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十七章夜行
    日落后不久,山间一条窄窄的小道上,一个身着道袍的少年正在疾走。

    这少年正是李慕然,他听说匡庐山脉绵延群峰中,还是有少许妖兽残留,这些妖兽平时隐蔽的很,一般都只在夜间出没。

    而夜间落单的行人,往往就成为那些妖兽攻击的目标。

    “再有大半个时辰就能赶到山门,进了山门,各山峰路口,都有弟子把守,安全无忧。”李慕然心中暗道。

    夜色渐浓,山路又崎岖陡峭,不过李慕然已经来回坊市多次,对这条小路颇为熟悉,而且他眼力不俗,哪怕只是借着淡淡的月光,也能看清道路。

    李慕然穿过一片乱石嶙峋的山岗时,忽然间莫名的心口狂跳,他一惊之余,停住了脚步,仔细查看周围。

    借着月色,李慕然只见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岩石,并无大株树木,也没有大块巨石,基本没有可供妖兽藏身之处。

    李慕然心中略定,正要松口气,忽然间“嗷”一声凄厉狼嚎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典籍中说,狼类妖兽总是成群出现,若是单独遇上,十分可怕。不过听这声音,狼群应该还在十里开外!走快一些,足以赶回宗门!”

    李慕然念及此处,加快脚步,连走带奔。

    突然间,那片乱石堆中,凭空冒出一个黑影,并以极快的度向李慕然冲来。

    李慕然大惊,急忙向一旁闪避,同时体内法力流转,准备祭出昨日刚学会的“炎爆术”。

    黑影中一道白光闪过,有一个数寸大小的光团飞向李慕然,度奇快,让李慕然避无可避。

    这个光团立刻击中了李慕然,李慕然顿时感到全身法力一凝,准备祭出的炎爆术,也被生生打断。

    “是谁?”李慕然惊呼一声,他已经判断出,黑影不是什么妖兽,而是一个人。

    黑影身形一敛,出现在李慕然身前,此人蒙面,还身着一套漆黑的夜行衣,难以辨认。

    “哈哈,赵师弟,别来无恙!”黑衣人大笑几声,主动拉下了自己的面罩。

    “是你,清元子!”李慕然大惊,这清元子与他有一面之缘,也是同宗门的师兄弟,但他在这荒郊野岭偷袭自己,显然不怀好意!

    “他是怎么隐匿身形的?为何我仔细看过周围,却丝毫没有现?!”李慕然心中大急,他想要再催动法力,但却现,自己体内真元如同金汤般凝固,丝毫不能调动;不仅如此,他身体也僵硬如铁,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你中了我的符箓,就别费心机了!”清元子冷笑道:“封印你法力的,可是一张中阶符箓封灵符!嘿嘿,这封灵符要五十灵石一张,最多只能用上七八次,每使用一次后,还需要用一张二星元气符才能再充满元气。算起来,师兄我这次出手,成本就要十多灵石,希望赵师弟的身家,不要让师兄我失望呀!哈哈哈!”

    “封灵符!”李慕然心中一沉,典籍中提及,使用此符,能施展出封灵术,可以封印修士的身体和体内的法力,对修为较高的弟子效果不明显,但对于李慕然这种气脉初期的弟子而言,短时间内绝无可能自己冲破封灵术的封印。

    李慕然怒喝道:“清元师兄,这里与宗门已经不远,你在这里动手,不怕被宗门现么!谋害同门,可是死罪!”

    清元子冷笑一声,得意说道:“哼,你以为师兄我是第一天做盗修么!像你这样不知死活的年轻弟子,师兄我手中已经做掉了好几个!”

    “嘿嘿,这几个家伙来自不同宗门,只要师兄我做的干干净净不留痕迹,谁又能追查下去!”

    清元子显然不愿再拖延下去,他一边说着,一边狞笑着向李慕然走来。

    “赵师弟,你最好祈祷自己的身家能让师兄我满意,这样还能给你一个痛快!要不然,就把你活活折磨至死!”

    清元子走到李慕然身前,在他腰间、胸前熟练的拍打几下,立刻找出了储物袋的位置,然后伸手就要去李慕然怀中取宝。

    清元子没有立刻动用法术灭杀李慕然,就是怕毁坏他身上携带的宝物;当他得到了储物袋,下一步,多半就是杀了李慕然!

