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四章开光
    众少年一个接一个的走入大殿中,拜祭祖师,然后接受祖符开光。

    这祖符当真玄妙,只需片刻功夫,便能完成开光过程。而且哪怕只是一张低阶开光符,明窍开光都几乎是十拿九稳。

    一来这种用祖符和开光符开光的过程,元符宗已经流传千年,经过历代能人志士的不断改良,手段趋于成熟,成功率极高;二来这些少年,在入门时都已经过精心挑选,祖窍中凡尘杂质较少,也利于开光。

    晌午时分,已经有近半弟子接受开光,此时终于轮到了李慕然。

    李慕然一走入大殿,神色凝重的掌门苍霞道人脸上就浮现出一丝笑容。

    “无名,先祭拜祖师!”苍霞道人向李慕然吩咐一声,众弟子中,能让掌门苍霞道人直接喊出名字的,少之又少。

    “是!”李慕然立刻毕恭毕敬的走到符圣金相前跪拜行礼;拜过祖师后,他还向苍霞道人等道长也躬身行了一礼。

    苍霞道人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向墨云子介绍道:“墨师弟,这位弟子叫做赵无名,不但天资不凡,而且最为勤勉,是这批弟子中的佼佼者。希望他日后能像墨师弟一样,成为本宗栋梁之材!”

    “是么?”墨云子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李慕然一眼,说道:“既然掌门师兄都知道你的名字,想必中阶开光符一定难不倒你,不知你可尝试过制作高阶开光符?”

    “弟子的确尝试过,可惜实力不济,以失败告终。”李慕然黯然说道。

    苍霞道人闻言略显失望,但他仍然面带笑意的说道:“高阶开光符不仅要实力,更要机缘运气,的确是可遇不可求。不过没关系,能以中阶开光符明窍开光,同样是大有前途,这位墨师叔就是你的榜样!无名,拿出你的开光符吧。”

    “是!”李慕然心中忐忑,他依照掌门师伯的指点,走到了大殿中心的圆台上,然后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唯一的一张符箓拿出,贴在额前。

    这张开光符上,没有符字、没有咒文,更没有斗文,只有一些凌乱的指印。

    此符一出,大殿内顿时一片喧哗,不仅是一旁的弟子议论纷纷,就连那几名道长也是惊奇不已。

    “废符!这是怎么回事?”苍霞道人脸色一变。

    “哼,无须多猜,定是此子好高骛远,一心要画高阶开光符,结果屡屡失败,侥幸留得一张废符而已。”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捻须说道,他是赤霞老道,元符宗资历颇深的道长之一。

    赤霞老道摇摇头,转身向身后的一干弟子说道:“仙路漫漫,岂能一蹴而就!志向高远不是坏事,但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人贵有自知之明,今日赵无名之事,就是一个教训,希望你等引以为戒!”

    “嘿,一张废符,简直是白白浪费了祖符的元气!你走吧,你没有资格接受祖符开光!”墨云子冷哼一声,神色严厉的向李慕然说道。

    “且慢!”苍霞道人轻叹一声,说道:“各位师弟,从平日表现来看,赵无名出类拔萃,是这批弟子中最有希望之人。我等是否要再给他一张开光符符纸,让他有机会画出中阶开光符,顺利开光?”

    “掌门师兄此言恐怕有些不妥!”赤霞老道连连摇头说道:“千余年来,本宗一直是每个弟子都只有三张符纸、三次机会,这样才公平。一旦因为这赵无名破例,以后自然就有百般藉由再次更改规矩,最终将导致诸多不公和隐患。”

    “赤霞师兄所言有理。师弟知道掌门师兄爱才心切,但不可因此破坏本宗千年的规矩。”

    “不错,事实上千余年来,类似的事情也偶有生,但都没有因此破例,我等自然也不要坏了规矩。”

    “而且,修仙讲究机缘。赵无名虽然勤勉有加、潜力很大,但欠缺了机缘,同样也不会在修仙路上走的太远!”

