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农场 > 正文 第一章 异国他乡
    蒙大拿州位于美国西部,全境是高地,山高谷深,平均海拔约1ooo米,分成东西两部分,西部占总面积1/3,属落基山区,森林密布。东部占2/3,是北部大平原的一部分,起伏平缓的大地空旷辽阔,树木稀疏,牛羊成群。

    州内大小农场遍布,靠近北部加拿大的可米星小镇四周大大小小农场多达数十个,多以中小农场为主。今天,一早可米星镇镇中心广场聚集不下三十抗议人队伍这在小镇可是很少见到,举着抗议标语,高喊着。人群边角一个举着犹太小孩的年轻小伙子特别引人注意,黑头黄皮肤和四周白人明显的不同,尤其是犹太人人小孩手里举着方方正正汉字,不用说这是一位中国人或是华裔。示威抗议从早上七点进行到十点左右,整整三个小时,一众人肚子早饿了,眼见时间不早,抗议结束,众人拿出随身带着鸡腿三明治和可乐随意坐在马路边用起了午餐了。

    “真是该死天气,真是热死人了,该死的麦克斯,出卖了我们,对了,汉,下午有时间吗,马克和蒂姆约我们一起打棒球。”李汉接过威力递过来的可乐,大口灌了半瓶,打了嗝,微微摇了摇头。

    “今天可不行,我的小米莉还等着我呢,该死鬼天气,星期天,大卫组织了一场橄榄球赛,我已经答应了,威力,小米奇,有时间来过来吧,晚上有party。”李汉撒开烤鸡,鸡腿递给大眼睛咕噜咕噜转,流口水的小米奇,犹太人小孩,至于小米莉是一只三个月大的金毛犬,威力送给李汉的,小家伙还小,最是缠人时候,刚离开母亲的小狗或是一直独自留在家里时,就会“呜~~呜~~”的叫着。垂着肩膀,低着头,全身无力的站在它的“地盘”.即使有球滚过来,也不会看一眼。好像在“一只球有什么好玩的”。“呼”的叹一个气,努力想要使自己睡一觉。这种时候,只有饲主的爱才能给它温柔。李汉今天过来没有带着小米莉,不敢耽误太多时间。

    “太遗憾了,这次可是马克和蒂姆两位主将一定会给哈密顿他们一个狠狠得教训的。”威力吧嗒嘴,一点不见客气的撕开烤鸡翅膀,塞进嘴里。“汉,你做的烤鸡真不错。”

    李汉撕下一个鸡腿,随手把整个烤鸡递给威力。“谢谢,本来还怕你们不喜欢呢,这些给你们,我先回去了,一定要狠狠教训教训嚣张的哈密顿他们。”

    “汉,我会帮你拍下来,一定要让哈密顿这个家伙知道我们可米星棒球队厉害。”威力站起身来对着走远的李汉喊道,一边戴上棒球帽,一手拿着棒球棍,一手抓着烤鸡。米奇挥着鸡腿和李汉告别,米奇不会说话,不过小家伙十分活泼,平时最爱随着威力一起打棒球,当然李汉的烤鸡,米奇也十分喜欢。

    一上午,李汉和威力,米奇都在抗议,说起抗议,开始倒是挺新鲜,当然如今李汉习以为常,隔断时间不示威抗议一下,浑身不舒服。李汉来到美国已经有五年了,来到蒙大拿也有四年了。一直在农场工作,一年前李汉工作的农场主去世,李汉用自攒下来的十二万美元从农场主儿子手里购买下了不大农场。

    这个相对不算大的小农场占地面积168英亩(约1ooo亩),有一幢3房1浴的房子,面积1769英尺(约16o平方米)。这个农场目前养有牛、马,农场内小溪环绕,有3个池塘,2口水井,另有4o英亩的原始森林,这个是猎人的天堂,其中有2oo棵完全成熟有经济价值的核桃树。房子是1988年重新装修的,另外又开辟出来第2个建房地点,购买时水井和化粪池均已建好。农场还有1个工作房、4个牛棚、2个马厮。

    李汉比较幸运,农场主在纽约儿子因为金融危机欠下了一笔不小债务,完全没有钱交继承税,只有低价转让把当时价值三十万美元的农场以十二万美元外加十万美元债务转让给了李汉。李汉借着机会获得绿卡,不过只是没想到,美国小农场经营这么的不容易,三年过去李汉不仅仅没有还清十万美元债务,农场经营却有些举步维艰。这不今天一大早起床,李汉赶到镇上来参加中小农场主联合抗议政府农业补贴不均等政策,希望得到一些关注。小农场

