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章开光符
    匡庐山脉绵绵千里,俊秀挺拔,人迹罕至。云雾缭绕中,却有几间寺庙道观暗藏其间。

    “明日就要开光拜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七八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宽松的道袍,从一间道观中走出来,脸上洋溢着春风得意的笑容。他们的哄笑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回音荡漾在群峰之间。

    可谓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仅仅是看他们一眼,也会觉得心情大好、充满希望!

    “开光以后,我们就是一名真正的修仙者!”一个瘦小少年兴奋的说道,他的神色间流露出很多的期待和激动,不过也有少许的担忧:“就怕不能画出一张上好的开光符。”

    “是啊,虽然有三张符纸在手,但是否能画出一张高品质的开光符,我却没有把握!如果我有赵师兄的本事,那就没问题了!”走在最后的白净胖子一脸羡慕的说道。

    “嘿,都怪你平日偷懒,谁让你不像赵师兄那样勤奋!”

    “对啊,赵师兄,你打算画哪种开光符,我想试试火属性的中阶开光符,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嘿,你口气真大,中阶开光符也是你能画出的?赵师兄还差不多!”

    “那可不一定,有三次机会嘛!当然要搏一把啦,赵师兄,你说是不是?”

    少年们叽叽喳喳的议论不停,被围在中间的那个样貌清秀的赵姓少年却始终含笑不语,眉宇间流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

    ……

    每个人的双眉正中向内一寸处,都暗藏一窍,名曰祖窍,乃神魂之锁。

    凡人的祖窍,被凡尘杂质所阻塞,无法感应到天地元气的存在,也就谈不上修行成仙。

    “明祖窍、开神光”,简称“开光”,即是开通祖窍、明心见性的过程,也是修行的第一步。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的人天生就祖窍开通、可见神光,此乃先天之光,是极为罕见的修炼奇才。可是这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也与其他凡人一般无二,若是埋没于众人之中而不得接触仙缘,十分可惜。

    还有的人虽不是先天之光,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历丰富,忽然有一日醍醐灌顶大彻大悟,莫名其妙的就明窍开光,此为大智之光;这样的人,若是步入修行,则会一日千里,悟性奇高;可是这种人往往也错失了修行的最佳年纪,难觅仙缘。

    当然,以上情况都是少之又少、难得一见!

    对于绝大多数志在修行的人而言,开光都有特定的方式和手段。

    这群少年所在的元符宗,是一个以制符驱符为主要修炼手段的道家修仙宗门,门内弟子开光,便是以“开光符”的形式来完成。

    开光符十分特殊,必须由弟子亲自绘制,且不能用普通的笔墨,而是用手指为符笔、自身精血为符墨,绘制出一张将会影响自己一生命运的道符。

    是夜,月朗星稀,新秀峰上下格外幽静。元符宗这批未来弟子们纷纷沐浴更衣,静心凝神,准备绘制开光符。性子急的少年,已经迫不及待的拿出符纸,跃跃欲试。

    那赵姓少年赵无名,却独自走出木屋。

    他抬头看了看皎洁的月光,微微一笑:“天气不错,那些准备事宜没有白费!”

    赵无名快步登山,不多久便来到峰顶的一片怪石嶙峋处。乱石之中,有一高一低两块相邻的岩石,早已经被他打磨的较为平整,犹如天然的石台石凳。

    今晚,赵无名就要在这里,绘制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张符。

    开光符要拨开凡尘、开通祖窍,沟通人的神魂与天地元气之间的感应,讲究“天、地、人、和”,所以必须用自身之物画符,而且最好是在最贴近天地元气的环境下完成。

    古法有云:道法自然;所以在山顶月光下画符,要比在木屋中挑灯作符更好。这种说法是赵无名在书室中一本落满灰尘的破旧古书中看到的。大概是因为这一点太过细枝末节,又没有实质性的考证,所以这观点并没有引起元符宗上下的重视。

    但赵无名却不这样认为,他有个特点,要么不做,要做就尽力做到最好!如果真有一定的帮助,为此花费一些工夫,也十分值得;就算毫无效果,顶多也是白忙一场罢了。

    赵无名在山石上坐下,仰望夜空,忽然间轻叹了一声。

    “算起来,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有整整三年了!”

