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十章紫霞道人
    数日后,少数几名弟子已经成功制作出一星元气符,立刻拿出来炫耀一番,好不得意,倒也引来不少羡慕的眼神。身怀七张元气符的李慕然,得知此事笑而不语,并没有声张的打算。

    半月后的某一日,李慕然正在屋中打坐。

    虽然白日里修炼的度很慢,但却聊胜于无,而且白日里修炼出的元气,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所以李慕然仍然坚持着修行,只是在晚饭前休息几个时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他打断,他收起功法,打开门,见到了一脸紧张的木离。

    “木师弟,何事如此慌张?”李慕然诧异的问道。

    木离气喘吁吁的说道:“赵师兄,我刚打听到,紫霞师叔已经返回了宗门!”

    “这么快!”李慕然心中一凛,但也没有多少慌张,毕竟他怀中有几张元气符。

    李慕然问道:“这么说来,我等立刻就要前去拜见,求他老人家收徒?”

    木离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听清风师兄说,紫霞师叔出了一点意外,好像受了伤,接下来要闭关修养,大概要一个月的功夫。收徒之事,等紫霞师叔出关后再议。”

    “我知道此事后,立刻跑来通知赵师兄,好让赵师兄有所准备!”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看到木离浑身大汗淋漓,显然是奔了不短的一段路,心下颇为感激。

    “多谢木师弟!”李慕然说道:“其实我倒是有所准备,相信能打动紫霞师叔。不知木师弟是否也有所应对?要知道,一个月的时间太短,即便在这期间刻苦修炼,修为也难以有明显提升。”

    木离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答道:“办法我正在想,但一时间还没有什么好主意。”

    李慕然心念一动,说道:“如果木师弟信得过我,把你的那几张符纸交给我!”

    “符纸?赵师兄要制符么?我先前试了两次,都失败了,而且浪费好多修炼不易的元气,所以不敢再试,还剩下八张,都交给赵师兄吧!”木离二话不说,从怀中摸出一个油布包裹的锦囊,从中取出几张整齐叠放的符纸,悉数交给李慕然。

    对于这些开光不久的弟子而言,这几张符纸就是最宝贵的东西,所以一直贴身带着。

    “我去通知其他几个师兄弟,好让他们也有所准备!”木离双手一拱、便欲离去。

    “且慢!”李慕然喊住了木离,眉头一皱的说道:“木师弟,你可知道,你去通知其他师兄弟,意味着什么?”

    “赵师兄此言何意?”木离睁大双目,一副困惑不解的神色。

    李慕然淡淡的说道:“紫霞师叔就算真的打算收徒,多半也不会将我等全部收下,自然而然的,就会在我等之中,选出最优秀的两三人。你早点通知那些师兄弟,就让他们早一点做好准备,他们的机会就会更大一些,而你的机会,就会更小。到头来,吃亏的反而是你!”

    木离一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李慕然继续说道:“在你这种情形下,很多人为求达到自己目的,不惜暗中使出种种伎俩、对付同门,以求能脱颖而出。你不去耍这些手段,已经相当难得,没必要特意去帮助你的竞争对手——包括我在内。”

    这番话,必是有一定阅历者才能看破,如今从一个少年口中说出,的确不常见,木离闻言,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在木离看来,这个赵无名赵师兄平日里沉默寡言,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的确饱含深意。

    片刻后,木离微笑说道:“多谢赵师兄指点!我明白赵师兄的意思,不过,我还是打算去通知那些师兄弟。仙路渺渺,不是每个人都有机缘接触。即使我自己不得仙缘,能看着其他师兄弟继续修行,也同样欣慰和高兴。”

    李慕然点了点头,颇为钦佩的说道:“你能这么想,当真是难能可贵!不过,我虽然不屑于玩弄阴谋诡计,但也不没有你这样的情怀,我就不陪你去了。”

    木离随即告辞,李慕然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其他几位师弟能否打动紫霞师叔、留在宗门,那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和能力;不过这个木离木师弟,李慕然却要帮他一把。

    不为别的,就为那一饭之恩以及那难得一见的侠义心肠!