    告别威力,李汉开着皮卡十多分钟回到农场,车子随意停靠路边,回到房间洗了冷水澡,真是太热,今年夏天比以往可是热了许多。洗了澡,舒服许多,打开冰箱舀了杯冰镇酸梅汤,舒服靠坐在沙,打开电话录音。李汉没有题,主要手机携带不方便,左右有电话可以。

    第一个电话是银行的打过来的,李汉申请的五万美元的贷款没有批下来,不过倒是批准了一万美元贷款,这算不小的收获了。李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总算是批准下来,一万美元倒是可以修整一下机械,再有种子钱算是够用了。

    “呵呵,看来抗议还是有些效果的,没白受罪。”李汉一口喝完杯子剩下不多的酸梅汤,第二电话是李汉母亲,说道一通,多是让李汉注意身体,不要太累着,要按时吃饭,总是一些小事,家里一些事情。

    自从李汉接过农场以来,一年最多回去一次,去年春节甚至没回去,去年冬天两场暴风雪一度让农场损失惨重,牛棚和马厩压塌四个,工作房若不是李汉及时清理积雪,说不定和牛棚一样。

    这两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不仅仅毁坏牛棚和马厩,李汉饲养的小鸡和鸭子死伤近一半,一年下来不仅仅没有赚到一分钱,还白白搭上了自己一年功夫和几间牛棚,幸好因为资金问题没有饲养牛羊。

    李汉听完妈妈唠叨叹了口气,自己十八岁离开家来美国打拼,将近五年时间,不说一无所有吧,倒是没有多少值得自己骄傲,除了一口流利英语和忘记多半家乡话,至于卖掉农场回国,李汉想过,不说农场债务,光光想想自己拿着十来万美元回国干些啥么,买房,小城市只能买个百来平方,别说大城市了。

    李汉放下杯子,犹豫再三拨通了家里电话。“妈,是我,小汉,这么晚您还没睡呢?”李汉刚刚犹豫,怕打扰两位老人休息,现在时间深夜十二多了。

    “下午,你姐姐带宝宝过来,小家伙缠人的很,一晚上闹着找舅舅玩,这会刚睡下,小汉,上午没啥事吧,你老大不小,要懂事些,别参加啥抗议,我和你爸看新闻上,好些抗议啥的,乱糟糟。”

    李汉有些后悔和妈妈说这些的,抗议示威在美国其实不算什么,每天不知道多少,尤其是李汉参加这种完全没有危险,不过举着标语站个几个小时而已。“妈,我知道,下次不参加,你和爸放心吧。”

    “这啥抗议有啥用,乱糟糟,说不定有坏人闹事,伤到多不好,美国不是家里,以后有啥事多和你爸商量商量,还有,,,。”张秀英说道十来分钟,一些小事,唠叨着,李汉笑了笑,没有辩解,没有多解释,只是一个劲答应着。“妈,你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您早点休息吧,别担心我,一切都挺好的,再。”

    “你姐在我边上,你和她说说话。”张秀英电话递给自己手边闺女李梅。“小汉,回来了,吃饭了吗?”

    “吃过了,姐,宝宝睡下了?”李梅比李汉大四岁,早早嫁人了,有个三岁半小女儿,宝宝,小丫头胖嘟嘟,大眼睛,特别可爱,因为李汉不在两位老人身边,李梅一有空带着宝宝回家里住,有了宝宝小淘气,家里热闹。

    李平和和张秀英两口子也高兴不少,李汉心里对见面不多小外甥女特别亲,时不时买些玩具寄回去。

    “睡了,这丫头可是玩疯了,一天没见闲下来,缠着爸给她做摇摇椅,可闹腾。”李梅没有弟弟那么大决心和毅力,只是普普通通女人,孩子,丈夫,父母,还有个不省心弟弟,这就是她的全部了。

    “姐姐,上次说的签证办理好了吗?”李汉有了绿卡,可以申请家人来美国探亲。

    “你姐夫已经去过了,程序比较麻烦,至少还需要半个月才能拿定。”李梅轻声说道。

    “只要半个月啊,太好了,到时姐,我带你和姐夫,宝宝来这边好好玩。”李汉一脸激动,父母可以到美国住一段时间,可是李汉期盼多年事情了。

    “好啊,宝宝可是闹着去骑大马呢。”李梅挺高兴,一家人都是当老师,只有这个弟弟从小闹腾,如今却很有本事呢,开农场,上千亩地方多大啊,想想,同事听说自己暑假去美国度假,羡慕眼神,心里美滋滋,出国在小县城里可不容易啊,尤其教师宿舍楼这边,不知道多少羡慕自己爸妈呢。

    “好啊。”李汉暗暗打定注意,宝宝来之前,借着也要借匹马来,不能让孩子失望啊。挂了电话,李汉,心里打定注意,不能再让父母,姐姐担心自己,农场要好好休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