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十四章制符售符
    “买不起。”李慕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离开了这家符箓铺。

    天色不早,李慕然想起清风子的嘱咐,便不在流连,离开坊市,回到宗门。

    在藏书阁里看到了大量功法和法术典籍,又在坊市里见识到了各种巧妙宝物,李慕然的眼界,与数日前已经大为不同。

    这一次,他要重新打算一下自己的修炼计划。

    李慕然心中暗道:“既然找不到元气消散的原因,不如干脆将这些元气炼成元气符,然后出售为灵石。”

    “有了灵石,就可以购买诸多宝物、阅览更多典籍,慢慢的再寻找线索。”

    典籍中常言,修仙乃是万年功业,岂可急于一时!循序渐进才是道理!

    斟酌一番后,李慕然便有了决定,白天他修炼半日,休息半日,夜间则全力打坐吐纳,然后用吸收炼化的天地元气制符。

    李慕然虽然已经是正式弟子,但尚未领取任何差事杂役,尽管这样他没有任何俸禄收入,但也落得清闲。

    所以,这段时间他就全力制符。随着越来越熟练,一个晚上,他可以制符四到五次,二十二张符纸,五个夜晚后,他便全部用掉。

    基础扎实,手段熟练,李慕然一共只失手两次,得到整整二十张一阶元气符。

    二十张元气符,蕴含的天地元气总量,极为惊人。换做是其他弟子,怎么舍得将辛苦修炼的大量元气都用来制符!

    李慕然却是不得已而为之,反正这些元气不用也是白白浪费。

    李慕然随即又去了趟坊市,将这些元气符统统兑换成一阶符纸,一共是一百张,怀中揣的鼓鼓囊囊。

    “小兄弟制符的手段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就将那些符纸全部制成了元气符?”掌柜的有些惊讶。

    一般来说,制作二十张一星元气符,起码也要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李慕然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辞说出:“这些元气符,是我和七八个师兄弟一起连夜制作的,我来跑腿卖掉而已。”

    “原来如此。”掌柜的含笑点了点头,这样全力制符,虽然度较快,但修行上却会止步不前,是否算是得不偿失也很难说,不过这番话,掌柜却是不会向李慕然提及的。

    李慕然看过不少典籍,自然对此心知肚明,得到这一百张符纸后,他并没有再急于全力制符,而是一边修行,一边制符,每个晚上,只在黎明前元气将要消散时,才制作那么两张元气符。

    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一次李慕然不敢将元气符一次性拿出来卖出,而是隔三差五的去一趟坊市,卖掉几张元气符,丝毫不会引起注意。

    而且愿意收购元气符的店铺很多,价格也都统一。元气符的用途比李慕然想象的更广泛,除了元符宗的弟子外,其他各宗弟子也需要元气符来补充符纸鹤等符箓的元气。

    几次下来,李慕然也积攒了一些灵石,一部分用来换做符纸,另一部分则留下来去藏书阁阅览书籍。

    三个月后的某一日,李慕然一大早又去了藏书阁。他与肖书生已经很熟了,放下一块灵石,打了个招呼,便要径直去往第二层,看一些介绍各种符文的典籍。

    “赵师弟且慢,”肖书生忽然叫住李慕然:“师弟来得正好,师兄有一件事,要与你商量一二。”

    “什么事?肖师兄要再换几张元气符么?”李慕然好奇问道。

    肖书生说道:“是这样的,我答应了莫师兄,打算和他一起去执行一个任务,需要离开宗门半个月。不知这段时间,赵师弟能否替我打点一下藏书阁?”

    “打点藏书阁?”李慕然一愣。

    “是啊,非常简单!藏书阁平日里也很少有师兄弟光临,算是一个清闲的差事。不过这个差事没有酬劳,宗门也不放任何奖励,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免费饱览群书。我看赵师弟也是爱书之人,不知是否愿意帮师兄这个帮?”肖书生满脸期待的看着李慕然。

    “那简直和以前在自家书房看书一样么!”李慕然砰然心动,问道:“在下资历浅薄,不知能否担此重任?”

    肖书生见李慕然有意,高兴的说道:“哈哈,那个无妨。有我举荐,肯定没有问题的。而且只是临时担任一下藏书阁执事,不会有太高要求。如果赵师弟愿意,不如今日就去办一下手续,然后师弟就无需再花费灵石看书了!”

