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十一章拜师
    李慕然只觉得紫霞道人的眼神如同一柄利剑,几乎要将自己里外看个通透,他心口陡然间狂跳了一会,不禁下意识的就低下头去,不敢看向对方。

    “你叫什么名字?”紫霞道人指向李慕然,说道:“你体内的法力不算深厚,不过居然在冲穴通脉上进展不慢,你的公孙穴已经通了一半,冲脉修炼的不错。”

    李慕然心中一惊,对方只是这么扫一眼,居然就将自己的修炼情况分析得清清楚楚,果然是自己还无法想象的“高人”。

    “弟子赵无名,恳求师父收弟子为徒。”李慕然这句话说的诚恳之极。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三张符箓,每一张都是一星元气符,他又说道:“弟子虽然资质一般,但能将勤补拙,已经可以制作出一星元气符。”

    “嗯,不错!”紫霞道人笑着点了点头,“那几位师兄师弟没有收你为徒,多半是走了眼。的确也有少数先例,虽然开光不顺,但日后修行却能不落下风。”

    不过紫霞道人对于收徒一事,却没有正面答复,他转而指向李慕然身边的木离问道:“你呢,又有什么长处?”

    “弟子木离,擅长……”木离顿时十分紧张,满脸通红的说道:“弟子听说师叔喜欢杯中物,便亲自酿制了一壶百果酿,请师叔品尝。”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只葫芦,淡淡的酒香四溢。

    紫霞道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这让木离更加的忐忑不安。

    “好,好,好!”紫霞道人连说三个好字,他将酒葫芦收下,却没有立刻畅饮。

    “你们几个呢,也都说说看,自己有哪些本领?”紫霞道人似乎心情大好,向其他几名弟子含笑问道。

    这几名弟子急忙纷纷介绍自己,有的说自己不怕吃苦,有的说自己天生力气大,还有的说自己脚力快,道观中若是有什么跑腿的事,都可以交给他。

    李慕然眉头微皱,拜师是为了求仙问道,自然应该以修行上的能力为主;不过这几名旁听弟子都自知在修行上天份不足,所以只能在“旁门左道”上找一线机会。木离如此,其他几人也是如此。

    李慕然不为木离担忧,毕竟后者有几张元气符在手,关键时刻拿出来,应该也能打动紫霞道人;其他几位弟子,恐怕就很难留下了。

    听完众弟子的言说后,紫霞道人朗声笑道:“你们几个小东西,也算是各有所长!好吧,天无绝人之路,本道人可以将你们都收为徒弟、让你们留在宗门修行,不过,你们必须答应本道人一个条件!”

    “多谢师父!”众弟子闻言大喜。

    李慕然心下颇为惊奇,他怎能想到,这一切居然如此顺利,甚至木离都尚未出示那些元气符。

    “什么条件?”李慕然试探的问道。

    紫霞道人说道:“三年后,宗门会有一个任务下达。这个任务有一点风险,但对你等也有不少好处。要做本道的弟子,必须参加这个任务,不能借故推脱,否则为师定当严厉惩处,你等可愿意接受?”

    “弟子愿意!”木离等几人立刻满口答应下来,对他们而言,这样的机会,简直千载难逢!

    “有风险的任务?”李慕然心中有所怀疑,一时间没有答话。

    “如果不愿意的话,本道也不勉强,不过就要请出门外了!”紫霞道人淡淡的说道。

    没有其他选择,李慕然虽然心中尚有疑虑,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弟子愿意,拜见师父!”

    众弟子整齐的向紫霞道人行拜师礼,紫霞道人笑呵呵的受礼,并亲自将他们一一扶起。

    师徒几人热切的见过后,紫霞道人说道:“这三年,你等好好修行,勤加努力。为师喜欢四处漂泊,你等平日里恐怕不容易见到为师。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向你们的大师兄清风子求教。为师法力尚未完全复原,你等先行告退吧。”

    “是,多谢师父!”众弟子齐声答道。

    紫霞道人正欲离去,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他晃着手中的葫芦,说道:“离儿,百果酿太甜太淡,下一次,给为师酿一些烈酒!哈哈!”

    “是,师父!”木离兴奋的答应下来。

    紫霞道人离去后,众弟子欣喜异常,一齐欢呼雀跃。

    “赵师兄,怎么了?我等终于是正式弟子了,你怎么却好像有些不高兴?”木离见李慕然沉默不语,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李慕然淡淡一笑:“我只是觉得,这未免太过顺利,有些意料不到罢了。”

    “呵呵,这就叫车到山前必有路,总归有一线希望!从今往后,我等就是同门师兄弟了!”木离十分高兴,至于几年后的那个宗门任务,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另一名弟子接口说道:“是啊,我等成为旁听弟子,焉知非福!师父跟我们这些弟子说话,也一直面带笑容,我看他比其他几位师叔师伯要亲切的多!”

