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五章神光之变
    石屋内,李慕然盘膝而坐,双掌平伸置于膝上,双目微闭,双肩微含,颌略收回,鼻观心处。

    此乃“观光”之姿,是修仙者感受祖窍神光的常用手段。

    李慕然从典籍中看到,开光之后,用观光之势,可见神光。一般来说,见到的神光强弱和形态,能直接反映出开光的效果。

    比如说,用火属性的低阶开光符开光,成功之后,观光可见祖窍内有一火光,通常是一个火点或一朵豆大火苗;而如果是用中阶的火属性开光符开光,见到的祖窍神光就会更强,更明显,通常是一团火焰,大小也可能达到寸许。至于用高阶火属性开光符,传闻中祖窍神光便是火灵形态,不但是一团更大的火焰,而且还能演化出各种形态,或是一只火雀,或是一条火蟒,极为神妙。

    李慕然很想知道,自己所开之光究竟是什么品质,什么属性,这对于他今后的修行,十分重要!

    因为只有当修炼功夫与祖窍神光呼应一致时,才能有最好的修炼效果。人生苦短,修炼却永无止境,只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才可能达到更高更远的境界。

    一炷香后,李慕然睁开双目,皱起眉头。

    “怎么回事,连续尝试了数次,都只能见到一缕微弱的光芒,完全看不清是什么!”

    “难道真如墨师叔所言,我仅是勉强开光,资质极差?”

    李慕然不禁又有些担忧起来,开光是修炼的第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开光是修炼的基础,基础是否扎实,直接决定今后的路是否平坦,能走多远。

    “不行,一定要弄清楚。就算再微弱,也要看清那是一缕火光,还是一滴水珠;是木苗,还是金光。起码要知道五行属性如何,才好修炼对应的五行功法。”

    李慕然继续努力的打坐观光,此番举动颇耗费心神,才不过一两个时辰,他就脑中昏昏沉沉的,而且再强行观光就会头痛欲裂,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却很快在不知不觉间昏睡过去。

    一觉醒来,万籁俱寂,天色已暗,淡淡的月光从窗中洒入屋内,犹如水银泻地。

    “已经深夜了,居然睡了这么久!”李慕然暗惊,同时肚中咕噜几声,已是饿了。

    可惜,他已经错过了晚饭时间;以前李慕然也有因勤奋修炼而错过用膳,但总有师兄弟主动替他备好饭菜,给他送来。不过今日,却没有人这么做。

    “恐怕以后都不会有了!”李慕然苦笑一声,拍了拍肚皮:“没关系,反正再过几个时辰,就该天亮了,明早多吃点便是。”

    精神不错,李慕然决定再观光试试。

    这一次,他刚刚闭上双目,心神还没有完全集中到祖窍处,就已经感应到了大为不同的情形。

    “好多光芒!”李慕然大喜:“一闪一闪的,犹如漫天繁星!啊,还有一道光芒浑圆皎洁,犹如满月!”

    李慕然睁开了眼,兀自有些不敢相信:“这不是什么幻觉吧?”

    他再次闭目观光,这一次,仍然“看”的十分清楚,他的祖窍之中,繁星斗斗、皓月争辉,星月之光大盛,仿佛包含了整个夜空一般,完全不是白日里的那副情形!

    “这是什么神光异象?典籍中从未见过!”李慕然又惊又喜,他反复的观察神光,沉迷其中,肚中的饥饿,早已经抛诸脑后。

    有那么一段时间,李慕然仿佛置身于璀璨繁星之间,星辰皓月就在身边悬挂,触手可及;那闪耀的星月之光,几乎要将整个世界照亮。

    “咚咚咚!”几记敲门声将李慕然打断。

    “是谁?”李慕然收起观光之姿,站起身来。

    “赵师兄,是我。”一个少年的声音回道。

    “木师弟?”李慕然打开门,见到了一名瘦瘦的少年,后者手中还拎着一个提篮。

    “赵师兄,你今晚没去用饭吧,我替你备了一些,刚热了热,你趁热吃吧。”少年说着,将手中的提篮交给李慕然。

    李慕然接过提篮,心中不免有些感激:“多谢木师弟!”