    李慕然仔细想想后,答应下来。肖书生大喜,立刻带着李慕然去往知事房找管事师兄交代此事。

    起初,那位管事师兄见李慕然资历太浅,并不同意;但肖书生极力推荐,又说无其他合适人选替代,最后那管事也就同意了,并让二人交接一下手续。

    “藏书阁的规矩很简单,每七天可闭门一日用来整理书籍,而且夜间也不对外开放……”肖书生向李慕然细细的介绍起来,最后他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八卦状玉盘,说道:“这是寒凝法阵的阵盘。在藏书阁中,布置有一套寒凝阵阵法,平日里用来守护藏书阁;万一遇到火险,只须立刻激此阵盘,就会有一股寒气笼罩整个藏书阁,让火势瞬间扑灭。阵盘的使用也很简单,你只须依法对着阵盘上的几处符文打入些许法力即可;至于法阵消耗的元气,来源于法阵中早已布置好的灵石,无需消耗自身元气……”

    肖书生仔细交代一番,李慕然用心记下。是夜,李慕然关闭藏书阁大门后,三层藏书阁中,就只有他一人镇守。

    李慕然很快就适应了藏书阁的生活,毕竟像这样与书为伴的夜晚,他以前不知度过了多少。

    唯一的不便之处,就是白日里若是有其他弟子来翻阅典籍,他便无法修炼,但可以随意翻阅藏书阁中的各种书籍。

    李慕然白天看书,晚上画上一两张符便要休息。毕竟看书十分费神,而且李慕然又是那种看书十分仔细入神的“资深书虫”,许多内容,他只要看上一遍,就能记住个七七八八。

    这一日,藏书阁没有其他弟子光顾,李慕然独自一人,正捧着一本传记类典籍看的津津有味。

    这本传记,讲述的是五百年前元符宗一位长老的生平事迹,这位长老资质并不算很好,但机缘不俗,又喜好游历冒险,因而留下了不少传奇故事。

    传记记载的十分细致,仅仅是该长老开光拜师、以及作为入门弟子的普通事迹,都洋洋洒洒写了好些篇章。不过李慕然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枯燥,从这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这位长老对修仙的执著,对自己修行的规划,以及修炼的种种细节,让他颇有感触。

    看着看着,传记忽然提到该长老参加一个宗门任务,然后语焉不详,只是提到这个任务涉及众多弟子,危险性不小,众弟子都不愿参加,那位长老却主动要求执行任务,并立下不少功劳。完成这个任务后,这位长老一下子从一名普通弟子,变得声名大噪,深受宗门上下器重,他也不负众望,一步一步的成为一名传奇长老。

    这本传记风格写实,以内容细致、刻画真实为特色,对这位长老的一生交代的清清楚楚,唯独只有这个宗门任务,却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带过。

    “奇怪,这次的任务对这位长老的修行之路十分重要,可是说是他一生中修行轨迹的几次巨大转变之一,为何会这么简略?为何不细细叙述一番?”李慕然合上这本典籍,心中的疑惑却挥之不去。

    忽然间,一个念头如闪电般划过他的脑海:

    “宗门任务!对了,师父不是说过,三年后要我等几名弟子必须参加一个宗门任务么,那个任务也有危险性,难道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当初紫霞道人收下他们几名弟子为徒时的情景,李慕然记忆犹新,参加那个神秘的“宗门任务”,是紫霞道人提出来的唯一要求,究竟是什么任务,让师父如此重视?

    李慕然又仔细的重读了关于宗门任务的那一段传记,里面提到,该长老在执行任务前,特意花费不少心机、准备了不少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是提升自己的实战能力,而不是为了修炼。

    “毕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也许毫无关系。”李慕然心中暗道,然后继续浏览更多与宗门史料有关的典籍,寻觅有关那“宗门任务”的线索。

    这一找,却让李慕然吓了一跳。他现,至少有数十本典籍中,都提到过某个宗门任务,但都言语简略,吞吞吐吐,似乎是有意回避。如果不是李慕然有心专门查找相关内容,只怕很容易被忽略过去。

    同时,这些典籍记载的事迹虽然年份跨度极大,从数百年前到数十年前都有,但提及这个宗门任务时,都有几个明显的共同特征:

    其一,这个任务是由弟子完成,而非师门长辈;其二,这个任务危险性不小,有些弟子有去无回,许多弟子都不愿参加;其三,凡是顺利完成任务的,往往都是收获破丰,并受到宗门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