    也许是因为明日就是开光大典、即将正式踏入仙途,此时他心怀不少感触,往事也渐渐浮上心头。

    他原本名为李慕然,乃一介书生,出身书香世家,家境也颇为殷实,无需他操心柴米油盐之事。

    李慕然虽是富家子,却不似其他纨绔子弟那般骄奢淫逸、终日惹是生非,他少年时便以学富五车、才智过人而扬名四方,但他却依然不骄不躁,不为世俗名利所诱,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躲在书房中,翻阅那世代积累的万卷书籍,常常是整日整夜的不出门一步。

    三年前,就在某个平静的夜晚,李慕然像往常一样,一个人独自在书房中津津有味的读着一本新购入的古籍。突然间,李慕然觉得书房内光芒一闪,有一道光线从书房某处角落透出。

    他顺着光亮寻去,在杂物箱中现了一面古旧的铜镜;这面铜镜看似并不起眼,但却泛出一层乳白色的光晕,十分绚丽。

    这铜镜李慕然早就见过,也不知是李家哪位先人在收购古籍古玩时一并淘来的玩意,和一堆杂物一起堆在这书房一角,无人问津。

    如今铜镜自光芒,令李慕然心下大奇,他把玩着这枚铜镜、仔细端详;就在此时,铜镜突然爆出一道强光、刺目耀眼,李慕然下意识的双目一闭,脑中感到一阵刺痛眩晕,就此人事不知。

    当他醒转时,却现自己成了一名“死而复生”的十二三岁少年道士,被人唤作“赵无名”。

    不仅身份改变,他所处这片大地,头顶上的这片星空,也是大非从前。从前的一切,无从查证,无迹可寻,仿佛是不可捉摸的梦境。

    “这三年来,也只有这面铜镜,才让我觉得那不是梦!”李慕然喃喃自语,同时从怀中摸出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

    铜镜表面并不算十分平整,而且还有些许绿锈,一看就十分古旧。三年前,李慕然和这面铜镜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三年来,李慕然一直将铜镜贴身携带,偶尔还会拿出来反复鉴赏,但铜镜却再也没有出现自行光的现象。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我成为了赵无名,还入了道门,就要好好把握这求仙问道的机缘!”

    李慕然说着,将铜镜放在了不远处的岩石上,然后将身份竹牌、几两碎银子等杂物也一一取出,放在一旁。

    身无杂物,心无杂念,始能作符。

    李慕然小心翼翼的将三张青色符纸一一铺开,他眼力过人,纵然在淡淡的这月光之下,依然能看清楚符纸中那细细的一道道木质纹理。

    这是用一株千年灵树的木材细细打磨成原浆、再经过九蒸九滤之后取其纯净木浆制成的高品质符纸,长六寸六分,宽三寸三分,每一张都一模一样。

    李慕然手按符纸、微闭双目,将制作开光符的过程在心中仔细的从头到尾过一遍。

    为了制符,这几年来,他经历了不少磨难,打下厚实的基础。

    制符讲究凝心静气、眼疾手快,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所以对于手力、眼力、心境,都有很高的要求。

    为了炼眼力,三年来,李慕然风雨无阻,每日凌晨初阳破晓之际都登高远眺,借助清晨时的紫气东来练眼;这种练眼方法,一旦中断一日就前功尽弃,李慕然却能持续千日,终有小成,单是这份坚持的毅力,就少有人能及。

    而为了练手,他每日都双手持水桶平举,立于庭中纹丝不动,一练就是一两个时辰。几年下来,他不但臂力过人,而且力极稳,绝无半点颤抖偏移。

    至于练心,方法就更加枯燥,常常是整日整夜的冥思打坐,对于那些好动的少年而言,这无疑是最为痛苦,但李慕然却能坚持下来。

    扎实的基础,让李慕然在制符上有了不少优势,这也是众同门都十分看好他的原因。

    “三张符纸,就有三次机会!”李慕然心中暗道:“搏一搏!”

    他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可以一次就成功的制作出一张中阶开光符,但是,他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

    “开光符的品质,与今后的修行密切相关,如果能制作出一张高阶开光符,那就最好不过!”

    李慕然反复斟酌,高阶开光符需要运用的技巧太复杂,对眼、手、心都有极高的要求,即便是勤勉有加、打下扎实基础的他,也仅有一丝希望去制作出一张高阶开光符。

    而制作开光符的符纸十分珍贵,每个弟子也仅有三张而已,他只有三次机会。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李慕然下定决心,要尝试制作高阶开光符。

    月光下,山石上,一人独坐,气定神凝。

    让李慕然没有注意到的是,那面被他放在一旁的铜镜,正在月光的照耀下,渐渐的浮现出一层淡淡的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