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二十四章了断凡尘
    春去秋来,一晃就是大半年过去了。

    山中的修炼岁月,依然如旧;得其味者,兢兢业业,沉浸其中;不得其味,则枯燥难耐,痛苦不堪。

    一条山间小道上,木离随手拾起一枚通红的枫叶,向身旁的李慕然说道:“不知不觉,我等已经开光一年了。”

    “是啊,一年来,变化不小。”李慕然微微一笑。

    木离轻叹一声,说道:“赵师兄,你知道么,前几日刘师兄向师父请辞。他觉得自己不适合修行,进展缓慢,而且过程枯燥痛苦,他决定放弃求仙之路,返回世俗界,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凡夫俗子。”

    “师父答应他了?”李慕然问道。

    木离点了点头:“师父见他的确没有修炼之意,强留也是无意,便答应他,只要他交出五十张元气符,就准他离开师门。现在刘师兄正不分日夜的绘制元气符呢。等刘师兄走了,你我这一批的弟子,就只剩下了三人了。”

    “听说其他道观的情况也差不多,一年下来,自己是否适合修炼,已经能初窥端倪,有近三分之一的弟子都选择放弃,各自交出足够的元气符,从此与师门宗门一刀两断、互不相欠。”

    “我还听说,以前也有不少师兄回到世俗界,仗着些许法力和简单的一两个初级法术,就足以在凡人中混出名堂,或是做一方领,或是成一路枭雄,做官行商,都能出人头地,可比在宗门苦修威风的多!”

    李慕然不屑的摇了摇头,说道:“那又如何?不得长生,数十年后就是一堆黄土,再多荣华富贵,也是过眼云烟。”

    木离又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二人说话间,已经穿过山道,来到了新秀峰下,正看到三五成群的十一二岁少年,在山峰间嘻嘻追逐,时不时的传出明快而肆意的哄笑声。

    “新一批的未来弟子入门了。几年之后,他们也要经历开光,成为本宗的正式弟子。”木离与李慕然对视一眼,互相一笑,二人都想起了自己当年的时光。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正是因为有新鲜血液的不断加入,宗门才能保持兴盛。即便部分弟子放弃修行,也不会对宗门展造成多大影响。毕竟憧憬着飞天遁地、御剑成仙的追梦少年,从来都不会缺乏。

    “快到山门了,赵师兄不必再送了,请回吧。”木离说道。

    “你这次出门了断凡尘,切记小心谨慎。”李慕然郑重的叮嘱道。

    “放心,有赵师兄相赠的炎爆符傍身,我不会有事的!”木离笑着回道,然后向李慕然拱了拱手,大步向前,不一会儿,身影就消失在山林之中。

    “了断凡尘”,是几乎所有匡庐四宗弟子都必须完成的宗门任务之一。

    匡庐山脉虽然绵延千里,崇山峻岭,野兽横行,让凡人很难进入深处。但是,千年以来,匡庐山里有修仙者的说法,却在附近的世俗界中颇有流传。

    在凡人眼里,这些修仙者就是无所不能的“活神仙”,当他们遇到实在无法解决的困难时,便会想到向这些“神仙”求助。

    就在元符宗山门西侧数十里外,有一片平坦开阔的山谷。每年都有不少凡人赶到此处,跪拜不起,求各路神仙相助。

    四大宗门也不是善堂,不可能整日缠身于“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的俗事,往往要等这些凡人跪拜了九九八十一日以上,才会受理。

    如果凡人提出的请求合理且可以办到,四大宗门就会派出弟子前去执行,而这个任务,就叫做“了断凡尘”。

    了断凡尘,一来是了断这些凡人的诉求;二来也是让弟子有机会历练一番;三来也可以借此弘扬宗门威名——毕竟宗门吸收的少年弟子,大多数都是来自附近的凡人家族。

    所以四大宗门都有类似的规定,凡是入门一年以上的正式弟子,都要完成至少一次的“了断凡尘”任务。

    木离要去完成的任务,是捕杀一条蜈蚣妖虫。据那跪求的村民说,这条蜈蚣盘踞村中,不但吃了不少牲畜,还害了好几个村童,众村民无奈之下,只好日夜加强防范,同时派出代表来匡庐山中苦求“神仙”相助。