    李慕然身为旁听弟子、没有师门,倒也不全是坏事。至少这段时间内,他是闲人一个,没有杂事在身,也没有师命效力,所以可以一心一意的修炼。

    他的勤奋在此时体现出来,他每日清晨和上午,都要一直练功。午后会入睡,到了晚饭前醒来;用过晚饭后,又一直修炼下去。每日十二个时辰,他有八九个时辰都在修行。而别人正沉入梦乡之际,却是他修炼的最热火朝天的时候。

    李慕然现,夜间修炼的天地元气虽然不能长久的存于体内,但却可以趁其消散前,用来冲穴通脉。

    人体内的奇经八脉,并非其他经脉那样畅通无阻,而是被各种凡尘杂质不同程度的堵塞;冲穴通脉,本身就是一个以天地元气洗涤肉身、净化杂质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有时候让人舒适的飘飘欲仙,有时候却痛苦不堪,如万蚁噬身。

    虽然众弟子都明知要提升修为,这点痛楚是在所难免;可是面对这难以忍受的痛苦,这些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少年们,难免会有些退缩。能一直咬紧牙关、从不间断修行的,也仅有少数人而已。

    一个月后,李慕然等几名旁听弟子果然接到通知,要去紫霞峰上,拜见紫霞道人。

    “木师弟,你可准备好了?”路上,李慕然向木离问道。

    木离有些担忧的说道:“倒是准备了一件东西,就是不知道是否能入紫霞师叔法眼。”

    李慕然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交给木离,说道:“没关系,如果不行的话,把这锦囊中的符箓呈给师叔,他老人家说不定就会收你为徒!”

    木离一愣,打开锦囊一看,赫然见到叠放整齐的一叠元气符,数一数,共有七张。

    “这些,都是赵师兄画的?”木离大吃一惊,有些不敢相信。

    李慕然含笑点了点头,算是承认:“前几年的辛苦打下的基础,总算没有白费。八张符纸,我失手了一次,得到七张元气符。你能拥有七张元气符,在众弟子当中,应该算是佼佼者了!”

    木离大为感动,他喃喃说道:“制作这么多元气符,那要花费多少元气啊!赵师兄修炼不易,为了师弟花费这么多心血,师弟实在愧不敢当!这些元气符赵师兄都拿走吧,我留下一张便可,能画出一张元气符,都可以向紫霞师叔交代!”

    李慕然一摆手,说道:“过了眼前这关再说,万一紫霞师叔眼界甚高,对弟子要求极严,恐怕不是一张元气符能解决的!”

    李慕然坚决不肯收回符箓,木离只好将其收起,颇为感激。

    翻过几座山峰后,进入紫霞观的山门,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一片规模不小、但有些古旧的道观前。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就立于道观门前,正是清风子。

    “见过清风师兄!”李慕然二人急忙行礼。

    “二位师弟请入大殿中等候,师父不多久便会来到。”清风子淡淡的吩咐一声,指引二人步入大殿。

    大殿里空荡荡的,格外安静,这让二人心中不免都更加紧张起来。

    不多久,其余几名旁听弟子也6续来到这里,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几丝不安和担忧。

    众弟子默默的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有轻轻的脚步声从内殿传来。

    随即,一名四十来岁、颌下留着黑色长须的中年男子走到大殿主座前,向众弟子微微一笑:

    “你等就是掌门师兄提到的那几名旁听弟子?”

    众弟子立刻醒悟,急忙向中年人躬身参拜:“弟子拜见紫霞师叔!”

    李慕然注意到,这个紫霞师叔,虽号称道人,却没有做道士打扮,衣着更像是一个中年书生。他也面带微笑,但与掌门苍霞道人那慈祥可亲的笑容不同,这紫霞师叔的笑容中,却透露出几分不怒自威的庄严。

    紫霞道人脸色有些苍白,与之前他曾经受伤的传闻不谋而合,也不知刚刚伤愈的他,心情是否会因此受到一些影响,从而左右他收徒的决定。

    “弟子一心向道,求紫霞师叔收为门徒!”众弟子再次拜道,表明心意。

    紫霞道人轻笑一声,说道:“本道人收徒,虽不拘于所谓的资质天赋,但对弟子也有一定的要求。说说看,你等都有什么特点,如何能入得本道门下?”

    说着,紫霞道人双目精光一闪,锐利的眼神,在众弟子身上一一扫过,看到李慕然时,他双目微微一缩,竟露出几分讶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