    这个木离木师弟,平日少言少语,也没有对他特别热情,更不似其他师兄弟那样常对他言语奉承,想不到此时此刻,却只有这个木师弟还记得为他送饭;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

    “赵师兄,开光之事就不要多想了,以后还有机会……”木离看来是打算要宽慰李慕然几句,但却没有从李慕然脸上看到丝毫的沮丧之意,于是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

    李慕然笑道:“木师弟不必担心。修行之路,崎岖坎坷;要想成仙,必定经过无数艰难险阻,区区一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

    木离也笑了笑,心中一松的说道:“赵师兄能这么想,真是心胸宽大,师弟多虑了!时间不早了,赵师兄用过饭后,早些休息吧,师弟告辞!”

    “多谢!”李慕然拱了拱手,目送木离离去。

    当木离走出几步后,李慕然忽然说道:“木师弟,这一饭之恩,赵某日后定当图报!”

    “赵师兄言重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木离摆了摆手,身影渐渐消失在月色之中。

    第二日清晨,正在闭目观光的李慕然忽然间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怎么祖窍神光又变回了这副模样?”

    李慕然骇然自语道,他醒来后再次观光打坐,却现,祖窍中的神光,又是那么淡淡的一缕,几乎弱不可察!

    可是,昨晚他明明观察到,自己的祖窍神光犹如星月当空,光辉无限,怎么才过了几个时辰,又是这般死气沉沉的模样?

    一般说来,神光开窍后,就不太会有变化,至多也是细微的改变,像他这样的反复剧变,简直不可思议。

    李慕然眉头紧锁,神光变化如此怪异,不由他不仔细思索。

    然而,此事过于诡异,李慕然对神光所知,又仅限于少量的几本古籍,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当!”几声钟响,却是宗门在召集他们这些弟子。李慕然略作收拾,赶往开元峰。

    掌门苍霞道人昨夜连夜用元气符将祖符充满元气,今日开光大典继续进行。

    这一天的开光就进行的十分顺利,祖符的元气,一共才用了小半,而且只花了半上午的功夫,剩余弟子就全部接受开光完毕。

    百余名弟子中,没有一人持高阶开光符开光,以中阶开光符开光的,也仅有七八人;其余的都是低阶开光符,其中甚至还有四五人未能开光成功——这几人便也失去了留在元符宗的资格。以“废符”开光的李慕然,算是一个奇葩特例,勉强跻身于已开光弟子的行列中。

    开光大典结束后,便是各位道长挑选弟子、接受弟子拜师大礼的过程。这个过程让众弟子尤为紧张,他们希望自己能被口碑好、脾性好的那几位师长选中收为弟子,但可惜此事是众道长单方面的选择,这些弟子只能被动接受。

    几个以中阶开光符开光的弟子,在第一轮就被几名道长瓜分抢走,剩下的弟子资质也都差不太多。这些道长挑选弟子,除了看其特长外,基本上就是看其是否顺眼了。

    眼见众师兄弟被一个接一个的挑走,一直无人问津的李慕然不禁有些心慌。

    若是无人愿意收他为徒,他虽然已经开光,却也不免要离开元符宗,说不定就此断去了修行之缘。

    事到如今,李慕然甚至有想过要将自己祖窍神光异常之事说出来,但如今他祖窍神光黯淡,即便道出,又有几人能信?

    众弟子66续续被各位道长挑选为门徒、行拜师礼,一直持续到下午,最后只剩下十余名弟子未被挑选。

    这十余人,都是开光效果不佳的弟子,李慕然就是其中之一。

    “没有师兄弟要多收几个弟子么?”苍霞道人朗声说道:“这些弟子也有一些潜力,栽培一番,未尝不能成才!”

    赤霞老道笑道:“掌门师兄,收徒一事讲究宁缺毋滥,这些弟子要么资质奇差,要么是不能吃苦、不够勤勉,即便让他们走上仙路,也只是浪费心思。”

    其他几名道长也是连连点头,显然都和赤霞老道一般的想法。

    墨云子补充说道:“既然这十余名弟子没有师门,即日起便可离开本宗,另觅良缘。”

    “是!”四五名少年依言拱了拱手,离开大殿。

    这几人的脸上,看不到多少失望和沮丧,反而颇有几分轻松。众人都知道,这几个弟子都是出生富贵人家,自小娇生惯养,哪里能受得了修行之苦,早想着有朝一日离开这深山老林,回到世俗界继续做自己的大少爷。

    李慕然则与他们不同,眼见就要被赶出宗门,他情急之下,急忙向掌门一拜求道:“弟子一心向道,愿付出加倍努力,以勤补拙,求各位师叔师伯给弟子一次机会!”

    “弟子一心向道,恳请各位师叔师伯再给一次机会!”不愿离开宗门、又没有师门的其他几名弟子,也立刻上前跪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