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二十三章迷神香、醒神香
    所谓灵器,本质上来说,也是一种法器。只不过一般的法器都是靠修士的法力来驱使,而灵器的法力来源,却主要是镶嵌于灵器之内的灵石。

    灵石蕴含天地元气,可以为灵器提供法力,让灵器挥不俗的威力。

    不过,灵器的制作技巧可比同阶的法器要复杂很多,炼制成本也高出数倍,因此价格也是居高不下。更重要的是,灵器每次使用,都要消耗灵石,使用成本同样高昂。

    因此,久而久之,灵器逐渐被法器淘汰,修仙界法器随处可见,平南谷坊市中就有诸多各式各样的法器,但灵器却甚少见到。

    李慕然判断道:“这件东西镶嵌有三颗灵石,应该是一件灵具。而且从其形态来看,多半就是《盗经》中提及的一种箭弩类暗器。”

    箭弩类暗器,是盗修藏在手臂、脚上或袖中等不明显之处的暗器,就那眼前这护腕一样的暗弩来说,若是佩戴在手臂上,在向其他修士拱手施礼的同时,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射出几只利箭、取人性命!

    “暗月!”李慕然看到,“护腕”内侧刻着“暗月”二字,这件灵器,多半叫做“暗月弩”。

    “这件暗月弩有三块灵石,有三根箭槽,一次最多可以射出三根利箭。可是,怎么玉盒中没有配套的箭矢?”

    李慕然暗暗奇怪,只有这暗月弩,却没有箭,那又有何用?

    同样,玉佩也只有半块,也是毫无作用。

    肖书生留下的这两件宝物,看似来历不凡,但却都残缺不整,对李慕然没有用处。

    李慕然苦笑一声,将玉佩和暗月弩收入自己的储物袋中,将那玉盒铁盒又埋回了原处。

    做完这些,回到藏书阁后,已经是半夜,李慕然将铁锹上的痕迹清除一番,然后便睡去。

    第二日上午,藏书阁迎来了一位不之客。

    “莫师兄要接管藏书阁?”李慕然讶异的说道,目光向来人打量一番。

    对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年纪与肖书生相仿,自称是肖书生的同门师兄,姓莫。

    这位莫师兄,就是与肖书生一起离开宗门、但在一个多月后独自一人带伤返回宗门的那位师兄。此时的他,面如白纸毫无血色,体内元气自然而然散出的气息也是混乱不堪,这些都显示他仍然重伤未愈。

    莫姓青年说道:“不错,肖师弟临死前特意嘱咐我,要替他好好打理藏书阁;肖师弟与我情同手足,他的遗愿,莫某人自当竭力完成。”

    “肖师兄真的遇到不测?”李慕然黯然问道,他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唉!”莫姓青年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当时我们二人遇到了一只凶猛的妖兽……具体的细节,莫某人不愿再谈起!”

    李慕然见对方一脸的悲痛,沉吟片刻后,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李慕然说道:“可是莫师兄自己还伤重,为何不等伤势好转、再来打理藏书阁?在下愿意多留在藏书阁一段时间,等莫师兄伤愈再接手不迟。”

    莫姓青年摇了摇头,说道:“莫某人既然答应了肖师弟,就要尽力做到。况且,打点藏书阁也是闲差,并不耽误莫某人养伤。”

    “这个……”李慕然挂念着藏书阁中还有小半典籍未看完,所以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此事赵师弟恐怕不能反对!”莫姓青年皱眉说道:“莫某人已经向知事房管事师兄上报了此事,这是他依据门规颁布的委任令,即日起,藏书阁由莫某人接管!”

    说着,莫姓青年从怀中取出一张纸令,上面的字句确是他所说的内容。

    “还请赵师弟配合!”莫姓青年冷冷的加上了一句。

    “这个当然!”李慕然微微一笑:“在下只是劝莫师兄多做休息罢了。既然莫师兄执意如此,在下立刻就与莫师兄交接藏书阁的相关事宜。”

    随即,李慕然交出镇守藏书阁的法盘,略微讲解了打点藏书阁的一些规矩,不过莫姓青年对此却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只听了几句,就说自己十分清楚。

    “对了赵师弟,哪些东西是肖师弟的个人物品?没有别的意思,莫某人只是想睹物思人,有个纪念罢了。”莫姓青年忽然问道。

    李慕然答道:“修仙者两袖清风,杂物间的那些碗盆被褥,都是肖师兄留下的,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

