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明武夫 > 第七十四章 初生猛虎
    “不会,按照赵大哥你说的时间,他们不会出城,因为出城就要走夜路,风险太大,而且城门关闭前盘查也会变严,很容易出岔子,如果真是那些人干的,他们会在宅子里休整一夜,做些准备和安排,下迷药之类的。 ”刘勇连忙解释说道。

    刘勇迟疑了下,凑近赵进耳边低声说道:“陈二哥说了,如果是这帮人干的,就不会坏了小兰的清白,他们要卖大钱的。”

    赵进点点头,他倒能推测出这个,如果是如难和尚派人拐骗木淑兰,那就是为了换取自己的富贵权势,自然要完完整整的送到上面去。

    “那里有多少人?”赵进又问道。

    刘勇摇摇头,不敢确定的说道:“那伙人靠的是拐骗,应该只有一两个看守的。”

    说一千道一万都是猜测,归根到底还是要看到真人,赵进知道自己在赌博,但眼下没有别的方向可以去找,只有顺着知道的线索追下去了。

    天已经有点黑了,东边已经能看到星光,九尾娘娘庙已经出现在眼前,董冰峰隔着一条街就下马步行,把坐骑随便拴在一处地方,城东这片区域居住的都是中等人家,徐州卫和徐州左卫不少有家业的军将都在这里有宅院。

    单个宅院看起来还算齐整,但站在街道上看过去就觉得散乱,每家的院墙家门各自不同,乱糟糟的不像样子。

    如果不是这九尾娘娘庙院子里梳着一根旗杆,看起来就和正常人家的大宅院没什么区别,大门紧闭,墙壁也很完整,院子里还有灯光,一看就知道有人居住。

    赵进他们一干人在路口那边停住,这里街上也有人走动,都是奇怪的看过来,但也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思,看了一眼就扭头回家,不过也有两个人一直盯着,一个就在九尾娘娘庙门外,看着像过路的行人,可倚着墙左顾右盼根本不挪动,还有一个是个小摊贩,无精打采的坐在竹筐后面,整条街上就这么一个小贩,看着扎眼的很。

    “咱们怎么走到这里来了,那家羊肉店到底在那里?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赵进突然抬高声音说道。

    大家都是一愣,随即看到赵进转过来压低声音说道:“那门口有两个放哨的,快跟着我的话说。”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兆靖,他同样大声说道:“就说在这边,应该没错啊!”

    “我对付靠墙那个,陈昇对付那个小贩,刘勇跟着我,吉香跟着陈昇,你们两个去堵住他们的嘴,明白吗?”赵进沉声说完,看看同伴,被他点到名字的人都慎重点头。

    包括赵进在内,他们这些年轻人此刻都无比兴奋,各个眉飞色舞的样子,平时就是自己比武,眼下却要真做些事情出来了,董冰峰和吉香甚至激动的身体颤抖。

    赵进深吸一口气,又扬声说道:“顺着这条街走走,我听说那家羊肉馆没有门脸,就在住户家里,到时候我请大家吃个痛快。”

    一干人嘻嘻哈哈的沿着街道走过来,九尾娘娘庙外面的两个暗哨,在那里都松了口,彼此交换了个眼神,心想不知道那里来的有钱公子哥找乐子,这条街上哪里有什么羊肉馆。

    正说着赵进已经走到了跟前,天色偏黑,远远的已经看不清楚,那守着竹筐的摊贩这才看清赵进的模样,赵进也看清了他的样子,赵进脸色骤冷,这摊贩的样子他记得,就是早晨见过的那个货郎。