    李慕然自然知道这一点,绝境之中,他并没有绝望,还在拼命的想要调动体内被封印的法力,还在极力的想要抬起手臂。因为过于用力,他的脸色已经涨的通红似血,豆大的汗滴,从他额头上冒出。

    清元子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他却不以为意,反正从来没有气脉初期的弟子能在封灵符封印下逃生!

    更何况,他对李慕然“知根知底”,他知道李慕然才修行了几个月,能有多大能耐!

    “嗯,买得起储物袋,应该还有些身家吧!”清元子将储物袋从李慕然怀中摸出,顺手捏了几下,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此时,李慕然闭上了双目,他感觉到,体内的法力,正因为自己的全力驱使而渐渐有松动的迹象,并且,祖窍神光中的星辰皓月,也在极力的闪耀光芒。

    “赵师弟,永别了,这份礼物师兄我收下了!”清元子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储物袋,然后就要施法向李慕然击来。

    他也算是杀伐果决,一拿到储物袋,顾不得查看里面的宝物,就立刻要杀人灭口!能有这种果决,显然不是第一次杀人夺宝了!

    就在此时,李慕然突然睁开了双目,目光如火,满是恨意,仿佛要将眼前的清元子生吞活剥。

    清元子见过好几个弟子死前的眼神,都是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或是害怕之极的绝望之色,如此凶狠的眼神,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禁微微一愣。

    不知何时,李慕然的右手拇指中指,已经扣在一起,轻轻一弹!

    一道火光一闪,清元子的胸口处,突然间爆炸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火团。

    “你!”清元子惊呼一声,爆炸的火光一闪即逝,但他的胸口处,却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

    这个空洞所在地方,原本应该有一颗心脏,而此时,心脏已经完全消失,周围只留下焦糊的伤口!

    “怎么可能……”清元子满脸惊惧困惑,随即一头栽倒在地。

    李慕然下意识的重重踢了一脚清元子的尸身,确定他已经彻底断气。

    毕竟对方只是个气脉中期的弟子,并非什么神仙,心都没了,断然无法存活。

    “幸亏是在夜间!幸亏是在夜间!”绝处逢生,李慕然一下子瘫倒在乱石上,全身酸软,衣衫已经被冷汗湿透,他神情有些恍惚,口中只是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

    这幸亏是在夜间!在夜间,李慕然与白日判若两人,不但修炼极快,吐纳天地元气的效率极高,而且法力运转也极为顺畅,学起初级法术,只是片刻功夫!

    如果是在白天,李慕然绝无可能冲破封灵符的封印;但是在夜里,绝境下爆巨大潜能的他,竟然在生死一线之间,做到了!

    李慕然固有自己幸运的一面,那清元子也未免有些太轻敌了。如果他不认识李慕然,如果他不知道李慕然是刚开始修行的新弟子,也许会第一时间辣手杀人,这样就不会留给李慕然那宝贵的些许时间来冲破封印;更不会连个防御法术都不用出,让李慕然只凭一个炎爆术就逆转生死!

    “刚才的那记炎爆术,有不小的声响,万一引来宗门弟子查看,那就不妙!”李慕然从刚才瞬息万变的局势中清醒过来,急忙收拾眼下的乱局。

    “清元子的尸体必须毁去!”李慕然心中暗道,否则万一此事暴露,他虽然能自称是自卫杀人,但又能拿出什么证据?只怕会越描越黑,甚至被宗门以“残杀同门”罪诛杀。

    李慕然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他当即运转法力,在指端蓄出一团寸许大小的火苗,就要向清元子的尸神烧去。

    忽然间,李慕然看到了清元子手中的储物袋——那正是自己的储物袋,自己几个月来辛苦制符换来的全部身家,都在这里。

    李慕然先将储物袋收回,然后心中一动,顺手在清元子的尸身上探了探,在后者的腰间、袖中,一共找到了两个储物袋。

    李慕然将这些宝物毫不客气的统统收入怀中,然后点燃清元子的尸身——后者立刻化为一片火光,剧烈的燃烧着。

    顷刻间,尸身便化为了灰烬,李慕然踢了几脚,将残留的少许灰烬混入周围的乱石堆中,然后稍微将燃烧的痕迹整理一二,就急的离开那里。

    一路上,李慕然表面强做镇定,但心头狂跳不已,一直当他到了藏书阁中、开门进去,又将门关闭后,才深深的吐了口气。

    “险些在鬼门关走了趟!”

    李慕然无法平静下来,毕竟是杀了人,此时他心中太乱,无法修炼。

    他躺在藏书阁第三层的竹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