    木离打算用那条蜈蚣炮制灵酒,所以自告奋勇的就接下了这个任务——根据那村民的描述,那条蜈蚣也没有多么厉害,以木离掌握的几种简单法术,就足以对付它。

    “实战斗法,也是动功修炼的方式之一,反正这个任务避无可避,与其等宗门强行委派下来,不如找个机会自己去挑选一个。”李慕然送走木离后,心中暗道。

    “夜隐术已经修炼小成,《盗经》中记载的另一种夜间才能修炼的法术——蚀月术正在修炼的紧要时候,还是等蚀月术修炼有成,再去接下宗门任务吧。”

    蚀月术,仅看名称就是一种夜间施展的法术。这法术十分奇特,并非是像炎爆术、石甲术那样祭出法力、形成某种形式的攻防手段,而是借助月光,用燃烧自己的法力,让身体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提升,不但脚下、手上动作极快,体内法力也是流转的更加顺畅,就连头脑心思也要活络不少。

    起初,李慕然觉得这蚀月术没有什么作用,但《盗经》中却一再强调,低阶修士间的斗法,度并不是极快,如果身形灵活,甚至有可能躲避对方的法术攻击,这在近身偷袭或交战时,十分有利。

    当初清元子偷袭李慕然,身形移动极快,如一道黑影一闪而至,让李慕然无法躲开他随后祭出的封灵符,当时清元子多半就施展了蚀月术。

    只是清元子的蚀月术修炼明显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只是略微掌握了皮毛威力,按《盗经》所言,蚀月术修炼到极高境界,可瞬息移动身体,让对手根本捕捉不到自己的位置,无论是偷袭还是正面对敌,都是难以抵挡。

    不过,这蚀月术的修炼,真的是十分不易。法力的运用、燃烧十分复杂,也充满危险,一个不小心都会法力大损,那也罢了,李慕然小心翼翼的依法去做,还是可以做到;但是,刚开始修炼蚀月术时,身体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但感觉上会极为难受,如同火烧火燎一般,肌肤也像是要寸寸的干裂开来。

    一次偶然的经历中,李慕然现,修炼时如果在身上浇上一些灵泉水,那难受的情形会稍有减缓。后来,他索性泡在灵泉中练功,并且现,这样不但不会那么难受,而且修炼的进度也有些许提升。

    这一夜,明月当空,三幽泉附近十分幽静。这里是匡庐四宗共用的几口灵泉之一,白天倒是经常有人来取水,晚上却不会有人光顾。

    最近一段时间,只要晚上是秋高气爽、月光明朗的好天气,李慕然都会悄悄来到此处修炼蚀月术,今晚也不例外。

    李慕然站在灵泉中,让灵泉水刚刚没过自己的肩部,然后,他依法催动体内刚炼化的一股元气,使后者如火焰般在他体内燃烧起来。

    这个过程其实风险不小,万一失控波及体内的其他元气就很不好办,轻则元气大损,重则经脉受损、形成严重的内伤。

    不过李慕然已经练习熟练,这缕元气燃烧后化为一道滚烫的热流,顺着经脉游走到他全身各处,所过之处,一阵阵剧烈的**感传来。幸亏他泡在清凉的灵泉水中,而且也有一些习惯了,倒是没有那么难受。

    如此连续九次,算是修炼了一小阶,李慕然也是浑身酸痛,要休息一会,才能继续下一阶段的修习。

    他仰面漂浮在灵泉中,身体几乎全都浸泡于水中,只露出口鼻,轻轻的呼吸吐纳天地元气。有灵泉水和天地元气的滋润,能让身体的疲惫快恢复。

    听着耳边偶尔传来的兽吼和虫鸣声,看着满头的繁星,李慕然的心境也像这夜晚的灵泉一样宁静。对于修炼而言,不悲不喜、无欲无求,这无疑是最佳的心境。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隐隐约约间,似乎有喊叫声从远处传来。

    李慕然心中一凛,凝神倾听,那声音又近了一些。

    “有人来了!”李慕然想也不想的运起夜隐术,然后轻手轻脚的爬到岸边,躲在一块半人高的山石后面。

    同时,他的手中,也暗暗扣上了几张符箓。

    片刻之后,一前一后二人追逐着来到此处。李慕然仗着夜隐术的掩护,从山石缝隙中看去。

    “一男一女,女的蒙着面纱,男的是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从服饰装扮来看,女的是丹心宗的师姐,男的却是大明寺的和尚。”

    “那女子气息混乱,脚步蹒跚,越奔越慢,好像是受了伤!”

    “看你能跑多远!”那年轻僧人露出狰狞的笑容,“小爷我还没有祭出符纸鹤呢!”