    那摊贩的双眼瞪大,他也认出了赵进,张嘴就要叫喊,电光火石之间,赵进手中的长矛一翻,直抽下去,重重的打在这摊贩的脖颈上,这摊贩双眼泛白,直接倒在了地上。

    靠墙那个放哨的本来有点走神,突然现对面的同伴被打倒,刚要反应,只觉得眼前一闪,一把长刀抵在了咽喉处,顿时什么话都喊不出了,他反应慢一拍,自然没有下意识的喊叫。

    被刀刃抵在喉结处,这暗哨遍体生寒,不自主的向后靠,而且他清楚的感觉到咽喉上那刀刃在微微颤动,这更让他怕的要命。

    看着眼前这几个人都十四五岁年纪,可个子比成人还要高壮,脸上稚气未消,还带着点兴奋,甚至还有恐惧的神情,但手上拿着寒光闪闪的兵刃,当真别扭异常。

    这暗哨刚要张嘴求饶,就被身边的人牢牢捂住,下意识的要挣扎,却根本挣不开,力气这么大!

    赵进拿着长矛戳了戳那摊贩,看到没有任何反应,确定是真昏了,转头对着那暗哨低声说道:“木淑兰在不在里面?”

    那暗哨一愣,露出茫然的眼神,赵进又换了个说法:“有没有在城北那边抓来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大概这么高。”

    随手一比划,那暗哨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赵进感觉心里一松,找到了。

    “我有话要问你,你要敢喊,就宰了你,明白你就点点头。”赵进又开口说道。

    那暗哨拼命点头,赵进示意吉香松手,陈昇也把长刀向后撤了撤,赵进要问问里面到底有多少人。

    还没开口,就听到“吱呀”一声响,那九尾娘娘庙的院门被从里面拉开,一个人探头出来说道:“送饭的..”

    话没说完,看到门边的情景,立刻愣住,被赵进他们逼住的那名暗哨看到自己人,立刻扯着嗓子大喊:“救命!”

    “不好,有贼上门!”探头那人根本不管同伴,当即就喊了出来。

    赵进一帮人都围在这边,根本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突情形,最外面的孙大雷总算反应不慢,拿着手中的斧头就砸了过去,本来斧刃向下,临挥动的时候连忙翻了下,变成了斧背去砸。

    毕竟慢了半拍,风声呼啸,探头那人手忙脚乱的向后闪躲,居然躲了过去,在外面就能听到里面那人还在嚎:有贼上门,外面的小四小五已经被抓了。”

    院子里面叫骂声和骚动声都传了出来,赵进大急,这次根本安排的不周全,一帮人全都聚在一堆,连个看守放哨的都没,抓了别人的暗哨,却还是惊动了院子里的拐子。

    “打昏他,跟我冲进去!”赵进大吼一声,提着长矛朝院门冲去,跑了两步还要绕开正在回头的孙大雷。

    被按在墙上的暗哨刚喊了两声,就看到木棍和刀背朝着头顶砸了下来,没来得及躲直接就被砸中昏厥。

    赵进动作不算慢,他冲到门前,那惊慌失措的人刚反应过来,刚要关门,赵进手中长矛不管不顾的朝着门缝刺了过去,那人慌不迭的撒手,转身朝着里面跑进去。

    还没等赵进下一步动作,后面被人一撞,身不由己的进了院子,进了院子还来不及停下脚步,跌跌撞撞的向前好几步才停住。

    乱成一团,赵进懊恼的回头看,现一帮伙伴都拥挤了进来、赵进突然现自己很紧张,他在那里低声吼道:“散开,散开,别被自己人伤到。”

    身后的一干人这才乱哄哄的散开,最镇定的算是王兆靖,他站在赵进身边,拔剑出鞘。

    但这个镇定也不怎么样,赵进能听出的听到王兆靖粗重的呼吸,陈昇双手握着刀,刀在颤抖,董冰峰的长矛居然掉在了地上,正在手忙脚乱的捡起来,而孙大雷正磨蹭着躲在大家背后,石满强和吉香头上已经有了冷汗,唯一镇定的反倒是刘勇,已经把短斧拿在手中,站在陈昇左侧,到底是混江湖的,有打架厮杀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