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十九章夜隐术
    过了几日风平浪静的日子,李慕然也渐渐的沉静下来。夜间无人时,他又从藏书阁群书中抽出那本《盗经》,仔细研读。

    此书中记载的那些恶毒手段,每一种都能瞬间废人法力或是取人性命,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连仇人的面孔都没见到、就糊里糊涂的丢了性命。

    一些长于偷袭的法术,成了盗修的必修之术;而书中还有大量的笔墨描述各种用于偷袭的法器,如来无影去无踪、偏偏度奇快的透明飞针;又如那些威力奇大,但用过即毁的一次性自爆法器。这些手段,若是正面迎敌难有明显成效,但在暗中偷袭时,却往往能一招得逞!

    除此之外,《盗经》中关于用毒的记载,也是颇为详尽。如何从常见宝物中提取毒液,如何淬炼,如何使用,有何功效,如何解毒如何避免自己误中毒性等等,都一一阐明。书中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说,每一个合格的盗修,都应该是用毒大师——毕竟,那些无色无味的毒气毒液,是用来暗算的极佳手段。

    李慕然看得心惊,他虽然不齿这种行径,但渐渐的竟有几分佩服。这本书对于他今后的漫漫觅仙之旅,究竟有多少助益,很难估计。

    看到“如何埋伏”这一部分章节时,李慕然更是心头一震!

    “夜隐术,夜间才能修炼的特殊法术之一,来历不明;又称盗隐术,因多在盗修中流传而得名。此术可借助夜色月光隐匿身形气息,悄然靠近目标数丈之内而不被现!”

    李慕然读到这一段,顿时恍然,难怪那清元子能够藏身在乱石岗处而不被他现,原来他修炼了这种奇妙的法术!

    “夜间才能修炼和使用的法术!”李慕然心中一动——这不正是自己一直要找的法术么!

    他在夜间法力流转流畅、修炼奇快,施法也倍加顺畅,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都很适合修炼这种“夜隐术”。

    “就算不做盗修,也可以修炼这些手段,起码也能用来防身和应对不时之需。”李慕然心中盘算,已有决定。

    不过,这夜隐术可不像炎爆术那样简单,后者仅仅是将法力以特定的方式调动、压缩和释放出来,形成爆炸的焰火;而夜隐术则要相对复杂的多。

    这夜隐术,不但要求法力的调动,而且还要自己身体来配合施法。

    简单来说,夜隐术就是以特殊的法力护住全身、当法力与周围的夜色交融在一起、达到某种微变的平衡时,便能让法力中的施法者在夜色中隐匿身形,难以察觉。

    而此时,施法者的一举一动,哪怕只是一个呼吸、一个眨眼,都可能破坏这种平衡,从而露出破绽,失去隐匿的效果。

    所以,除了法力的调动和运用外,还必须修习夜隐术中提及的专门的气息收敛方法和呼吸方式;同时,每天晚上都要在夜色中以法力淬炼身体,时间长了,身体的细微举动,就不会打破夜隐术的效果。

    正因为如此复杂,夜隐术的修炼就要花费更长的时间。这本《盗经》中提到,短则半年,长则一年,夜隐术才能修炼有成。

    李慕然倒不是很急于求成,反正修炼这夜隐术贵在坚持,每天晚上也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至于用去的法力——反正那些法力白天也会消失,就当是不用白不用。

    是夜,李慕然开始修习夜隐术。修习这种法术,还必须在室外的夜色笼罩下进行。好在藏书阁所在的朝元峰较为孤僻,晚上根本没有人来到此处,李慕然便能在藏书阁外的空旷处修炼法术。

    李慕然修炼了一会,只觉得浑身肌肤都酸痛起来,他不敢贪功冒进,便暂停了修炼。随后,他画了两张一星元气符就休息去了。

    第二日,藏书阁久久没有人来看书。到了下午,李慕然索性将藏书阁关上,自己就在藏书阁内打坐练功。

    白日里修炼的元气,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所以即便进展缓慢,也要尽可能的坚持。

    “木师弟给的灵酒,效果倒是不错,可惜昨日已经喝完了。今日就试试典籍中经常提到外功修炼——‘丹药’。”

    李慕然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只木盒,从中取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半透明黄色丹丸。

