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二章斗文
    符,又称道符、符箓。制作一张符箓,与绘制丹青一样,需要笔墨纸砚,而且每一件都需要专门炼制,非凡间寻常物件可以代替。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符文。

    符文虽然玄奥繁复,但按照内容划分,无外乎“字、印、咒、斗”四大类符文。

    “字”即符字,是写在符箓上的特殊文字,每一个字都有特定的意义,蕴含特定的能力;

    “印”便是“封印”,是制符人在符箓上留下的特殊印迹,常见的有“指印”、“手印”和“章印”等形式,符箓能长期保存,便是因为有封印的存在,要使用符箓,就必须解开符箓上的“印”;

    “咒”即“咒文”,是将一段咒语用特殊的符形绘制在符箓上,每一段咒文,都蕴含某种威能,能大大提升符箓的作用。

    “斗”,即“天罡斗文”,暗含天地万物的繁衍规律,是沟通天地元气的关键。“斗”最为复杂,有“太极”、“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芒”、“七星”、“八卦”、“九宫”等各种斗文,每一个斗文,都是经过历代无数制符大师参悟天机、钻研多年才流传下来的珍宝。可以说,评价一个制符师的水准高低,主要就要看他能掌握多少种斗文。

    李慕然要制作的开光符,也有这四类符文。

    其中,低阶开光符,只需要绘制一字一印,相对简单。但凡有一点悟性的人,又肯勤勉修习,花上三年两载打下基础,多半就能将这一字一印绘制出来。

    而中阶的开光符,就要绘制出一字一印一咒。额外的那段咒文,可以大大提高开光符的效果,但难度也是极大。毕竟咒文曲曲折折十分繁复,又必须一气呵成不能有丝毫差池,即便是苦练几年,也难以做到。

    至于高阶的开光符,更是要在符纸上绘制出一字一印一咒一斗!开光符需要的斗文,虽然是最简单的五行聚气斗文,但也蕴含着非同寻常的效力。传闻中,斗文不但复杂多变,而且每个斗文都与天地命理相连,绘制起来会受到种种潜在的束缚,倍加困难。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开光符的品质越高,开光的效果就越好;而开光的效果,直接决定了修仙者今后的修行高度。

    千余年来,元符宗一共只有七名弟子成功制作出高阶开光符,这七人除了一人英年早逝外,其余六人后来无一例外的成为可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世外高人。

    大部分弟子,都是以低阶开光符开光、踏入修行之路,他们之中,能修炼到较高境界的,如凤毛麟角,极为罕见。

    能绘制出一张中阶开光符,已经是难能可贵,在众弟子中算得上出类拔萃,但李慕然却不满足于此。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也许只有这种对自己有极高要求的人,才能真正成就大业。

    “五行斗文中,以火属性的‘明火斗文’最为熟悉,也练习过不下千次,这次就绘制火属性高阶开光符。”

    李慕然深吸一口气,取出一枚银针刺破右手食指指尖,顿时冒出一颗鲜红的血珠。

    十指连心,指尖被银针刺破,自然极痛,但李慕然却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仿佛对此丝毫不觉。

    为了今日的开光符制作,李慕然此前多次刺破指尖在白纸上血书,早已经习惯。若非如此,强烈的刺痛感可能会让制符者在绘制复杂符文时分心,差之毫厘就前功尽弃。李慕然对自己要求严格,自然也不会让这些细节干扰自己的制符。

    此外,银针的粗细、刺入手指的深浅等也大有文章,要让流出的鲜血不要太多,但也不要凝固,一切都极为讲究,李慕然反复尝试多次,才有了这看似简简单单却十分完美的一刺。

    李慕然提起食指,在第一张符纸上某处轻轻一点。

    这一点,叫做“破笔”,又称“点头符”,即是绘制符文的第一笔,犹如画龙点睛,意义重大。

    李慕然的这一点,距离符纸上沿二寸二分,距离符纸左沿一寸一分,位置不偏不倚准确无误,他能做到这一点,与常年手、眼、心的基础锻炼密不可分。

    这一点点下后,李慕然食指如飞,极快的在符纸上划动着。

    只见他身体和手臂都是不动如山,只有右手手腕灵活之极的转动着,手指如笔,有力的画出直曲点圈等各种笔画。

    多年的勤奋努力,在这一刻显现出来,顷刻间,一个“开”字符字就落在符纸上,只需再加上一道指印封印,一个低阶开光符就算完成。

    不过,李慕然当然不会就此加上封印,“开”字完成后,他手腕一转,手指立刻围绕着这个“开”字又画起了一段十分诡异的咒文,一个个咒文如同蝌蚪般杂乱,却又连成一片,显得大有玄机。

