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二十一章逆天宝镜
    李慕然小心翼翼的双手捧起铜镜,双目微缩,凝神向铜镜表面的镜光看去。

    镜光有明有暗,还在不断的生着细微的变化,似乎蕴藏无限玄机,不过,他看了好一会儿,仍然看不出什么名堂。

    “为了重现制作开光符当晚的情景,应该找一张符纸映出镜光。”

    李慕然说着,便将镜光对着石桌上的那张二阶符纸。

    镜光将符纸照亮,并呈现出明暗相间的复杂纹理,犹如无数深奥符文组合在一起的复杂无比的图案,并且,这图案还在变化着。

    “当初我制作的开光符,好像就是这个图案!”李慕然急忙提起符笔,想要将图案记录下来。

    可是,他刚要看个仔细,图案渐渐就消失了,铜镜照在符纸上的是一层明亮的光芒,并没有任何图文。

    “怎么回事?”

    李慕然反复照了几次,都是这样,铜镜除了能泛出一层光芒外,根本没有任何非同寻常之处。

    “难道是符纸有问题?”

    李慕然又取出了一张符纸,用铜镜一照,刚开始的时候,符纸表面还出现了一些明暗相间的复杂图案,但眨眼间就是一片明亮,根本没有符文。

    李慕然又取出第三张符纸,用铜镜一照,仍然如此,而且铜镜泛出的光芒,也在逐渐变弱、消失。

    铜镜光芒消失,李慕然倒是并不担心,如果他推测无误,只要让铜镜再多晒晒月光,不多久后又会泛出光辉。但是,如何才能将铜镜中那复杂无比、瞬息万变的图案记录下来呢?

    这面与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铜镜,如此不寻常,究竟有何作用呢?

    他用铜镜符文制作开光符,开出的祖窍神光如此神秘奇特,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李慕然的心中困惑极多,但却不知在哪里可以找到答案。

    “算了,等铜镜吸收月光再泛出光芒,还要很长一段时间,还是边等边继续尝试制作炎爆符吧。”

    李慕然轻叹一声,暂时将杂念放在一边,然后开始施法、制符。

    他将施展炎爆术的法力蓄积于手臂中,然后开始画符。

    “炎”字符字、烈火咒文,都和先前一样,十分顺利的依此画出,到了绘制斗文时,他极力的稳固着手臂中的这股元气,同时画出了斗文的第一笔。

    “咦!”李慕然心中微微一奇,手臂中的法力顺畅而平稳流入到符笔和符纸中,完全没有先前那种突然要失去控制、倾泄而出的怪现象。

    又画了几笔,李慕然心中愈的惊奇,这几笔同样十分顺利,符笔突然间变得灼热无比的现象,也没有生。

    身体剧震、无形强力袭击、元气狂暴来不及封印等等,这些先前绘制斗文时遇到的种种困难,这一次居然都不再出现!

    一直到他将封印的最后一笔画完、符箓宣告完成,都没有出现过莫名的阻碍。

    “我这是成功制作出了炎爆符么?”李慕然简直不敢相信,这一次制符未免也太顺畅了,完全感受不到斗文绘制时的那种艰难。

    李慕然仔细看着手中的符箓,一字一咒一印一斗,十分完整,与典籍中记载的炎爆符一模一样。

    “难道经过前几次失败的尝试,使得我的制符水平突飞猛进?”李慕然虽然为此事高兴,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再画一张!”李慕然将第一张炎爆符小心的收起,然后继续画符。

    这一次,还是一帆风顺,轻松的就搞定一张炎爆符。

    “再来!”李慕然高兴的说道。

    已经快到后半夜,平时这个时候他该休息去了,但连续制作出两张炎爆符,兴奋的他困意全无。

    第三张炎爆符,同样是顺风顺水,一气呵成!

    李慕然更加兴奋,从储物袋中又取出了几张二阶符纸,继续制符。

    可是这一次制符,却再次遇到了那种种无形中的困难,李慕然才刚开始画出斗文,就失败了。

    “这是何故?”李慕然眉头一皱,他这次制符过程,和先前连续成功的三次都一模一样,为何这一次会再次遇到先前的那些困难?

    在细节方面仔细一想,李慕然顿时恍然:

    “是了!成功制出炎爆符的那三张符纸,都被铜镜的镜光照过!”

    “难道铜镜的镜光,可以消除制作斗文时的种种无形障碍?!”