    “肖师弟平日都爱看哪些书,赵师弟知道么?”莫姓青年又问道。

    李慕然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道:“肖师兄是个爱书之人,这藏书阁的典籍,几乎每一本他都看过,在下也不知道他最喜欢哪些书籍。”

    “哦,知道了。”莫姓青年似乎有些失望,他向李慕然说道:“没有别的事了,赵师弟可以走了。”

    “是。莫师兄,告辞!”李慕然拱手一礼,就这么离开了藏书阁。

    离开藏书阁后,李慕然的时间更充裕了一些。每天白天,他都有足够的时间用来修炼。他一天要炼化两颗聚元丹,然后运用体内的元气,冲击各路经脉要穴。

    没过多久,聚元丹就全部耗尽,那些符纸也尽数被制成了炎爆符和元气符,为了今后的修行,李慕然不得不去一趟坊市。

    虽然一个多月前遭遇清元子埋伏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但李慕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他的眼界、他的阅历、他的修为、他的手段,比一个多月前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再遇到清元子那种盗修,即便是在白天,李慕然也有安然逃生的信心,甚至可以反杀。

    聚元丹是最常见的丹丸之一,坊市中许多店铺都有出售,也有不少丹心宗的炼丹弟子摆摊出售此物,价格也都差不多。

    李慕然在不同的店铺摊位各采购了三至五颗不等的聚元丹,总数达三十余颗。

    像李慕然这样的气脉初期修士,在坊市中属于最不起眼的那一类,偶尔买上几颗聚元丹,根本不会引人主意;当然,如果他不懂分散购买,而是财大气粗的一口气买上数十颗,肯定要一鸣惊人、引起不少“有心人”的重点关注。

    《盗经》中就有提及,盗修经常藏于坊市之中,物色目标。那些落单的、修为普通,却有一定身家的修士,就是盗修最喜欢“猎杀”的对象。熟读《盗经》的他,自然不会犯下这种致命错误。

    李慕然顺便也卖出了数十张一星元气符,当然也是分散来出售。不过他没有将元气符全部卖掉,自己也留了一些。他的金刚符用了几次,元气消耗了一些,需要用元气符来补充元气,方可继续使用下去。

    时间尚早,李慕然在坊市中逛了一会,路过一家佛门弟子开设的店铺时,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顿时神清气爽、精神一振。

    “这是什么?”李慕然走入店铺,好奇的向掌柜问道。

    掌柜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和尚,身上的僧袍似乎是用金丝勾勒而成,看起来虽然颇为华丽富贵,却多了几分俗气。

    掌柜满脸堆笑:“呵呵,小施主,这是醒神香。我大明寺弟子常用来提神醒脑的一种灵香,用不少名贵材料制成,小兄弟要不要买上一点试一试?”

    李慕然点了点头,说道:“醒神香,就是那种闻起来令人精力充沛、精神振奋,但香燃尽后却会让人觉得十分疲惫的灵香吧,作用不是很大。”

    掌柜的一愣,说道:“原来小施主知道此香!看不出来,小小年纪倒是见识不浅。”

    李慕然微微一笑,话题一转:“请问掌柜,这里有没有迷神香出售?”

    “迷神香?”掌柜的又是一愣,不禁上下多打量了李慕然几眼。

    李慕然含笑说道:“掌柜的不要误会,在下可不是用于邪门歪路。迷神香固然能暂时令人陷入昏迷沉睡,但香燃尽后,就会自行醒转,而且精神饱满,如同睡了一个好觉。实不相瞒,在下最近有些难以入眠,所以想试试这迷神香。再说了,迷神香的效果是缓缓作用于神念,若真是用它害人,只怕对方在昏迷之前就早已觉,并不合适。”

    “原来如此!小施主果然对佛香颇为了解。”掌柜不禁对李慕然高看了几分。

    这些学问,都是李慕然在典籍中看到的,虽然是佛门修士常用的手段,但同样对他有用。

    掌柜俯身从某个货柜上取出一个玉盒,说道:“迷神香本店也有,一束十二根,十块灵石一束,小施主要买多少?”

    掌柜已然认为李慕然是内行,并没有虚开高价。

    “在下只能买得起两束,就买两束吧。”李慕然掏出灵石,将掌柜递来的迷神香小心的收入储物袋中。

    李慕然心中暗道:“有了这迷神香,每天晚上只需要休息半个时辰,便能如同睡了四五个时辰一样得到充分休整,就有更多的时间用来修炼、制符。”

    “而且典籍上还说道,经常使用迷神香,能缓缓提升修士的神念之力。神念增强,对于神游期修士的修行可是极为重要,现在打好基础,将来就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