    此丹散的药香沁人心脾,一股淡淡的元气裹在丹丸表面,聚而不散,一看就不是世界凡物。

    服用丹药修炼,属于外功之一,也有其特定的方式。最常见的,就是丹药与打坐结合,吞服丹药的同时,打坐炼化。

    李慕然盘膝而坐,双目微闭,摆出打坐之姿,然后将手中的聚元丹放入口中。

    他没有急于咬碎丹丸吞下腹中,而是将其含在口中,舌抵上颚,同时缓缓的呼吸吐纳。

    聚元丹中蕴含的精粹元气,在他的每一次吐纳中都被抽出一些,然后被他炼化入体内。

    一个时辰后,随着一缕缕元气被抽离,聚元丹越来越小,越来越松软,最后彻底溶于他的口里,被他吞入腹中。

    这种炼化丹药的方式,叫做含丹吐纳法;比起直接吞服丹药,这种方法虽然费时更长,但炼化的却彻底,吸收的效率也略有提高。

    当然,这种方法并非李慕然异想天开,而是他从典籍中获取的信息。换做其他人多半会懒得理会这点细枝末节,直接吞服炼化更加干净利落、迅捷方便。但李慕然却非如此——他总是对各种细节十分在意,这算是他与众不同的特点吧。

    “真是舒畅,这才是修炼嘛!”

    炼化完一颗聚元丹后,李慕然大喜的自言自语道。

    这颗聚元丹所化的元气,已经变成了李慕然的法力,正流淌在他的奇经八脉之中,如同一股汩汩外冒的清泉,滋润着他的血脉和身体。

    这种元气充足的感受,李慕然只有在夜间才有,以前从未在白日里能修炼出如此多的元气,他每次在白天修炼过后,都会对修炼出的那可怜的一点元气感到少许失望,这还是第一次感到满意和兴奋。

    “聚元丹果然有效!”李慕然一边调动元气,一边欣喜的喃喃道:“炼化一颗聚元丹,几乎相当于以前修炼好些天;若是能一直靠炼化丹药来吸收元气,那修行的度,岂不是把那些资质优秀的弟子也远远甩开!”

    想到这里,李慕然砰然心动,他终于看到了修为提升的希望。

    他在心里算了算,一颗聚元丹,要三块灵石;每天炼化一颗聚元丹,意味着每天就要消耗三块灵石在修炼元气上。

    而他如果在夜间制符,一晚上能轻易制作出三四张一星元气符,价值也有三四块灵石,基本能满足自己的修炼需要。

    换句话说,如果他白天服丹修行,晚上制符;然后再卖符买丹,基本能周转过来,只不过这么做非常辛苦,白天要抽出时间修炼,晚上还要赶着制符,休息的时间很少。

    “辛苦到没什么,只不过若是全力修炼,就没有时间看书了。放着偌大一个藏书阁的万卷典籍不去看,着实可惜!”李慕然看着眼前的一排排书架,感叹道。

    他可是“资深书虫”,让他身在藏书阁中却不去看书,实在有点难为他。

    李慕然转念一想,反正储物袋里还有数十颗聚元丹,足够他用上个把月的,而且还有一些灵石,倒是不急于制符卖符。而且,出了清元子那件事后,李慕然多少还有些顾虑,短时间内也不想再去坊市了。

    “肖师兄还有半个月就应该回来了,不如趁这段时间多看看典籍,每天白天花一个时辰炼化一颗聚元丹,晚上再修炼一会夜隐术,顺便制作一两张元气符便可。”

    有了这个打算后,接下来的日子里,李慕然在藏书阁的作息就规律了许多。每日看书、修炼、制符,李慕然过的十分充实,而他的修为进展,也在聚元丹的帮助下,渐渐的提升着。

    木离每隔几日都会来一次藏书阁,归还典籍或是再借,顺便与李慕然聊上一会。李慕然虽然是足不出户,也能知道宗门内最近传出的一些风声。

    清元子失踪的事情,在众弟子中倒是流传了一会,有的说他擅自离开宗门、独自寻觅机缘去了;也有的猜测他是遇到了贼人强匪、横遭不测;唯独没有人想到,这个清元子自己就是一个盗修!

    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人淡忘,就连云霞观的弟子,也少有提及。李慕然也将此事放下,不再心存包袱。

    “炎爆术已经修炼的十分纯熟了,炎爆斗文也已经练习熟练,该尝试着制作炎爆符了。”某天夜里,李慕然搬出一台石桌到藏书阁外,准备制符。

    典籍中说,炎爆符制作失败时,有可能导致火焰四溅,所以他不敢在藏书阁内练习制作炎爆符。

    月色如银,繁星点点,望着头顶的璀璨星空,李慕然恍然回到了数月前制作开光符的那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