    “但愿如此!”李慕然微微点头,不再多言。

    ……

    知事房,木离和李慕然正在此处登记,办理成为一名正式弟子的相关手续。

    “姓名?”负责登记的是一位青年师兄,有气脉中期修为。

    “赵无名。”

    “何时入门?”

    “四年前作为一名外门弟子进入本门。”

    “入门前是何出身?”

    “这个……”李慕然顿时有些支支吾吾。

    “怎么了?”青年师兄好奇的问道:“即便有难言之隐,也不能隐瞒。况且本宗乃是世外道门,世俗恩怨,也不会追究。”

    “是这样的,”木离急忙替李慕然解释道:“赵师兄在三年前遇到一场大劫,虽然保住性命,记忆却都丢了,所以想不起以前生过的事情,并非有意隐瞒。我记得赵师兄以前说过,他好像是出生在附近的山村中,家里以采药为生。”

    “哦,原来是你!”青年师兄恍然,他饶有兴致的打量李慕然,说道:“听说三年前有一名外门弟子被天雷劈中,昏死两日后又突然醒转,却因此丧失记忆、性格大变,原来就是你!”

    “正是师弟。”李慕然点了点头。

    青年追问道:“我听说,天雷从不无缘无故的劈中生灵,要么是戾气太重,受到天谴;要么是另有玄机,你为什么会被雷劈,你做了什么事?”

    李慕然苦笑一声:“师兄说笑了,弟子只是倒霉罢了。”

    “不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怎么能说倒霉呢!”青年笑道,将这些信息简略的备录下来,然后交给李慕然一枚弟子令牌。

    “你呢?”他又问向木离。

    “在下木离,是自小被本宗一位执事弟子收养的一个孤儿。因为弟子被现时,是遗弃在一株大树下,所以取了‘木’姓,单名一个‘离’字,后来……”

    李慕然拿到弟子令牌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前去内门的藏书阁。

    他早听说,内门的藏书阁中有上万典籍,但只有正式弟子才能入阁翻阅。

    藏书阁所在的朝元峰,与紫霞观相隔不远,李慕然从新秀峰搬入紫霞观后,便前往朝元峰。

    这里颇为幽静,青翠深山中,只有一条窄窄的石阶山路,上面青苔曼曼、处处残破,显然是年久失修,大概平日里也没有多少弟子会踏足此处。

    蜿蜒山路的尽头,是一座孤零零的三层阁楼,同样是有些古旧。楼阁并不很大,掩映在高大茂密的林木之中,更显几分清幽。

    藏书阁的门半掩着,李慕然推门而入,一股熟悉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

    李慕然顿时神清气爽,这藏书阁内部,却是一尘不染,也没有霉腐之味,应该是有人经常打理。

    一名二三十岁、做书生打扮的青年,坐在入口处,在他身后,一排排书架上放满了一部部典籍。

    这青年书生正手捧一本黄的古书看得津津有味,对李慕然的出现似乎毫不察觉。

    李慕然微微一笑,看到这位师兄,他仿佛见到了以前的自己——同样会看书看得如此入神。

    李慕然不忍打扰青年的雅兴,缓缓从他身边绕过,走向那几排书架。

    “且住!”青年忽然收起手中古书,淡淡的说道:“这位师弟,你还未缴纳灵石呢!”

    “灵石?我是正式弟子,看书还要缴纳灵石?”李慕然眉头一皱。

    青年向入口处的墙壁上一指,上面有写着几行大字,交代藏书阁的规矩。

    李慕然顺其看去,果然见到这条规矩:“所有正式弟子进藏书阁一日,都需要缴纳一块灵石!”

    李慕然顿时十分为难,他试探的问道:“师兄,能否通融一二,师弟刚刚入门,尚没有灵石在手。可否先行记账,以后再偿还?”

    “这可不行!”青年书生急忙摇头说道:“这是宗门规矩,师兄我也只是负责此处的一名执事弟子,做不得主。”

    李慕然爱书如命,眼见无数典籍就在眼前,却不得翻阅,心中颇不是滋味。

    他心念一动,问道:“师弟这里有一些元气符,不知可否……”

    话未说完,青年书生立刻惊喜交加的反问道:“你有元气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