    这是“开火咒”,有了这段咒文,再加上一个封印,就是一个火属性的中阶开光符。

    此时李慕然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神色也显得颇为吃力。这与他平日练习时大不相同,制作这段咒文时,他感到手指忽然如有千斤之重,运用起来十分艰难,如不是他手力、心力皆是上乘,只怕无法顺利完成这段开火咒文。

    这一幕如果让其他弟子见到,定要欢呼起来!第一张符纸就能制作出一字一咒,加上封印便可成中阶开光符,换做是其他弟子,定然惊喜莫名、激动万分。

    李慕然却不动声色,手指如飞,继续画符。

    现在,他要画下的,是明火斗文。

    明火斗文是最简单的五行斗文之一,只有三曲三直三圈共九笔,但每一笔,都蕴含着无穷玄机。

    斗文的前三笔,李慕然十分顺利的完成,可是到了第四笔,突然间右手如铅铸一般无法动弹,制符被生生打断。

    制符讲究一气呵成,他这一个停顿,令得所有符文都一下子崩溃开来,化为一片血水,浸透整张符纸。

    旋即,符纸自行燃烧起来,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李慕然面前。

    符纸不同于凡间纸张,有其灵性,一旦制符不成,符纸的灵性就会被破坏、然后自行毁去,无法重新来过。

    李慕然眉头一皱,轻轻摇了摇头。

    就在符纸化为青烟的一瞬间,他的右手又恢复如初,一切如常。

    在用普通纸张练习时,李慕然即便是在手臂上挂一个装满水的水桶,也能将斗文准确无误的画出,而且不洒出一滴水;然而到了实际制符,其困难程度,远想象。

    李慕然并不甘心就此放弃高阶符的制作,他平息心境,休息小半个时辰后,再次尝试制作火属性高阶开光符。

    有了一次真正的制符,即便是失败,也能从中吸取许多经验教训,这让李慕然对自己的第二次制符,更有信心。

    李慕然再次刺破右手食指,再次准确的点下破笔。

    刚才的失败,并没有影响到李慕然的情绪,他行云流水的画出一字一咒,然后立刻开始绘制那“明火斗文”。

    一曲一直,一笔一画,一举一动之间,无不彰显他扎实的功底。就在他画出明火斗文第四笔时,右臂果然再次如铅灌般沉重欲坠,但这一次李慕然早有准备,一股强劲涌入手臂,及时稳住手腕,继续画符。

    这一幕看似简简单单,但能做到这样举重若轻,背后不知有多少苦功、多少汗水。

    李慕然全力而为,虽然斗文只画出了数笔,他却已经大汗淋漓,衣衫尽湿。汗水蒸腾为雾气,笼罩在李慕然身旁,在月光的掩映下,犹如一层淡淡月华,分外迷离。

    “啊!”李慕然忽然被雷击般全身剧烈一震,正要画第六笔斗文的手指,也不由得微微一偏。

    绘制符文必须精确,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一偏,整个符文立刻崩溃、化为一片血水,而符纸也自燃起来,片刻间化为一缕青烟。

    又失败了,而且那股无形巨力的冲击如此之强、如此突然,即便再来一次,李慕然也没有把握安然应付。

    “即便再来一次,侥幸完成这第六笔斗文,后面还有三笔,遇到的困难只会更大!”

    李慕然虽然对自己要求甚高,但也有自知之明,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张符纸,要想成功绘制出高阶开光符,机会渺茫!

    退而求其次,画一张中阶开光符,是目前最稳妥的选择。

    对别的弟子而言,能得到中阶开光符已是极为满意,但李慕然不甘心。

    三年的勤勉刻苦,就这样付诸东流?

    “唉!”李慕然重重的叹了口气,仰望星空,平复心境。

    夜色朦胧,月光如银,山中幽静,只有他、他的影子和他的呼吸声。

    “咦?”李慕然忽然现,被他放到一旁的那面铜镜,此时居然在月光的映照下,泛出一层绚丽的银色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