么凋敝了,之所以有这个想法,因为那条全是倒闭店铺的街道上,走动的人比平常稍多,看穿着打扮还算体面,应该是想打那些铺面主意的商人。

    平时赵进或许会多关注下,可中午看到木淑兰的样子,让他根本没那么多心情去了解,只想着快些去自己二叔留下的那个院子练武。

    过了一上午的时间,知道消息的人就不少了,王家会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陈家本身就是衙门捕快的头目,消息更加灵通,赵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低声议论。

    不过也没什么新的东西,无非是已经了海捕文书,城门严查,捕快巡城,并且开出了十两银子的赏格,如果有人告就有赏银。

    陈昇知道的消息不止这么点,说应该是熟人下手,还有消息说那一刀刺的又准又狠,凶犯手上功夫不弱。

    说完这些,大家都对木淑兰现在的情况很关心,听到赵进介绍,王兆靖点头说道:“应该是去了心结,能大哭出来就是好的。”

    书生一般懂得医理,王兆靖看书多,见识也多,能有这个判断不稀奇,不过说完这些之后,王兆靖又沉思说道:“听赵兄说法,木姑娘这寒冷深夜跑过来,又受了这么大惊吓,赵兄还是提醒伯母那边预备些汤药,免得突急病。”

    对方一番好意,赵进连忙答应下来,不过练武的时候赵进却想到,木淑兰哭归哭,而且伤心到了极处,但最多也就是疲惫,那种悲伤过度崩溃的状态却看不出来。

    想想这几年,自己在练武的时候,木淑兰也在学东西,看来她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柔弱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