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十五章修习法术
    李慕然越看越是心惊,如果这些典籍中提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相关的,那便已经延续了至少数百年,很可能直到今日仍然存在。

    而师父紫霞道人提到的那个“宗门任务”,很可能也是这样。

    虽然不知道这个宗门任务的具体内容,但可以肯定的是——危险性不小。

    李慕然原本一心修炼,无论是制符卖符,还是寻觅功法,也都是为了便于自己的修行,但如今,他不得不考虑的更多。

    李慕然知道,对于他们这些弟子而言,修炼内容大体上可以分为两部分,一种是修炼元气、提升修为,另一种是修炼法术、提升斗法实力。

    法术,便是运用自己修炼出的天地元气即自身法力,以特定的方式,转化为火焰、水柱、木刺等各种神通,用以施法攻敌。

    修炼法术,就要先修炼出法力;法力越高深,就能施展出越强大的法术。简单的低阶法术,已经有不少弟子在修炼——毕竟很多弟子走上修行之路,都是冲着那炫丽神气的法术神通。

    李慕然却一直没有开始修炼法术,对他而言,自身法力积攒不易,不舍得用来施展法术。但考虑到那个危险的宗门任务,却是不得不修习法术,起码也要有一些自保的本领。

    “早点准备,总比临时抱佛脚要好。”李慕然暗道。

    以他现在的法力,能够修炼的法术,也仅有寥寥数种,都是五行属性的道门最初级法术。

    “该修炼哪一种属性的法术呢?”李慕然还需要仔细斟酌。

    如果是用火属性开光符开光的弟子,自然是选择修炼火属性的法术,当修炼的法术与自身祖窍神光吻合的话,修炼起来不但会更加顺利,挥出的法术威力,也要更强一些。如果修炼其他属性的法术,则没有任何优势;甚至,五行相生相克,修炼属性相克的法术,会事倍功半。

    但李慕然却根本不知道自己那诡异的祖窍神光究竟是什么来历,更无从据此选择。

    “既然无论修炼哪种属性的法术都没有优势,那干脆无视这一点,只选择最需要的法术来修炼。”李慕然无奈的自语道。

    藏书阁中介绍各种道门法术的典籍,少说也有上百本,其中关于最初级的基础法术,也有好几本,介绍的十分仔细,所以口诀功法方面不存在任何问题。

    好几本典籍都提到,五行初级道门法术中,以火属性的“炎爆术”攻击力最强,而土属性的“石甲术”,却是公认防御力最好的法术。

    一攻一防,正是李慕然最需要的。李慕然决定先专心修炼这两种法术。

    至于其他的“浪击术”、“缠藤术”、“金光术”等法术,自然也有其作用,但李慕然深知分心无暇,不敢一下子全部铺开来一一修炼,以后若是有余力,再修炼不迟。

    李慕然从典籍中找出法术口诀,熟记于心。

    反正今日藏书阁无人光顾,李慕然干脆将藏书阁大门关闭,自己则在门前那片空旷处练习炎爆术。

    他可不敢在藏书阁内修炼,万一一个不小心烧毁了一些典籍,那可是大过,肯定要被宗门重罚。

    他体内的元气,来自这几个月白日里的修行,虽然修炼的慢,但也已经积累了一些,按照典籍中的记载,应该足以修习炎爆术。他依照口诀要点,将体内一些元气依法压缩,通过几个关键穴位和经脉,汇集于右臂之中。

    然后,他只要右手拇指与中指捏在一起,再轻轻一弹,将这道元气射出去,就能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并爆裂开来。

    可是,李慕然试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元气调动不畅,尚未凝聚于手臂,就已经又溃散到体内经脉各处;有两次他好不容易在手臂里聚集压缩了一些元气,却怎么也无法通过弹指间激射出去。

    李慕然累的手臂酸麻、全身大汗淋漓,好不容易积攒出的一些元气,也消耗了不少,但一次也没有成功,最多只是在指端弄出了一缕豆大的火苗。

    虽然只是一缕火苗,却也让李慕然颇为欣喜。他用一截胳膊粗细的树枝试了试这缕火苗的威力。结果,当树枝一接触到火苗,立刻便如灯油遇火般通体燃烧起来,仅仅是一个呼吸的功夫,这根树枝就彻底烧毁,原处只留下淡淡的少许灰尘。

    李慕然吓了一跳,这火苗的威力远在他想象之上。而且,这么大一根树枝,若是当柴火烧了,留下的柴灰肯定也不少,但如今却只留下极少的一点灰尘,足以说明,他法力所化的火焰,将树枝燃烧的更加迅猛、更加彻底,远非世俗火焰可比!

