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十八章盗经
    “李慕然,清元子是不是你杀的?从实招来!”

    “不……”

    李慕然猛然惊醒,却现天色已经很明亮,应该已是辰时将尽。

    昨晚他几乎没怎么睡,总是在担心此事会被宗门追查出来,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却接连做了几个噩梦。

    李慕然看了看,藏书阁中的干粮和清水还有不少,足够他用一段时间——这是个好消息,有了昨晚的可怕经历,短时间内他不想再出门了。

    “还没有师兄弟来光顾藏书阁,不如趁机做些什么!”

    李慕然还是害怕会追查到他,而且身上藏着死人的东西也十分别捏,所以他要“销毁证据”。

    他将怀中的几只储物袋取出,自己的那一只,先放在一旁,然后他便查看剩下的两只储物袋。

    李慕然拎起其中一只储物袋,对着袋口打入少许法力,然后轻轻一抖,顿时哗啦噼啪声中,一大堆东西落在竹床上。

    东西种类繁多,幸亏李慕然已经阅览了不少典籍,也算是有点见识,所以也基本都能辨认出来。

    “这不是炼丹用的丹炉么?嗯,上面还刻着‘丹心’二字,肯定是丹心宗弟子用的炼丹炉。清元子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里还有好几个药盒,莫非他真想炼丹?”

    “咦,还有佛门用的木鱼法器!”

    “奇怪了,还有女子衣衫,镶金戴玉,色彩华丽,我在坊市中见到有这种衣衫卖,专售给那些爱打扮的年轻女修,据说还能抵御少许法术威力!可是,清元子买来做什么?难道他有易装之癖?”

    李慕然开始觉得十分困惑,但转念一想,随即明白过来!

    “哼,这个清元子,果然杀了不少弟子,这些东西,应该是被他杀的丹心宗、大明寺等宗门弟子的遗物。”

    “这里的东西都还值一点灵石,但却不方便出手卖掉,所以清元子舍不得毁掉,都留下来藏在这个储物袋中。”

    那么另一个储物袋中的东西,才是清元子常用的宝物。

    为了证明自己的推测,李慕然又打开了另一个储物袋。

    果然,掉落了一堆的灵石,以及一些符箓,几张空白符纸,一只符笔,和几只小瓶,还有两本书籍。

    “这家伙的身家还真不少!”李慕然清点了一下灵石和符箓的数量,颇为惊讶。

    光灵石就有百来颗,对李慕然这等初入门弟子而言,这算是一笔巨资。符箓的价值也很高,被他用掉毁去的封灵符不算,这里还有成品符箓二十多张,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攻击类的符箓如炎爆符等,还有一张还是价值数十灵石的中阶防御性法术符箓金刚符,总价值也达上百灵石。

    至于空白符纸,却只有寥寥数张,而且都是最差的一阶符纸,符笔也是宗门放的那种大路货,连李慕然都看不上。

    “咦,怎么没有符墨?”李慕然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随即,他自己又给出了答案。

    “嘿,这个清元子,估计已经有很长时间不亲自制符了吧!的确,通过杀人夺宝,似乎灵石来的更快,更容易!”

    李慕然摇了摇头,这种盗修做派,他可不敢认同。

    这些东西中,那两本书立刻引起了李慕然的注意,他拿起来翻了翻。

    两本书,一本较新,另一本已经有些黄,显得颇为古旧。

    较新的书是一部叫《厚土诀》的土属性功法典籍,里面有整个气脉期的吐纳心法,和十多种土属性法术的口诀,包括李慕然已经掌握的、最初级的土属性防御法术——石甲术。

    此书的主要内容李慕然都能在藏书阁中的典籍中找到,用处不大,李慕然决定将此书毁掉。

    “还有那些丹炉等东西,装在储物袋中一起毁掉!”

    虽然这些东西总价值也有不少,但为了不给自己带来潜在的隐患,还是毁了为妙,在这一点上,李慕然比清元子想的更长远、更谨慎。

    还有一本旧书,封面赫然写着《盗经》二字,让李慕然心中一凛。

    毫无疑问,这本书讲述的应该是做盗修的“学问”,清元子走上盗修这条路,说不定与此书也有莫大关系。

    “害人的东西,也一起毁了吧。”

    李慕然说着,打算将此书与那些杂物丢在一起。

    不过,他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要怪就怪李慕然太喜欢读书了,而且他好奇心也强,他很想看看,这本《盗经》中究竟有什么内容。

    “看一看也好,知己知彼,万一再遇到盗修,也好有个防范。更何况,书本无罪!”

    李慕然翻开《盗经》,第一页只有两行大字:

    “修仙界实力为尊、弱肉强食!与其羡慕强者,不如先吞食那些弱者,用他们的血肉,让自己变成强者!”