    七八名道长议论纷纷,多是在反对苍霞道人的提议。

    李慕然惴惴不安,他的命运,几乎就掌握在这些人的几句轻描淡写的话语之中,这种感觉,极不好受。

    苍霞道人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诸位师弟都反对,老夫之前的提议,就此作罢。不过,墨师弟,根据本宗门规,弟子无论拿出何等品质的开光符,本宗都当为其开光。”

    “但是,如果因为开光符品质较差而无法顺利开光,这名弟子就要被逐出本宗或者等待五年后的下一次开光大典。而五年后,赵无名已经年过二十,错过了开光的最佳年纪,所以没有资格再进行下一次开光。”

    赤霞老道也说道:“掌门师兄说的不错。墨师弟,你就替他完成开光过程吧,反正这开光符品质极差,也耗费不了多少祖符元气。”

    “既然两位师兄都这么说,师弟自当从命!”墨云子点了点头,然后冷冷的向李慕然喝道:“闭上双目,意守祖窍!”

    李慕然急忙依言闭上双目,努力去“窥视”自己双眉正中向内一寸处——当然,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到。

    墨云子挥动手中青剑,洒出一道道青光,向祖符打去,祖符泛出一层七彩霞光,照向李慕然额前的废符。

    那张废符,化为一道血光没入李慕然的眉心之处,符纸本身则化为一缕青烟消失。

    刹那间,李慕然全身一亮,而与此同时,大殿内则为之一暗!

    仿佛所有的光芒,都在这一瞬间汇集到李慕然的身上,大殿内如黑夜降临漆黑一片,而李慕然则仿佛黑夜中的皎洁明月,浑身泛出淡淡的银辉,绚丽而朦胧。

    不过这种奇景仅仅持续了一眨眼的功夫,下一刻,一切又恢复正常。

    “我看到了!”李慕然大喜的睁开眼,说道:“弟子看到了一缕淡淡的光芒,是不是已经明窍开光?”

    “用废符也能开光?”墨云子有些怀疑,他径直走到李慕然身边,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李慕然的手腕上。

    李慕然顿时感到一股清凉之意从手腕中传来,这股凉气顺着自己的手臂向身体各处流动,但遇到重重延阻,很快就消失。

    “的确是开光了!”墨云子淡淡的说道:“不过,仅仅是开出了一缕缝隙而已,修炼资质算是奇差!奇怪,奇怪!可惜,可惜!”

    墨云子摇摇头,示意李慕然退到一旁。

    他说的奇怪,自然是惊讶于李慕然能以废符开光;说的可惜,却是为李慕然惋惜。李慕然既然能用废符开光,说明本身天赋不错,如果能用中阶开光符开光,肯定效果更好!

    李慕然默默的站在众弟子之中,忍受着周围投来的各种目光。虽然墨师叔说他开光效果不好、修炼资质极差,但他却仍抱有一线希望。

    这份希望,便是来自那神秘的镜中符文,李慕然亲眼见到自己画出的符文无比玄奥精深,肯定大非寻常,只是为什么会凭空消失,他却不得而知。

    换做其他少年,多半早已将此事和盘托出,但李慕然却一个字也不多提,他甚至猜想这可能牵涉到惊天的秘密,为此受点委屈、被同门和师长们看不起,又算得了什么!

    李慕然之后,6续又有两名少年上前接受开光,都很顺利;但轮到第三个少年时,祖符忽然间光芒黯淡,无法顺利激。

    “祖符元气不足?”苍霞真道人亲自仔细检查祖符后喃喃说道:“奇怪,昨日青霞师妹已经将祖符充满元气了,足够这百余弟子开光之用,怎么尚有一半弟子未开光,就已经耗尽元气?”

    “也许是祖符流传太久,耗费的元气越来越多吧。”赤霞老道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猜测。

    苍霞道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吧,今夜老夫亲自用元气符为祖符充满元气,明日此时,继续开光大典,为剩余的弟子开光。”

    剩下的弟子得知此消息,顿时颇为失望,辛苦数年,终于等到开光大典、正式踏入修仙界,想不到又要再多等一日。

    不过此事也由不得他们反对,众弟子只能纷纷退下,而那些已经开光的弟子,则或喜或忧,心情各异。

    开光只是第一步,明日开光大典全部结束后,将有择徒拜师之礼。届时,如果没有师长挑中他们,即便他们已经开光,恐怕也不能继续留在元符宗内修行。

    而李慕然居然只拿出一张废符、勉强开光之事,也在众弟子中议论传开,李慕然所过之处,背后少不了有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李慕然以前总是被一群弟子包围、问东问西,如今却孑然一身、形单影只,这其中的落差,倒也让他体会到几分世态炎凉。

    “仙路漫漫,道心绵绵;有道是心如止水,古井不波;不纵于欲、不迷于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李慕然暗叹一声:“我因外人的看法而心生变化,看来我的心境历练,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