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亲戚来得真快
    下午的时候,石满强还过来一次,他家铁匠铺因为赵进、陈昇和王兆靖、孙大雷和其他家境不错的朋友看顾,揽到了很多生意,徐州凋敝,他家的生意却变好不少,石满强对这个一直颇为感激,除了维持这份友情外,总是想为赵进他们做些什么。

    这次来就是为了打造铁甲的事情,军中的棉甲、锁子甲、鳞甲和山文甲都不准民间私自打造,被抓到就是重罪,可赵进设计的那种好似铁桶的竹甲护具,却不属于任何一款,铁匠铺可以打造。

    石满强和他父亲想要做几套出来白送,不过却被赵进否了,说做归做,但他会出银子买。

    而且石家也现,用竹子篾条编成护具简单,真要按照这个规制打造出铁甲却不容易,很多结构方面完全不一样,少不得又来请教,赵进自然知无不言,不过这次赵进说得却不是竹甲护具,而是记忆中的板甲套装。

    板甲、长矛、方阵,在赵进的记忆里是相辅相成的,记得朋友还解释说道,当时在欧洲的兵器作坊可以大批量的生产,用水利机械制造板甲的组成构件,效率很高。

    但把板甲的各方面要求和石满强说了之后,石满强目瞪口呆,连声说回去合计合计,第二次来的时候就苦了脸,敢情他们父子两个一算,铁匠铺要打出这么一套甲胄来,起码要三十天,花费不会少于十五两,这样的甲胄别说送人,就算十五两一套,自家铺子都撑不起。

    石满强本以为自己这次丢人显眼,没想到王兆靖和陈昇还有孙大雷对这个很有兴趣,王兆靖和孙大雷都说要买一套,陈昇拿不出这么多银子,不过也很心动。

    看到这个场面,赵进直接给这套盔甲定价二十两,不能让石家白忙,二十两银子对平民百姓来说是笔巨款,可对于王兆靖和孙大雷这种手头宽松的大富子弟却简单的很,第二天就拿了三十两银子做订金,董冰峰知道这件事第三天,也在家里拿来了银子。

    陈昇家里虽然有钱,奈何一来没有王家和董家豪富,二来父母在身边,不像孙大雷那样可以乱花钱,所以正急忙忙的想办法,据说他弟弟陈宏已经拿出存的五两银子给他。

    本来对石家是个尴尬事,可这么一来,居然成了个赚钱的活计,一套甲赚五两,对铁匠铺也是大生意,何况这是一下子四套。

    石满强感激感谢,可也知道这是朋友们的信任,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制作甲胄的过程中,有问题就过来请教,但赵进也是知道个大概,很多东西还要双方探讨,不过这研究本身也是乐趣。

    板甲的主体是两块铁板,扣在前胸和后背上,这两块铁板怎么连接,下午两个人商量半天,在地上画图比划,然后才定下在边缘的地方打眼,用皮索连接两块甲板,肩膀那里还要单独加上护肩..

    平时赵进和朋友们要练到天黑才散,不过今天木淑兰在家里,赵进总觉得挂念,就在比平常早一个时辰的时候和大家打了招呼,说今天先散。

    大家也都明白赵进为什么早回去,都是笑着打个招呼,几个关系亲厚的还让他给木淑兰带个问候,大家就这么散了。

    扛着长矛一路回家,那条商业街又冷清了下来,大凡做过生意的都不会选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徐州城虽然凋敝,可户部山那边是官员富豪云集的地方,那里也有几处繁华街道,赵进心里想着,回到了自己家中。

    长矛放在院子里,推门进屋,何翠花从卧房中探头出来问道:“今天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大家都说早点散了,小兰怎么样?”陶壶套着棉套,里面的茶水不太凉,赵进倒在碗里喝了口,然后问道。

    何翠花走出屋子,叹了口气说道:“下午小兰家里来了亲戚,把人给接走了。”

    亲戚接走了?这么快?木家那些“亲戚”的消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灵通,赵进随口又问道:“那包银钱拿走了没有?”

    “走得急,没拿。”

    “娘你是不是没说?”

    “混账小子,你把你娘看成什么人了,会贪图那点东西,和小兰家那个表叔急匆匆的,我说回去给他们拿,他这边说亲人等着见小兰,先不要银钱了,你也知道,小兰家里那些人不是平常老百姓.。。”何翠花絮絮叨叨的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赵进有些怅然的放下茶碗。

    茶碗还没放到桌上,赵进的身体突然僵住,不对!

    木家没那么豪富,什么白莲教闻香教也没那么有钱,将近二百两银子的钱财并不是小数目,接木淑兰的人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昨晚木先生被人杀害,今天定的是仇家谋杀,不会有什么官府缉拿追捕,木家的“亲朋好友”,也就白莲教,闻香教的那些人没什么可担心害怕的,他们为什么来去那么急匆匆的?

    那木先生既然是闻香教一方的会主头目,昨夜被杀,身边没有一个手下,一直是孤零零的,人死的时候没人管,怎么就这么快有人来过问一个不到十二岁的小姑娘。

    赵进脑中电转,早晨起来出门看到的货郎,货郎经常会在这边出现,但不会这么早,中午在那条一直冷清的街上看到的那些人,已经死寂了这么久,怎么会有商人来这边看铺面。

    处处不对!自己却没有注意!

    “娘,他们接走小兰多久了?”赵进急忙问道。

    “小半个时辰不到,要吃晚饭了,你干什么去?”何翠花回答了两句,就看到赵进拔腿向门外冲出去。

    “有急事!”赵进大喊了句,到院子里拿起那根长矛,快步跑了出去,不到小半个时辰应该走不太远。

    冲出院门后没跑两步,赵进就停了下来,门前的街道上冷冷清清,小兰去了那里,自己该怎么找,没有一点头绪。

    夕阳已经被城墙遮盖住,漫天余晖,灿烂晚霞,赵进瞥了一眼,心里有了点计较,城门在天黑前一个时辰就要关闭,如今白日变长,关门的时间还没来得及变化,如果木淑兰是小半个时辰之前被带走的,应该出不了徐州城。

    赵进略一沉吟,就快步跑向附近的王家,和昨晚来的那种正式不同,他和门房招呼了声,说有事想找王兆靖,王家的门房知道这是自家公子的好友,不敢怠慢,连忙进去通报。

    不多时,穿着便装的王兆靖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疑惑的神情,没等他开口,赵进拽他到底一边低声说道:“你回去拿上兵器,有关于小兰的要紧事。”

    王兆靖一愣,看着赵进说的郑重,也没多问,转身快步跑进了门,没多久,他拿着剑快步走了出来。

    “..我觉得不对劲,可能真是她家亲戚来接的,但一定要见到人才放心,不然的话,后悔就来不及了..”在半路上赵进沉声说道。

    “赵兄,这等事咱们几个怎么成?我回去请家父写帖子去衙门.。。”一听这个,王兆靖急忙开口说道。

    “不行,小兰家里做什么的,你应该心里有数,这件事只能咱们自己查,如果衙门那边插手,会有不必要的事端!”赵进斩钉截铁的打断说道。

    王兆靖一愣,停下脚步,以王家的权势和消息,木淑兰的背景肯定有所耳闻,王兆靖也仅仅迟疑了一瞬,立刻点点头,沉默的跟上了赵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