    李慕然冷哼一声,继续看下去。

    这部书,是以一个“资深”盗修的口吻,来讲解作为盗修的种种手段、要点,如何从言行举止辨别其他修士的实力、身家,如何神不知鬼不觉跟踪目标,如何埋伏,如何偷袭,如何设下圈套,如果引诱目标,如何处理善后,甚至连如何销赃都有专门章节详细论述。

    李慕然越看越是心惊,冷汗直冒。这书中提及的手段,可谓阴险毒辣之极,令人防不胜防!幸亏那清元子只是得其皮毛,远远不到书中提及的境界,否则李慕然哪有机会活到现在!

    藏书阁中也有不少典籍提及盗修,但都是站在“邪不胜正”的立场上描述盗修,在这些典籍中,盗修心狠手辣无恶不作,最终都没有好下场。但那些盗修具体如何作案,却少有细节记载。就以参考价值而言,藏书阁中的那些典籍,远不如眼前这本《盗经》更有作用。

    这本书才看到一半,李慕然已经后怕不已。他才知道,修仙界有多么险恶可怕,这两三个月以来,自己能屡次来回坊市却安然无恙,简直是个奇迹!

    “不,应该是说,我的身家根本不值得那些盗修出手。否则,我早已经死了无数遍!”李慕然连连摇头叹道。

    “要在修仙界生存下去,仅靠勤奋努力的修行也是不够的,还要小心谨慎,时刻有提防之心!”李慕然心生感叹。

    “也不知道那清元子是如何得到这本书的,他是意外得到,还是‘家传之宝’?他是得到此书后才受其影响走上盗修之路么?”李慕然喃喃问道,不过,随着清元子之死,这些问题也都不会有答案了。

    李慕然带着复杂的心情,打算将这本书收在自己的储物袋中,准备日后仔细研读。但他仔细想了想,最后却将这本书放在了藏书阁的某个书架中,混在一堆黄的古书之中。这个书架的书籍大都是些无关痛痒的随笔,除了他之外,从无人关注。

    清元子的“遗物”,李慕然基本上都清点了一遍,只剩下那几只小瓶。

    “不会是什么毒物吧!”李慕然刚从《盗经》中看到一堆的可怕手段,心有余悸。

    他从那堆符箓中找出那张中阶的防御法术符箓“金刚符”,用少许法力激上面的封印,贴在自己胸前。

    顿时,符箓化为一道金光,笼罩李慕然全身,此为金刚罩法术。这种法术,防御力比石甲术更强一些,但需要的法力也更多,李慕然目前的修为,还不足以修习金刚罩法术。

    有金刚罩在身,李慕然才敢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几只小瓶,结果现,小瓶中所装之物非但没有危险,反而都是大为有益的宝贝!

    “好多聚元丹!”李慕然大喜,每个小瓶中都有五至十粒聚元丹,总共有三十几颗!

    “真是大手笔啊!看来这清元子,平日就以服丹为主要修炼手段,进展较快,但消耗大量灵石。同时,他暗中做为盗修,谋害有一定身家的低阶弟子,赚得大量灵石。哼,果然是‘修行有道’!”李慕然暗暗摇头。

    不过,现在这些聚元丹都是他李慕然的,这些小瓶,连同那些灵石、符箓、符纸,也被李慕然统统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接着,他将其余的杂物装在清元子的那两只储物袋中。

    这天夜晚,李慕然带着它们悄然离开了藏书阁。

    在离藏书阁数里外的一个偏僻角落里,李慕然祭出法力之火,将这些物件连同储物袋一起焚毁。

    有些物件如木鱼法器和那炼丹炉,很难烧毁,李慕然不惜法力,足足烧了半夜,才将它们彻底烧为飞灰。

    李慕然将那些灰烬也妥善处理掉,这才松了口气,返回藏书阁内。

    不过,李慕然还是没有心情修炼。他在忐忑不安的煎熬中渡过了好几天。

    数日后,木离前来归还部分典籍,李慕然旁敲侧击的暗中打听此事,木离却说,宗门内风平浪静,并没有特别的消息传出。

    令李慕然有些奇怪的是,宗门内完全没有人提及此事。清元子的失踪,根本没有引起任何注意,仿佛这个人根本不曾存在过!

    李慕然大为惊奇,其他师兄弟也就罢了,与清元子宗门所在的云霞观中,居然也没有任何风声传出!

    刚开始几天的时候,李慕然还有些窃喜,但到了后来,却无由的感到一股悲凉,原来一名弟子下落不明,在宗门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如果那晚是我死了,恐怕除了木师弟外,宗门里无人会关心我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