    这个大胆的想法,让李慕然心头狂跳,如果他没有猜错,那意味着什么,简直难以想象!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李慕然耐着性子等了两个时辰,铜镜表面再次泛出了一层淡淡的银辉。

    李慕然拿铜镜对着一张符纸照了一会,然后再用这张符纸制符。

    果然,又是一气呵成,没有遇到任何困难!

    “真的如此!”李慕然捧着铜镜喃喃说道:“这简直是逆天宝镜!”

    要知道,典籍中反复提及,符纸制作最艰难之处,就在于各种斗文的绘制!因为这个过程会受到种种无形之力的排斥,困难重重。如果铜镜能化解这个问题,那符箓的制作难度,就会大大降低!

    “有了这枚铜镜,我足以成为本宗最优秀的制符弟子——不,是制符大师!”李慕然激动而欣喜的想到。

    狂喜让李慕然兴奋了好一阵子,但理智却让他逐渐平静下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果让宗门的其他人知道我有这等逆天宝镜,一定会如典籍中所说,要千方百计的抢夺过去、据为己有,而届时我必定因此而死无葬身之地。”

    “这件事情,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也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李慕然念及此处,立刻将铜镜收起。

    “还有这些符箓,我制符的本领,也不能暴露出来,以免引起怀疑。这些炎爆术不能拿出来出售,如果需要灵石,还是只出售一些一星元气符为妙。”

    现铜镜的逆天作用后,李慕然对自己的修行之路又要重新做出一番计划,修仙界原本就是尔虞我诈、风波暗涌,如今他又身怀异宝,更要加倍的小心翼翼、处处提防,不可有一点大意。

    接下来的日子,李慕然每日清晨都会炼化一颗聚元丹,然后打点藏书阁,阅览典籍;到了晚上,他会修炼一会夜隐术;如果天气不错又四处无人,他就会暗中拿出铜镜晒晒月光,然后制作一两张炎爆符和一星元气符。到了子时,便去休息,以免太过疲惫。

    有这逆天的铜镜在手,李慕然制符自然十分顺利。一星元气符不需要绘制斗文,铜镜的镜光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李慕然凭自身的能力就能十拿九稳的制作一星元气符;至于炎爆符,在铜镜的帮助下,十次里最多只有一两次失手。

    如此惊人的制符效率,让李慕然储物袋中的符箓逐渐增多;不仅如此,他的修为,也靠着聚元丹提供的元气,在逐步的提升。

    充实的生活,让时间过得特别快。李慕然就这么平静的等待着肖书生的归来,可是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仍然不见肖书生返回藏书阁。

    “怎么回事?肖师兄说他短则半月、长则一月就会回来,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怎么仍然没有半点消息?”李慕然心中疑惑,便委托木离打听此事。

    这一日傍晚,李慕然刚要将藏书阁关闭,忽然见木离急冲冲的向此处奔来。

    木离见到李慕然,远远的就大声喊道:“赵师兄,藏书阁执事肖书生出事了!”

    “出事了?”李慕然心中一凉。

    木离大口喘气,稍微平静后,说道:“我去赤霞观打听过了。当初肖书生是和一位姓莫的师兄一起离开宗门。但就在昨日夜晚,那位莫师兄已经回来了,但受了不轻的伤,肖书生却没能返回,多半已经遇到了意外。”

    “原来如此!”李慕然心中一沉,几分悲凉之意油然而生。

    “你见到那位莫师兄了么?他亲口证实肖书生已经遭遇不测?”李慕然追问道。

    木离摇了摇头:“这倒没有,听赤霞观的师兄说,莫师兄受伤不轻、正在养伤,所以不便相见。”

    “我知道了!”李慕然点了点头:“明日我去找知事房的管事师兄,看看如何交接藏书阁的事宜。”

    “那我先走了。”木离告辞道,他见李慕然神色黯然,又宽慰了几句,便离开了藏书阁。

    李慕然送走木离,转身关上藏书阁的大门,忍不住长叹一声。

    “肖师兄,想不到那日一别,竟然从此阴阳相隔!”

    念及此处,李慕然不禁悲从中来,心情也颇为低沉。

    他和肖书生虽然认识不久,但却十分投缘;也许是因为他们二人都是“资深书虫”,志趣相投,隐隐间,都把对方当成了知己,所以肖书生临走前,会委托才认识数月的李慕然来打点藏书阁,而不是拜托给他的同门师兄弟。

    也正因为如此,得知肖书生横遭不测的消息,李慕然才会如此神伤,仿佛失去了一位相交多年的老友。

    不知不觉间,李慕然踱步到藏书阁一层角落里的一个书架前。

    “肖师兄离开藏书阁前的那几天,看的就是这里的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