    李慕然用身边的岩石石块也试了试,结果现,虽然他祭出的只是一缕小火苗,却能将拳头大小的岩石都能烧成飞灰,足见火苗威力非同寻常。

    “不愧是法术之火,果然和典籍中说的一样强大!”李慕然啧啧惊叹道。

    虽然白日里的法术修习并不顺利,但李慕然并不灰心,他曾听清风子说,一般都要数日的功夫慢慢揣摩练习,才能成功施法。

    这天夜里,李慕然打坐吐纳一个时辰后,又开始在藏书阁门前那片空旷的山石地上,尝试练习炎爆术。

    夜间,李慕然体内元气磅礴、法力充沛,正是修炼法术的好时机。

    李慕然按照口诀运转压缩体内元气,一切出奇的顺利,一股磅礴的元气很快被他压缩聚集于手臂中,随着他伸指轻轻一弹,便激射而出,在丈许外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并立刻“轰”的一声爆裂开来,一股灼热的气浪从爆炸处冲向四周,李慕然避之不及,顿时被这股热浪冲的连退几步、摔倒在地。

    “成功了!”李慕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他刚才祭出的那团爆炸的火焰,的的确确就是典籍中记载的炎爆术,而且威力不容小觑!

    “才不过修习半日,就能施展出炎爆术!这简直是传闻中的修炼天才!”李慕然惊喜之极。

    李慕然又试了试,随着他伸指一弹,又是一道火光一闪,接着“轰”的一声火光四溅的爆裂开来。这一次李慕然有所准备,及时躲在一块大岩石后,没有被热浪波及。

    “简直太顺畅了!”李慕然觉得这两次施法,犹如水到渠成,根本没有遇到多少困难,和白日里施法简直判若两人。

    不用多猜,李慕然立刻断定,这与他那特殊的祖窍神光肯定也有一些关联。

    “我这修炼资质真是诡异。白日里不但祖窍神光黯淡,修炼也是奇慢、法力更是运转不畅,导致施法困难;到了夜间,却有如神助,效率奇高,施法也是倍加顺利!”李慕然叹道:“只可惜,偏偏夜间修炼的元气,到了天明时就会自行散去!”

    李慕然又试了试石甲术,结果只是练习了两三次,就能成功施法。如今他只要运起法力,汇集于手掌中,然后向自己胸前轻轻一拍,顿时那股元气便化为一层寸许厚的、犹如一层灵光般的透明石甲,护住他全身。

    这层石甲,不隔绝气息,却能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令李慕然大为满意。

    “可是,只有夜里才能施展法术,这总归不是办法!万一白日里遇到危险,岂不是没有应对手段!”想到这里,李慕然又开始思索起来。

    有道是居安思危,这一点不得不考虑在内。

    不过李慕然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毕竟他是元符宗的弟子,而元符宗修士的看家本领,就是制符!

    只要将法术制成法术符箓,便可将他遇到的问题迎刃而解。

    法术符箓,便是封印了某种法术神通的符箓,比如封印了炎爆术的符箓,就是炎爆符。如果有炎爆符在手,只须用少许法力解开符箓上的封印,就能将炎爆符化为一道炎爆术祭出,使用起来也十分方便。

    制作炎爆符,就需要将化为炎爆术的那股法力注入符箓之中,并以特定的符文将其封印保存,成为一张完整的符箓。所以施法和制符基本上要同时进行,对二者的要求都较高。

    李慕然制符的基本功扎实,施法也十分顺畅,至于消耗的法力——反正夜间修炼的法力会消失,不用白不用!

    所以从各方面来看,制作一些法术符箓防身,似乎都是不错的选择。

    制作炎爆符的符文,在典籍中就可以找到;不过,炎爆符蕴含的元气进行了特殊的压缩和转化,比元气符中的元气要狂暴的多,所以对符纸的要求也较高,制作炎爆符,必须用一灵石一张的二阶符纸,成功率才有保障。

    “明日就去坊市里买一些二阶符纸吧!”李慕然决定明日关闭藏书阁、休整一日,他好趁机去坊市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